真正按照師尊的指引去做,就是全宇宙最堅不可摧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24日】1999年,當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時,父母以斷絕關係來要挾我放棄修煉,我心裏明白一切痛苦都來源於這場無理的迫害,我們按照「真善忍」修煉心性沒有錯,所以我仍然堅持學法煉功,僅此而已,並不十分在意邪惡的誣陷,甚至錯誤地認為這是修煉者應該承受的考驗,不知道大法弟子應有的正法行為。隨著工作地點的轉移,與修煉弟子完全失去了聯繫。其間雖然仍堅持學法煉功,可是卻不斷地在同一問題上摔跤,常人心也越來越重,心情十分苦悶。

2000年10月,經過無數次嘗試,我終於在網上找到了師父的講法。後來,我終於找到登陸明慧網的辦法,我震驚了,為邪惡之徒的無恥和殘暴,為同修的偉大壯舉,一遍遍閱讀,一次次,我痛哭失聲,淚流滿面。我不捨晝夜地閱讀師父的講法和同修們的真相文章。在一次次淚水奔湧中,本性終於覺醒,我踏上正法之路。

開始時我把真相文章通過郵件發給認識和不認識的人。後來我開始系統地整理明慧網上的文章並打印出來疊好,走到居民區,學校,商店,汽車站,公園,電話亭等等所有我能找到的地方去發放真相文章。大年三十晚上,春節放假期間,我獨自一人把真相和洪法圖片貼在電線桿上、公園的假山上、某著名大學的正門櫥窗上。我甚至白天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把裝好的整袋真相資料送到行人手裏;在公園裏,交到休閒的老人手中。每次出發時,我都默背《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意想自己就是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每次都能平安而出,安全而返,從未遇到任何麻煩。

這時江澤民集團炮製的自焚事件發生了,我便把重點放在對自焚事件的揭露上。妻子第一個清醒並堅定地站在大法一邊向她的朋友揭露自焚真相。後來我又來到另一個城市,再次踏上正法之路。我每週都要出去發放真相資料,我的足跡遍布大街小巷,幾乎把真相資料發遍了全市每一個小區。每次對於資料本身,我都認真準備,仔細搭配,有對自焚真相的揭露,有海外弟子洪法,有江澤民集團殘酷暴行曝光,有外界評論文章,並盡可能做到圖文並茂,一次就打動人心。每次我都發正念,把我走過的地方清理乾淨,把我發過資料的小區保護起來,把我的功留在那裏不允許邪惡勢力再侵犯(當然很多事其實都是師父的法身和護法神在做,但我們自己的正念非常重要)。

有一天我和妻子上街買東西,我發現在鬧市區的一塊展板上貼了一張誹謗大法的布告,我於是就在眾目之下撕掉了文告、把它扔在垃圾桶裏,並在幾個星期後在同樣的地方貼上一張更大的宣傳大法的彩色海報。另一次我發現一間幼兒園門口貼了很多誣蔑大法的圖片,於是我分幾次撕掉它們,並在同樣地方及附近牆壁貼上更多的宣傳大法的彩色圖片。

圖書館和工會的玻璃櫥窗裏放滿了誣蔑大法的圖片,我於是一遍遍地發正念清除它們背後的邪惡,並發正念把它們換掉,終於它們全部不見。我不允許在我能觸及的地方有任何誣蔑大法的邪惡存在。

幾個月來,我把真相資料發遍了大街小巷,甚至包括居委會,派出所和市政府的意見箱。當我把一份份資料放在門縫裏時,常常在不由自主地想: 大法弟子來救你們了,清醒吧,世人。有一次在去發資料的路上,我坐在車裏,禁不住淚如泉湧痛哭失聲,我為偉大師尊亙古未有的慈悲落淚,為大法弟子的偉大壯舉而落淚,為將要得救的眾生落淚。

修煉五年了,我幾乎甚麼都看不見,可是對法的正信卻讓我越來越清醒,越來越堅定,邪惡勢力對大法的瘋狂迫害反而使我堅定地站了出來,自從洪法以來對法理解越來越深,正念越來越強。我所有的洪法工作都是一個人做的,準備資料,打印資料,摺疊資料,發放資料等等,全部工作只有一個人。經常我獨自一人拿著真相資料走在大街上,雖然只有一個人,我卻感到如此地壯觀,我頂天立地威力無邊,我可以一臂擎天。

記得一次去發真相資料時,天陰陰的,下著小雨,我於是發正念:「我要去發資料,不能下雨」,結果雨一直下不來,發完資料時,天還放晴了。有一次晚上去貼真相資料,妻子對我說:「注意點,最近抓得緊。」我說:「他們怎麼敢動我?他們見了我都害怕,一個小時我一定回來。」我發完資料回家剛好一小時,就是那一次,我把大法資料貼在了市政府門口的意見箱上。明慧網上發正念的文章登出後,我想一定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於是我一個人做了幾十份海外弟子發正念的海報,貼遍了大街小巷,包括很多鬧市區。有次我在一個地方貼完後,發現就在我兩三米遠的地方停著一輛警車,有幾個警察站在那裏。我想鎮住他們,於是決定再貼一張,就又加貼了一張。

我懂一些電腦知識,但不是高手。登陸明慧網時,每次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每次都是不斷用正念鏟除邪惡,並發正念──「讓網絡暢通,讓網絡安全」,每次都能順利完成打印任務。甚至有一次打印完後才發現本應開的一個設置忘了開,通常這樣只能打出亂碼,我卻打印了幾十頁完好的文章。

自發正念以來,邪惡更加瘋狂了,於是我每天都時時不斷地發正念除惡,以至於有時師尊的口訣自動提醒我去念。每天我幾乎都發正念用電子郵件去講真相,邪惡也不斷地演化出各種念頭來干擾我,每次都不順利,每次又都能圓滿完成,每次準備真相資料或發電子郵件時我都不斷地背誦師尊的正法口訣,並發正念「讓世人都清醒,讓世人都得救」。我的每一天幾乎都是在發正念、講真相、學法中飛快地度過。不記得我發了多少電子郵件,也沒數過發了多少份真相文章,一切都飛快飛快。一些多年沒有聯繫的同學,突然又都找到我,我知道是師尊安排他們得救來了。

在中國大陸,安全是每個洪法弟子都要注意的。也是一些弟子不敢走出來的隱憂。許多大法弟子因發資料而被邪惡之徒帶走。而我把真相資料發遍了兩座城市,電子郵件更不知覆蓋了多少城鎮,我甚至在大街上把洪法資料遞到行人手中,邪惡之徒卻連一根汗毛都沒碰到我。開始我都很奇怪:怎麼回事?是不是這裏邪惡很弱?不是的,因為已經有兩百多大法弟子在這裏被判刑。後來我終於明白了:因為我一直都認為我是偉大的神、我在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所以神的一面就起作用,那些邪惡在神的偉大慈悲面前真的會化掉,真的嚇跑了。其實偉大的師尊,早就明示給大家只有「堅修大法緊隨師」才能在巨難中不受邪惡的侵襲。師尊的每一篇經文,我都反覆閱讀,身體力行馬上就做,這不就是「堅修大法緊隨師」嗎?我去發資料時「大道無敵天地行」的感覺正是邪惡不敢靠近的原因,真正地按照師尊的指引去做,就是全宇宙最堅不可摧的生命。

從發正念以來,身體經常感到疲憊和睏倦,怕心也多了起來,甚至經常感到警察就站在門口,有時無端地發火。每天都要不斷地用正念去鏟除它們,才能保證洪法可以進行下去,甚至有時需要停下手頭的大法工作,讀一兩遍經文,才做得下去。每次都不順利,每次都能圓滿成功。可是我一直沒有認真地反思過,直到我決定把它寫出來時,一切終於都變得清晰了。師尊最近的經文中,反覆指出正法弟子已經走過了個人修煉的路,並清晰地指出正法中邪惡舊勢力的干擾。這一切疲憊、怕心、發火,不都是它們在干擾正法嗎?──讓你表現得不正和不善,讓你無法用堅定純淨的正念去說明真相。──必須予以堅決的否定。邪惡不放過每一個機會地來干擾我們的正念,那我們就毫不留情地見一次清除一次、遇到一個消滅一個。

目前地球上的人來自於不同的宇宙天體,每當我們用正念去向不同的人講真相時,我們就觸及到不同的宇宙天體,那裏隱藏的邪惡和舊勢力就會來干擾你,在不斷地講清真相中,來自於不同宇宙天體的眾生不斷得救,大法弟子的功就不斷地層層宇宙突破,只有正法弟子才有這樣的機遇和威德。

前不久,邪惡勢力再一次掀起造謠的浪潮,我在車站看到報紙後,立刻發正念鏟除背後的邪惡,同時反思我們有哪些不足使邪惡有藉口再一次造謠?忽然我明白了。是我們的私和不夠純正使得邪惡還有藉口造謠,我們是為大法而確立的生命,我們在世間的所有意義就是為了圓融大法,為歷史開創未來。當我們在為大法做事時,還有多少放不下的私在裏面?還有多少人在耿耿於個人圓滿?就像我自己心中也一直耿耿於懷的──我一直沒去站在天安門直接向世人呼喚,並認為不這樣就無法圓滿──這一切還是在過去個人修煉的圈子裏,離正法修煉何等遠啊!突然我領悟到:當我們心中無私無我時就能做好做到我們應該做的一切。在正念的作用下和法的指導下,我每一天不都是站在天安門上,用我的生命在呼喚世人的覺醒嗎?一念至此心中芥蒂頓除,霎時間我正念無邊,正念到處,邪惡灰飛煙滅。師父說:「每個能跟上大法進程的大法弟子,你們都做了你們應該做的事。」(《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出於對眾生的負責和對法的負責而意識到自己應該走上天安門,我會毫不猶豫地那樣去做的。

前幾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被裹在一個僅能容身的桶子裏爬行,前面堵死了,於是我轉身踢飛了半邊桶壁,從裏面出來,結果看到外面天地無邊。是啊,我們不就被包裹在人世和舊宇宙中形成的層層觀念中嗎?歷史上邪惡的舊勢力編造了許多邪惡的觀念放在人的腦子裏,讓你覺得出來正法參與了政治,讓你覺得修煉就應該忍受,讓你覺得講清真相違法,讓你覺得講清真相破壞安定團結,讓你覺得揭露邪惡丟了國人的臉,讓你覺得大法違反科學,讓你覺得別人無法理解,讓你覺得警察抓你天經地義,讓你覺得國家專政和輿論機器強大無比,讓你覺得媒體宣傳左右視聽,讓你覺得宣傳大法違法亂紀,讓你覺得動用功能不是修煉,讓你覺得發資料時像小偷,讓你怕這怕那,讓你覺得還在承受自己的業力等等,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正是這些觀念把你關在桶子裏看不到真正的天,看不到善的力量,看不到法的偉大。邪惡的舊勢力又不斷加強它,利用它動搖你的正信,並強加給你肉體上的折磨。

大法弟子啊,正是這些不屬於你的觀念束縛了你偉大神的力量,舊的勢力就是利用這些觀念讓你感覺不到你的偉大,所以它們才敢干擾你、考驗你。它們根本不配。承認它們對你的考驗,是對大法的污辱,是對師尊的不敬。我們──偉大的正法弟子,是在正法中形成的生命,是全宇宙中最正、最榮耀、最有威力的生命,被歸正的被考驗的只能是它們──這些偏離法的舊的生命和被矇蔽的眾生。對舊勢力安排的否定是對它們的慈悲,避免它們對法的犯罪。我以我的生命正告那些舊勢力──執迷不悟想要堅持考驗大法、考驗大法弟子,下場只有一個,形神全滅;而正法弟子將在這歷史的偉大時刻為未來宇宙眾生樹立起不滅的豐碑。

我日常工作十分繁忙,為大法工作幾乎每天都要幹到深夜,可是工作卻越作越好(比如我領導的項目時間短任務急,我卻能如期完成,領導稱之為奇蹟),同事關係也十分和睦,我和妻子的家庭生活更是被所有人羨慕,妻子的公司生意也越來越好,我在正法中也安全安康寧靜安祥,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的展現,大法通過我在最邪惡的地方向眾生展現了他的偉大威嚴美好。我清醒地知道我的每一天,我這美好的一切都是未來宇宙生命的樣板,我不再是我個人的生命,我是未來的開拓者,我走正的路是未來生命的樣板,我也決定著未來宇宙中的生命。我是為正法而確立的生命,是宇宙正義的捍衛者,我在地上的每一天每一刻的意義只有一個,助師世間行。

我要捍衛和繼續成就我作為正法弟子這美好的一切,因為他是大法威德在人間的展現,是未來生命的樣板。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形像將永不再有,我要把美好留給未來。我偉大,我莊嚴,我智慧,我威力無邊,我頂天立地,我正念無窮,我擁有宇宙中最美好的一切。因為我的一切是大法所造就,我的名字是正法弟子,我將為眾生所仰慕,我將在正法中誕生。

讀了師尊在華盛頓DC的講法,我止不住地淚水橫流。慈悲偉大的師尊啊,您用盡了辦法將我們喚醒,大法弟子們啊,我們怎能讓師尊再次等候。我用我的生命呼喚那不夠精進的弟子:走出來吧,歷史的這一刻是何等偉大莊嚴,正法弟子每個人都有他不可替代的作用,每個人都可以一臂擎天。我用我的生命呼喚那些修得好的弟子:用你的正念糾正我的不足,使我更加精進,使更多的眾生得救。

當我要把這一切寫出來的時候,邪惡勢力攪擾的我無法安寧,當我最終竟筆的一刻,我心卻如此寧靜安祥。大法是如此的美好,生命在正法中永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