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兩年來真實的經歷戳穿「人權最好時期」的謊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2日】我是黑龍江大法弟子,37歲,從事醫務工作。

兩年多來,中國大陸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成千上萬的民眾為堅持自己的信仰,依法和平上訪,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因而遭到邪惡的當權者假借政府名義的殘酷鎮壓與迫害。多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被當權者非法開除黨籍、公職、株連九族、經濟制裁;被不法公安人員任意毒打、拘留、勞教、判刑、酷刑致死。多少和睦幸福的家庭因此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然而被大赦國際稱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為掩蓋其罪惡行徑,竭盡全力內外封鎖真實情況,一方面動用軍警、特務、監獄等所有人力、物力,對講清真相的無辜群眾採用流氓手段與株連政策進行迫害,一方面又動用所有宣傳工具向全世界播撒謠言、謊言,講甚麼〝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矇騙、迷惑、愚弄世人,使不明真相的人誤解大法、抵觸大法。但是,謊言終究是謊言,紙裏包不住火,因為每個大法弟子的遭遇都是歷史最好的見證,而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所以我今天要把自己受益於大法後,三次進京證實大法,受邪惡迫害的真實經歷,告訴世人,以此清除大家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象的毒害,同時揭露邪惡,鏟除邪惡。

一、 受益於大法

過去我因患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支氣管擴張咳血症、嚴重胃炎、胃潰瘍,整天痛苦不堪,久治難癒。94年幸得偉大師尊親自度化,修煉法輪功,改變了我痛苦的命運,從此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返本歸真,就是要按照〝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佛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最終返回到自己先天的本性上去。隨著修煉的不斷提高,道德思想不斷昇華,不知不覺痛癢皆無,身輕體健,未用一粒藥,給國家和個人節省了不少醫藥費,於是我更決心堅定修煉大法、維護大法。

二、 合法上訪,遭受迫害

1、 為討還師父與大法清白,第一次依法進京上訪

2000年1月28日我和同事帶著善良的願望,一同進京到國家信訪局送上訪信,向政府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證實大法。剛來到前門就被2名便衣警察追問是否煉法輪功?我們講真話說:〝是〝,結果就被帶走,扣押在前門派出所大鐵籠裏。當時所有大鐵籠裏都擠滿了人,不斷有人被送進和接出,每天都有大量學員進京上訪被扣押在各個派出所,但上報人數甚少,因為各地方政府和單位為掩蓋實際上訪人數,怕因上報影響政績或株連,都欺上瞞下派各駐京辦事處私下和北京各派出所交涉,以每人500元罰款〝買回〝上訪上報名額,我倆也被當地〝買回〝上訪名額,由單位接回送交當地看守所,以莫須有的罪名即所謂〝違反治安管理條例〝拘留、非法超期關押了4個半月才釋放,在此期間,遭受非人待遇,因始終不放棄信仰被管教抽打了皮鞭,與同號15名功友被非法加帶刑具手銬,其中我和姓李的同修共同被加帶手銬、40斤重鐐一次。我因抗議非法超期拘留而絕食,公安人員欲密謀非法上報勞教。把我們11人秘密異地拘留,與家屬斷絕聯繫4個多月,家人遭受巨大精神打擊,母親得病臥床,愛人整天擔驚受怕,四處奔波查詢,12歲兒子無人照顧,造成妻離子散狀況。

2、 為證實大法第二次進京上訪

2000年11月12日,我和本地一名同修,又一次進京上訪,由於上訪不接待,在投訴無門的不公對待下,我們只好走向天安門打橫幅,揭露事實真相,以此喚醒善良的人們的正義和良知,結果在世界矚目的天安門廣場,光天化日下我們遭到天安門廣場公安人員的殘酷毒打,當我向人們訴說首都警察打人是知法犯法時,他們就更加兇狠,7、8個人亂棍齊下,拳打腳踢,我幾次被打得暈倒在地上,我們的生命、健康權遭到踐踏,我被打的遍體鱗傷,鼻孔流血,下巴有1cm多長的三角口子,面部腫脹,牙齒不敢咬合,雙臀與腿大面淤黑、腫脹,疼痛難忍。同修被打的雙眼結膜下出血,鼻樑、面部腫脹,雙臀與腿和我一樣,他們邊打邊把我們強行拖上車,拉到天安門派出所,問訊時又遭那裏3名惡警(2女1男)暴打一頓,後體罰,站鐵籠6小時後放出。

第二次我倆在天安門廣場上又被惡警暴打後,押送順義李橋派出所,在那裏受到惡警非法刑訊逼供姓名,我們不說,就被扒掉外衣,背銬在寒冬室外鐵柱下,隔幾小時帶回暖室逼問,不說再帶到外面,殘忍的罰了一天一夜,送順義看守所拘留了一夜,我們說了姓名,第二天我被家人接回,同修卻進了當地看守所被拘押後勞教至今未放。

2000年12月12日,我和三名同修再次到北京揭露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真相,這次我的生存權、生命權又一次被踐踏,當時正值江氏及走卒極盡瘋狂,大發淫威。在執行江澤民邪惡集團妄圖對大法弟子進行精神摧殘,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三個月內鏟除期間,在舉國上下層層設卡打壓大法學員進京、白色恐怖、路站嚴密盤查、天安門戒備森嚴,在沒有遊人的情況下,我們順利通過關卡,來到金水橋前猛地同時打開橫幅,喊出〝法輪大法是正法〝的心聲,頓時警察一陣慌亂,把我們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在那裏我見到大批學員陸續被送走,足有4大客車。我們2車被運往朝陽區看守所,在途中為抵制邪惡鎮壓,我們向行人呼喊,講清真相。

到看守所後,惱羞成怒的警察兇相畢露,惡警頭子帶幾個惡人強行拽我下車,對我一陣毒打,把我打倒在地仍拳腳相加,其中一惡警扯下我的帽子堵住嘴用腳踏上使勁踩,一面又邊罵邊捏住我的鼻孔很長時間,使我幾乎不能呼吸,我幾乎被窒息,他們才罷手。後來我被帶到院裏,和剛才的一起拉過來的兩車學員受體罰,惡警們讓我們男女各一排,雙手抱頭長時間蹲在地上不許動,有誰不從或是動了就遭到一頓毒打,一段時間後,年老體弱的支持不住了,有幾個老太太陸續昏死倒地,被挑出送走。其餘受完體罰後被送進看守所關押。在入所登記時,我們每人都要受女管教唆使犯人一頓毒打,我也不例外。管教打我耳光,2個刑事犯使勁打我頭,用膝蓋猛撞我後背,踢我後背,踢我腹部、腰部。毒打了很長時間,最後竟氣急敗壞的剪掉了我幾綹頭髮,才送我進了牢房。

進監號裏後,見到10多個大法弟子,她們告訴我這裏有幾個管教特別邪惡,每天要罰板早五點至晚十點,還授權牢頭獄霸任意虐待大法弟子,我們每天被謾罵或毒打,有個同修被毒打得大便失禁。開始有少數人抗議關押而絕食,被流氓管教強行扒光衣服,並綁在門板上遊行男監,並銬起強行插管灌食。後來全所學員集體絕食抗議,邪惡之徒害怕至極,對我們疏散拘押。12月25日我們100人被押入邯鄲,我們10人被送到蜂蜂看守所。在那裏我們繼續絕食,受到強行背銬灌食插管2天,我因鼻及胃有出血,狀態不佳與警方達成進食協議,要求無罪釋放所有人並通知家人來接。結果家屬被罰款領回親人,我被罰款3000元,這次非法關押一共20天。

三、揭穿畫皮

我自從2000年2月被單位開除公職至今,經濟截斷已有1年,家庭生活十分困難。我雖多次找單位要求恢復工作,均遭冷遇,說已不屬於單位職工。今年因江澤民等壞人有令:各單位看好自己的人,春節期間不准一人去上訪,否則將受到株連丟職。我和大家一樣,於臘月22日被原單位以找我〝談話〝為由,從家中被騙出,便被非法監禁24天,進行洗腦。在此期間,單位僱用2名同事看守我,限制我人身自由,使我不能和家人團聚,不能照看孩子。對我洗腦、人情哄騙、恫嚇、威逼不寫保證就不放人。在巨大精神壓力下,我一時神志不清被邪惡鑽了空子,偏離正法,寫下了所謂的保證。當我明白上當了,便立即發表嚴正聲明,取消保證,堅定修煉,融於正法之中,抵制邪惡,同時寫下這真實的經歷來揭露〝人權惡棍〝江澤民號稱的所謂人權最好時期的謊言,以此喚醒被矇騙了的世人,共同清除邪惡,救渡世人。

(大陸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