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治天治─烏魯木齊水荒 ,重慶、湖北、青海大旱


【明慧網2001年7月29日】

【中央社】烏魯木齊水荒十年來最嚴重----中央社北京二十五日電,由於今年氣溫比往年同期偏高,而降水量卻相對減少,加上烏魯木齊的重要水源─一號冰川未形成大量消融雪水,使得新疆烏魯木齊遭遇到十年以來最嚴重的水荒。

【中新社】今天報導,烏魯木齊工農業生產用水的主要源頭烏拉泊水庫,水位下降的印跡像老榆樹的年輪,從曾經蓄水的最高水位到眼前的水面相差近三米,露出的庫底淤泥大片積在洩水口處,渾濁的污泥水正排向輸水渠。此外,烏魯木齊另一座大型水庫紅雁池水庫庫底大面積裸露,水位下降至水閘以下,已經到了死庫容,這處水庫目前每日的來水量僅為每秒一立方米。

【中央社】重慶出現嚴重旱情經濟損失逾十億人民幣----中央社台北二十五日電,去年底至今,四川省重慶市遭受罕見的連續乾旱,冬乾春旱後又出現夏旱、伏旱,現已有兩百多萬人和兩百多萬頭牲畜飲水困難,農業生產經濟損失在十億元人民幣以上。

【星島日報】7月23日報導:鄂陝大旱嚴重水荒兩地災情繼繼續續蔓延。湖北和陝西省正在遭受歷史上少見的嚴重乾旱,不僅農作物受到影響,城鄉人口飲水告急。據報導,今年以來,湖北省降雨量之少,旱情來勢之猛,發展之快,危險之大,都是少見的。湖北省大部份地區乾旱持續時間已達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幾天了。據最新統計,受旱面積達二千多畝田,一百三十多萬人口,八十七萬頭大牲畜飲水困難,不少城鎮供水困難。目前全省有二十座大中型水庫接近或低於死水水位,全省有一千多條河斷流,不少城鎮供水緊張。當前旱情還在發展,水源還在減少,災情還在蔓延。在一些鄉鎮,農民進城買水已成為普遍情況,水價高達每立方米四十元。全省近一千一百個鄉鎮缺水。在建成的近一百萬眼集水窯中,有百分之二十的水窯至今沒有一滴水,有六成的水窯已乾枯。

【新華社北京二十五日電】長江黃河源頭濕地大幅縮水,青海長江與黃河源頭濕地萎縮愈來愈嚴重。青海湖、紮陵湖、鄂陵湖的水位大幅下降;有「千湖之縣」稱號的瑪多縣,原有的四千多個小型湖泊,已消失了兩千多個。工人日報報導,有關人士指出,青海長江與黃河源頭濕地的生態狀況,不僅關係著當地各族人民的生活和生產,也關係著長江和黃河中下游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應受到全中國的普遍關注。黃河源頭,面積最大的紮陵湖與鄂陵湖,水位分別比三十年前下降三米以上。同時,近十年間,黃河源頭地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沼澤地已全數乾涸。

天災往往帶給某一地區廣大人民以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這就使一些人感到他們並未直接參與鎮壓法輪功的罪行,為甚麼卻也要接受上天的懲罰呢?因為他們不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不知道其中的道理何在。

法輪功創始人在最近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深刻地闡述了與這方面有關的問題:

「宇宙中的生命在偏離法的過程中,生命已經不知道法的存在和法對不同層次上生命的真正的要求。那麼就致使眾生在今天這樣重大的正法之事面前,許多都擺不正自己與法與大法弟子與我的關係。」

「在世上除了邪惡之徒之外有許多世人是無辜的,是在這種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的宣傳中被矇蔽的。按著宇宙的法理衡量,一個人頭腦中裝進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就會在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結束時被淘汰掉。大家想一想,這樣的人,他不危險嗎?因為他反對的直接就是這個法。這個舊的勢力,為了利用歷史的這個期間,在世間的這個環境能夠製造出一個極其邪惡的局面,採取了各種辦法,封閉了國內外一切能揭示真象的輿論工具。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該黨集中了各次運動鬥爭的經驗及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惡手段,同時也利用了中國人幾千年來所形成的智慧中的那些個不好的東西、狡猾、與奸詐,採取的手段都是極其險惡的。所以開始鎮壓時很多世人被謊言所矇蔽。」

目前在中國大陸,公開大規模鎮壓法輪功長達兩年之久,被公安部門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已達256人,數目仍在上升中。被非法勞教,洗腦,送精神病院,總人數在數萬人以上,而且還出現了黑龍江萬家等勞教所集體殺害法輪功學員惡性重大事件。其凶殘已經達到令人髮指禽獸不如的程度。面對這些血淋淋的人間慘劇,大陸眾多的百姓是如何對待這一切呢?一方面,受官方媒體的欺騙宣傳,對法輪功創始人進行誣蔑,頭腦裏裝滿了對法輪大法不好的思想。另一方面,大陸百姓,千百年來一直信奉「潔身自好,個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處世哲學。對強權惡勢採取逆來順受,奴隸式的活命方式。

自文革結束以來,改革開放的大潮一旦興起,長期被壓抑的人心,又像火山爆發一樣,在「少數人可以先富起來」的誘人口號聲中,億萬百姓,拋棄了以往一切信念道德觀念,瘋狂的向「錢」,「權」二字進軍夢想自己能在改革開放中發財致富過上好日子。道德,良心,做人的根本原則等等均被拋之九霄雲外而不屑一顧。曾聽有人振振有詞的說「良心能值多少錢?你要甚麼良心!」請看,這就是當前大陸普通百姓正在下滑的道德標準,不可怕嗎?

問君是否見到過這樣一副畫面:在天安門廣場上,光天化日之下,兩個彪形大漢將一名法輪功弟子按倒在花崗岩的地面上,用皮鞋狠狠地踏在這位弟子的頭上,匕首壓在學員的脖子上。四週圍觀的群眾,有的敢怒而不敢言。有的用冷漠的目光袖手旁觀。更有甚者,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大概是個5,6年級或初中生了吧),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在笑,…,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這些圍觀者都在直接助長邪惡,助長做惡者的邪氣,滅正義者的威風。這對宇宙的法理---法輪大法來說就是犯罪。因此,大陸各地,西至邊陲城市烏魯木齊,北到內蒙古的呼和浩特,東北三省,北京,上海,廣州,武漢,鄭州,西安,重慶…,天災示警持續不斷,是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誡人們:趕快醒悟過來吧!人不治天治!如果能夠認清真象,改變對法輪大法的錯誤認識,如能主動不支持、不配合甚至抵制迫害法輪功的倒行逆施,扶正驅邪,就會迎來那風調雨順,人壽年豐的好光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29/13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