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11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1日】
1. 「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的天天有」
2. 雲南大法弟子證實大法小故事
3. 開封豫劇團誹謗大法,劇團導演遭報應
4. 撫順一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殘
5. 河北省易縣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的房子被推倒
6. 重慶大法弟子被非法逮捕
7. 蘭州大學不法官員繼續迫害大法弟子
8. 我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的見聞
9. 廣東610辦與省直屬工委再度在三水舉辦非法轉化班
10.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楊希中等犯罪分子野蠻毆打大法弟子
11.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分局曹佳利等暴徒的犯罪記錄
12. 成都51中退休教師雷玉芬因散發大法資料被非法關押1個月
13. 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住處無故被警察圍困
14. 老年大法弟子的正念
15. 湛江的天空



「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的天天有」

近日,一位與外界接觸不多的功友遇到一位省公安廳的熟人,交談中,公安向功友訴苦說太忙了,剛從北京回來。這位功友奇怪地問:「最近沒聽說誰進京啊!」公安說:「你是不知道,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的天天有。」



雲南大法弟子證實大法小故事

我們是雲南大法弟子,一天晚上,我們三人一起張貼真相資料,不一會兒,發現被便衣跟上了。我們大家發出正念,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便衣緊盯著我手中的真相資料,我們也坦然的面對著邪惡之徒,該怎麼做還怎麼做。心中想著師父的詩《大覺》:「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並繼續張貼。當我走到一個電線桿旁,隨手又把一個不乾膠貼粘上了。我當時沒感到怕,只感到那些便衣可笑又可憐,睜著兩隻大眼睛卻甚麼也看不見。由於時時發正念,便衣自動離開了我們。誰知不一會兒,我們正在市公安局附近牆上張貼時,警車突然開了過來,距離我們兩米左右,用車燈直射我們,我們三人背對著車燈,分兩邊繼續貼。本來天黑黑的,看不清,這下可好,車燈給我們照亮。車燈兩邊來回照,他們照著看著,我們走著貼著,不一會兒,警車就走了。我們接著把不乾膠貼到了最醒目的地方:市公安局家屬院、警亭、治安值勤點、賓館、銀行等處。做完後,我們三人安全的回到了家。

師父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我們感到邪魔就是紙老虎,在修煉者的強大正念面前,它們甚麼也不是。



開封豫劇團誹謗大法,劇團導演遭報應

前一段時間,幾個功友去了河南鄭州、開封,和當地功友交流、切磋。期間恰逢開封(市縣兩家)豫劇團上演誣蔑師父、詆毀大法的劇,據說正在當地上演,並且還要去北京。當天晚上,十幾個功友聚在開封,共同發正念:鏟除操縱劇團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勢力,不許邪惡勢力迫害大法,立即銷毀它們,並集體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當時由於沒有煉功磁帶,一位功友喊口令:"彌勒伸腰 如來灌頂……",他感到了喊出的口令聲音渾厚、寬闊,明確的感到了是師父在加持弟子。大家集中精力煉完了第一套功法,煉功過程中聽到了轟轟的雷聲,煉完後大雨傾盆而下,大家知道另外空間在清理邪魔。第二天才知道,那天天氣預報是:晴。

又過幾天,從明慧網上得知:此豫劇團導演因病住院,主要演員無心再演。



撫順一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殘

一名30多歲的女學員被非法判3年勞教後,在撫順市教養院被征管教、李管教折磨得小腦萎縮,雙腳不能動,教養院見情況不對,將該大法學員送回家,交給家人自己處理。



青島市勞教所消息

現青島市勞教所三大隊共關押了約90名大法學員。該所的洗腦方法是警察自己來編造歪理,還有通過馬三家已接受強化洗腦人員的報告錄像來迷惑學員,並輔以酷刑折磨。 希望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堅定正念,堅決抵制邪惡勢力的洗腦。

其中一部份警察通過看師父的經文,對真相有了一些了解,從而不那麼積極。於是邪惡勢力對警員進行了很大的調動,將其中一些警察調離,從其他部門調了一些幹警過去。

目前我們青島學員密切關注這裏的情況。

青島市勞教所的傳真0532-7898443



河北省易縣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的房子被推倒

去年十月,河北省易縣裴山鎮一些大法學員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到北京信訪辦上訪,被公安扣押並送回原籍,關進拘留所、看守所,與此同時裴山鎮政府在縣政府的高壓下,開車帶人強行闖入學員家中,把門窗全部砸破,把所有值錢的東西、糧食全部拉走,並處以每個人3萬元罰款,新蓋的房子只剩下一個空殼,並揚言:讓你們家破人亡,看你們還敢不敢上訪。易縣山北鄉也有一些大法弟子上訪,也隨之被押回關押,他們家中的房子在被關押的同時被當地不法官員強行推倒,使他們的家人無家可歸。當地政府官員為了防止出現更多大法弟子上訪,他們把各地區在家中的弟子強行帶走,關進拘留所,直至關押幾個月。最近,山北鄉一些大法弟子在向當地政府要回被抄家時抄去的大法書時,又被當地不法官員強行帶走,這次他們下令把大法弟子們送到縣各個單位單個秘密關押。



重慶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走

大法弟子邱築閩(女),因被發現家中有一些大法資料被公安非法「逮捕」,現準備於2000年6月15日「開庭審理」,請善良的人們予以關注!

大法弟子王蘭(女),在四月中旬被警察帶走後非法關押在重慶李家沱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堅修大法,遭到酷刑折磨,手腳被帶上鐐銬,長時間關在小黑屋,轉到隔壁舍房都要抬著去。

江北區部份同修5月8日在公園切磋交流時被警察帶走,現在30天刑拘期已過,除少數同修被釋放外,大多數仍被非法關押,據悉其中數人已被「批捕」。



蘭州大學不法官員繼續迫害大法弟子

蘭大校方夥同蘭州惡警迫害譚曉榮等大法弟子的惡行被曝光以後,絲毫不知悔改,反而更加變本加厲。譚曉榮等四位弟子於6月2日在定西被抓以後,蘭大派出所懷疑上述四人的一隻包被98級歷史系博士生王紅梅(大法弟子)轉移走了。於是於6月7日將王紅梅非法抓到派出所去審問。

王紅梅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拒絕回答他們的任何問題,並在派出所打坐發正念,有力地打擊了邪惡之徒。派出所無法,找來其丈夫做她的工作,小王仍不為所動。

蘭大為了擺脫幹繫,不受牽連,於當天晚上將王紅梅非法送往臭名昭著的蘭州桃樹坪拘留所關押,並揚言待拘留期滿後要送到所謂的「轉化班」去強制轉化。

6月2日在定西因書寫大法標語被非法抓捕的譚曉榮、段金輝、朱高峰、張律敏等四名同修現關押在定西公安局,已被刑事拘留。

以前,蘭大經管院、生命科學院、資環院、物理學院、數學系、中文系、法律系等七個院系均有法輪功弟子,惟獨化工院沒有,現在化工院出了個大法弟子張律敏,對學校震動很大。據說校方要求各院系徹底清查,唯恐再有沒有暴露的法輪功學員站出來講清真相。



我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的見聞

我被強行帶到勞教所,進行所謂的轉化,在那裏耳聞目睹知道了一些真實情況。一開始是幾個勞教所轉化了的人圍攻一個,滿嘴胡說,攻擊大法、誣蔑師父,強行讓我們寫書面材料,我們不寫,幾天以後,她們又動起武,圍一圈邊說邊踢,至使有些大法弟子被打成嚴重傷殘。幾乎每次進新班都有傷殘者被送進大興區團河醫院。聽說男勞教所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轉化的學員被熬夜,不讓睡覺,被打罵,被強行灌洗拖地布的髒水喝。有兩個男學員堅定大法拒不轉化,後被送到新安勞教所強行洗腦。這兩位男學員,一位是東北哈爾濱市的朱宣武,另一位是愛爾蘭中國留學生趙明。這兩位大法弟子在勞教所吃盡了苦頭,挨了無數的腳踢,朱宣武的一條腿被打殘。但他倆堅定大法不轉化,最後勞教所無計可施,把趙明送到嚴管隊進行折磨。

勞教所充斥著欺騙和謊言。據悉,為了應付外國記者的調查,印發了六十多條「答記者問」讓勞教學員學習 ,裏面內容全是假話。如果記者問「因為甚麼被勞教?」要回答:「擾亂社會秩序」不准說煉法輪功的。問:「在看守所拘留多少天?」要答三十七天以內的數,就是在看守所待幾個月、半年,也得說20天、30天或15天。問:「在看守所挨打了嗎?」必須回答說:「沒挨打」。



廣東610辦與省直屬工委再度在三水舉辦非法轉化班

據有良知的知情者透露:繼廣東省高校工委採用流氓手段非法綁架高校教師參加所謂"轉化班"後,(由於被抓弟子堅決抵制,該班至今沒有結束,被抓弟子至今仍未放回。)省直屬工委在610辦授意下,步高校工委後塵,將七名大法弟子強行秘密送往三水辦"轉化班",他們中有(音):省委辦公廳的林耀成,省委政策研究室的鐘韞聲,審計局的林天池,以及有色院的田玉蘭等(還有三人名字聽不清),每個人都是被強迫抓走的。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楊希中等犯罪分子野蠻毆打大法弟子

我於2000年6月25日去天安門和平請願。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把我帶回來後,下午7點多鐘,公安分局的楊希中問我幹甚麼去了?我說護法去了,他一聽我說,二話沒說,左右開弓打了我十幾個耳光。打的我嘴角淌血,到8點鐘,他又問我還修不修?我說修,他又打了我幾個耳光,並捶我的頭,使勁擰我的臉,嘴裏說叫你修出去跪著,到外邊讓我跪在石子上,並且還說晚上沒有人,你們家裏人也不在家打死你算了,把你扔到潮白河裏。讓我在外跪了3個多小時,到11點後才算完,在3個小時中,用電棍電了3個小時,並且灌了我3瓶水,電我的兩手腕、胳膊、兩腿內側,都青紫並且起泡,電我時還得跪直,我一動他們就拳打腳踢,真是野蠻到極點了。公安分局罰我2000元錢,我們單位管保衛的呂俊德還多次帶公安局人來家裏抓人,但沒得逞。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分局曹佳利等暴徒的犯罪記錄

2000年2月25日,我和兩位同修去北京信訪辦直言上書,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到信訪辦後,一看信訪辦變成了抓人辦,有很多便衣警察和穿警服的警察對我們糾纏不放,而後通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分局。刑警隊長曹佳利到那裏就把我們推上車,用銬子銬上一路辱罵不堪入耳,到分局後曹佳利將我三人分別銬在分局院子裏的鐵柱子上,又罵又打,在我臉上左右開弓打了十幾個耳光,並踢我左腿一腿,一直到下午3-4點鐘,大約銬了6-7個小時,而後將我們送入三河看守所,在那裏拘留24天,於3月19日才將我放回,索取錢財1500元。

單位保衛科長呂俊德,多次打電話和來家抓人,但每次都沒有得逞。1999年10月份,呂俊德將我的戶口扣壓,至今不給我。



成都51中退休教師雷玉芬因散發大法資料被非法關押1個月

大法弟子、成都51中退休教師雷玉芬5月17日因散發大法資料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蓮花村看守所長達1個月。日前才被釋放。成都邪惡勢力不顧雷玉芬丈夫長期臥病在床、亟待照顧的情況,喪盡天良的作惡,激起廣大鄰居、群眾的普遍憤慨。



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住處無故被警察圍困

幾名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松原市寧江區和平村暫住的住址,於2001年6月10日下午突然無故被數量相當多的警察圍住,警察欲強行非法破門而入,被學員嚴詞拒絕後,一直處於僵持狀態,後其中幾名法輪功學員開門走出來,憑強大的正念在包圍的警察眼前堂堂正正安然離開了被圍的住處,但後來有一名學員被抓。目前的具體情況不明,請同修們和其他善良的人們關注。



老年大法弟子的正念

某大法弟子是個老太太,忙於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和幫助其他同修。某天剛回到家,居委會負責的跟過來了:「聽說你這幾天是天天早出晚歸不在家呀,又幹甚麼去了?」該大法弟子說:「看來你們還對我跟蹤追擊呀,你們這樣已經違法了知不知道。如果你們誰再敢來迫害我,你們一定會惡有惡報,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該居委會負責人嚇得臉都白了,趕忙說:「你大法弟子怎麼說這種話呢,你們平時都是很善的呀,你們不是講善嗎?講忍嗎?」我們大法弟子大聲說:「你們明明知道我們大法弟子講善還要來迫害我們,這不是你們太邪了嗎!我正告你們,『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忍絕不是無限度的縱容、使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度的行惡。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但是忍不是寬容已經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更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所以你們誰再像過去那樣迫害我們大法弟子,我會立刻發出正念堅決鏟除邪惡。」該居委會負責人嚇得趕緊走了,從此再也不敢做那些助紂為虐的事了。



湛江的天空

6月3日傍晚發完正念後,奔馬狀烏雲向兩邊退去,天空絢麗多彩,晚上月亮周圍出現光圈。6月10日早上5:00發正念前月亮周圍有光圈,發完正念後,光圈變大,裏面是黃色,外邊是淡淡的一圈藍色,範圍比較大。6月9日下午天空出現彩虹,傍晚又出現兩道平行的彩虹,兩道彩虹的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從裏到外的排列順序剛好相反。另外除5月27日,6月3日發正念的兩天雨止,早晨太陽出來外,其餘天天下雨(整整下了兩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