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迫害都無法使我離開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27日】 下面我先談一談我得法前後的變化:

一、得法前

1. 得法前我是一個多病多難的人。那時的我身體瘦弱,血壓高壓不到80,低壓不到50,全身不是這疼就是那疼,沒有一點力氣,當時走一里路就得停2~3次,而我當時只有20多歲。

2. 脾氣非常暴躁。父親在我20歲以前就一病離開了我們,母親歲數大了,我還有一個不能自理的哥哥,這個家靠我一人支撐,自己又有病,我很痛苦,天天哭,尤其到了節日,我們姐弟一哭就是一天,吃不下飯。當時,我剛不上學,地裏活不會幹,自己身體也不行,也有一些好心人幫助我們這個不幸的家庭。可是我最親近的兩個叔叔,不但不幫我們,別人幫我,他們也不讓,說壞話,他們想把我母親逼走後分我們家的財產。在這種情況下,我也變成一個爭鬥心很強的人,今天罵這個,明天罵那個,以為這樣就沒人敢再欺負我們了。

3. 心理不平衡。因我哥殘疾,不能自理,按國家政策應有照顧。可20多年,政府就沒有一個人問一聲,到交提留公糧時我不給,想你們把應給我家的照顧都給了那些有頭有臉的,就拒絕不交。

4. 我哥去世不久,我和母親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內外交加。有時自己冷靜下來想一想,母親把我們姐弟拉扯大,沒過上一天好日子,我又是一個這樣的人,我想到了一了百了,沒有我,母親就好過一些,我決定上吊,被母親發現了,後又喝毒藥,也沒起作用,就在我們母女生不如死的時候,我有幸得法。

在我8歲的時候,常有一個穿一身白衣,手拿拂塵的人打著坐跟我說一些話(也許我就是有緣人,師父早就管我呢)。後來我父親得病不到一個月,就說我奶奶來接他了,尤其在他臨死時,我清楚記得他又說奶奶來叫他走,沿著一條大道往前走。所以我一直相信佛、道、神、鬼是存在的。

二、得法後

1. 得法後的變化。97年5月有兩個同修送《轉法輪》給我,我一眼就看到書中五顏六色的法輪在旋轉,而且我的心情馬上好了,能平靜下來了,也有了笑臉,家裏的環境當天就有了變化。兩個功友知道我家經濟困難,送了我一台錄音機和師父講法錄音帶,還有幾本師父的書並一遍遍地教我5套功法。我從書上看到了法理,且師父很快給我淨化了身體,我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是甚麼滋味,從此一年2000元的藥費省下來了。心靈得到淨化,我不再罵人,見了叔叔叫叔叔,見了嬸嬸叫嬸嬸,我還給他們洪法,讓他們聽師父講法,雖然他們不修煉,可性情改了不少,從此我們就有了來往。我再也不為得不到村裏的照顧而心理不平衡了,提留公糧及時交。法輪大法真好呀!慈悲的師父救了我,不但使我身體得到了淨化,而且道德得到了昇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萬載難逢的返本歸真的機緣,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唯有用一顆赤誠的心對師父,按「真、善、忍」法理去修煉。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2. 1999年7月20日我因去北京和平上訪,被押回本地,提審時,正、副所長說你千萬別再煉了,寫了保證書就放你。我說:為甚麼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都不行,做甚麼樣人才達到你們的標準呢?XX黨不也叫做好人嗎?他們說:快別說了,我們是執行上邊的精神,現在殺人放火的不關也得關法輪功。我說:你把你說的寫下來,他們不敢寫,只說是口頭令,不能寫。

卑鄙下流的江澤民,逼我出賣人格、流離失所。江澤民,不管你們用甚麼樣的卑鄙手段:罰款、拘捕、勞教、判刑,即使你們迫害死我們170多名同修也無法使明白了生命真實意義的大法弟子離開大法、離開師父。

讓我們真修弟子整體提高共同精進。沒有站出來的同修,請想一想如今大法在人間被迫害,師父被誹謗,師父救度我們分文不要,只要我們真心向善的心,做到真、善、忍達到高層次標準,如今正是我們把心拿出來的時候,用慈悲去喚醒世人,救渡世人,助師正法,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不錯過師父給我們的每次機會,讓我們真修弟子放射出更加純正的光芒。


河北大法弟子 李明(化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