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百萬真相材料救渡世人》一文的意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23日】看了12月17日明慧文章《佛法無邊:百萬真相材料救渡世人》,為大法弟子們為大法付出的純淨的心而感動。但是在經過了風風雨雨的和邪惡的較量後,在不斷吸取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大法弟子們變得越來越智慧、越來越成熟了。我覺得,如果我們在有些方面加以改進的話,我們可以在達到同樣的講清真象的效果的同時,避免弟子的損失。因為這種損失本身就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和對正法的破壞,是我們絕對不能夠承認的。因此,我想從印刷點的聯繫和組織角度談談我看到文中印刷點存在的一些問題。

一、過多人知道印刷點的位置

「十一」以前:高軍、「我」、趙宏、徐靜、岳強、東北大姐、老大學生、李義、李瑞、趙宏、工廠老闆老王、「拉資料的大姐」、其他不知名的人。

「十一」以後:老肖、小肖、帶孩子的何姐、「我」、老胡、小金、一個東北女孩、白阿姨、小楓、還有一個新疆的大學教師、李義、李納、一位搞藝術的大法弟子和一位教授、李傑、貢獻汽車的郊區的中年人、印不乾膠的北京男青年、小楚、一位大學生和他伙伴、開農用客貨兩用車的一對郊區夫婦、裝訂小冊子時三個屋中的所有人、印刷點的位置,負責印刷的具體弟子不宜讓過多的人知道。人的心性都不同,在不同時期可能有不同狀態。從為大法負責角度出發,應當儘量堵住一切可能的漏。

二、印刷點和裝訂點在同一地點

印刷點應當和裝訂點分開,因為裝訂點會有更多的人進入。同時,裝訂點也同樣不要讓過多的人知道。

三、資料的分發沒有層次

文中說:「(李義和李納)送了一個地兒又一個地兒,無論距離遠近,無論要幾箱或是幾包。」

這樣是很容易被特務跟上的。一般來講,資料的分發應當經過中間一級分發者,再到最終的弟子手中。而且,資料的交手一般應當選擇外面,比如馬路上或商場附近(有很多人搬箱子),這樣不易引起注意。因為有的弟子家是被盯上的。如果你知道有些弟子要幾箱或是幾包,你可以給他和中間一級分發者牽線聯繫,最好是你周圍的弟子拿到你印刷的資料,還不知道是你印刷的。

事實上,最後這組弟子出事,就是從李義和李納開始的。

四、已經被監視、跟蹤了,卻沒有意識到,沒有及時堵漏。同時可能有特務混進其中而沒有覺察。

李義、李納被抓,車輛和40箱共20萬張資料損失;大學生被抓,資料損失;緊接著三個地方同時出事,損失17人。這說明他們被盯上很長時間了。也證明了他們在日常聯繫中是有漏的。「十一」中旬開始重新印刷,大約三週不到一個月,這批人全損失了。而且抓捕是同時進行的。幾天之內損失殆盡。這說明警察是完全掌握了情況後下手的。但是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中僅僅靠跟蹤是無法達到這樣的效果的。所以基本可以肯定,他們這組人中有特務混入。

事實上,工作沒有層次,以大撥哄的方式幹,是非常容易被鑽空子的。

李傑十餘次遭遇危險,大家也都應當總結一下是否在心性上有可以提高的地方,是否在工作中有可以改進的地方。

五、工作量的安排

要資料的要求一般都是很急的,但是可以根據對方的要求和自己修煉狀態和對方商量一下時間,是否要在對方要求的短時間內幹完,如果不是那麼急,比較好的方式是保證自己這組人的從容不迫。反而在整體上縮短了時間,並能使自己這個資料點能夠長期運轉。

六、人員的數量和安排

具體負責使用一體機的人不宜過多,並且都得是精幹、全時投入的。像文中帶孩子的何姐,如果能找另外的地方住下,也許更好。

根據文中內容總結一下:

印刷資料數量:100萬張左右;前後參與人數:將近30人;持續時間:近2個月;
損失人員:至少17人;損失設備:一體機1台,汽車起碼1輛;損失資料:起碼20萬張;損失住處:起碼6處。

我感覺損失還是太大了。當時的情況我略知一二,當時這一批資料點損失後,使得一定範圍內,一段時間中,資料的供應一蹶不振。這個我體會很深。

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的「悟」中談到:「……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得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我理解這個「精明」的意思,就是修出的智慧自如地解決問題的狀態。在我們參與正法中,更應當如此。因為對正法的破壞是師父所不承認的,我們就要身體力行地破除。

我在看明慧網文章時,經常會想,如果我在當時當地,我會如何?能像人家做得那樣好嗎?我在回顧以前的經歷時也經常想:我現在如果再和當時那些弟子配合,再面臨當時那種邪惡勢力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破壞,如何才能做得更好一些?

冒昧地指出這些不足,是為了讓現在正在做資料的大法弟子有所借鑑,能夠在目前的環境中做得更好。語氣、善心和道理有不足的地方,還請大法弟子慈悲指正。

備註﹕請正在做大法工作的弟子參考如下明慧文章:

2001年10月19日──重溫:如何解決做大法工作時出現的一些問題
2001年11月1日──做資料工作的一點心得


後記:

《百萬真相材料救渡世人》一文所提到的環境是非常險惡的,當時做大法工作的弟子很多沒有經驗,但有為大法付出的願望,但在經驗上和周密安排、協調上沒有做到,這也是當時當地的心性和層次的限制。

我不是想求全責備於當時做大法工作的弟子,先行者已經用自己的生命和鮮血書寫了自己的正法歷程。

在大陸的險惡環境中,做大法工作的弟子首當其衝遭到嚴重迫害。僅就資料點而言,那些最終大批損失的資料點,幾乎都有其轟轟烈烈、輝煌的正法歷程。但如何從當時的修煉、大法工作中找到不足,提高上來,我想無論是對現在的大法工作還是對個人提高,都是非常有益的。所以我想從如何將工作做好角度入手地談我對文中資料點的看法。

那麼是否按照我推薦的文章以及我的投稿中的「操作規程」做大法工作,就一定能達到無漏呢?肯定不是的。因為即便這些文章中說的都對,能否做到還和自己當時當地的心性、心態有關。所以最終還是要落到心性上無漏才能真正把工作做好。

但是,在常人這個層面上,仍然有可以總結的經驗、教訓,我想這也就是我推薦的文章和我的投稿意義所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