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9日】在2001年5月底,我居住地的派出所去單位非法綁架我去洗腦班,在當天晚上我發正念走出魔窟,從此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到現在已經有半年了。

在這半年裏,感覺自己收穫不小。雖然自己的小家不能回,但感覺離自己真正的家越來越近了。我想把我這段期間的經歷及體會向師父彙報一下,向各位同修交流一下。

一、「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在流離失所的日子裏,由於工作也被迫失去了,沒有了經濟來源,家裏人也只給一點生活費,自己租房還要交房租。那時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了經濟窘迫的滋味。但自始至終就想:我不是來避難的,出來是為了更好的正法講清真相。後來又看了師父的新經文《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以前就是負責做上網工作的。而且在這次邪惡的洗腦班中,我們地區的一些人走上了邪悟。由於自己經常可以看到明慧網,同修的事蹟和體會感動和昇華著我,對我幫助非常大。我記得以前我在看陳子秀的事蹟的時候,握著鼠標的手竟然在哆嗦,渾身嚇得在顫抖。自己從那麼重的怕心到現在發正念走出魔窟,這麼大的進步,很大一部份要歸功於自己可以經常看到《明慧網》。《明慧網》上同修的事蹟在感染著我,激勵著我。那自己為甚麼不把這一成功經驗與大家共同分享呢?以前自己也把《明慧網》的一些重要的文章打印下來,給同修們看,但不系統,而且自己也沒重視交流《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我想這次我們地區損失那麼大,也跟自己這方面工作做的不好有關係。後來正好在我租住的地方附近開了一家電腦店,組裝廉價電腦。於是我拿出僅有的一點積蓄,買了一台廉價電腦,能上網。又配了一台打印機。又重新開始做《明慧網》的資料工作,把每一天的《明慧網》上的學員體會等文章保存下來,每週打印一次。分發給我們片的同修。使我們片又重新與《明慧網》建立了聯繫,受到破壞的粒子團又重新運轉起來。以前曾走錯路的人紛紛發表嚴正聲明,又重新走正自己的修煉之路,還像沒有遭到破壞以前一樣,各自發揮著各自的作用。

二、「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

自己發正念走脫以後,我們片的派出所當天晚上就去我家抓我,沒抓到,又要去我親戚家抓我,當時真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我家人用錢來要挾我,要中斷我的生活費,來威脅我與邪惡妥協,被我拒絕。又用親情來打動我,都被我嚴辭拒絕。就這樣持續了兩週就過去了。家人也不再多加干涉了。

我以為自己發正念從洗腦班走脫,應該已經沒有怕心了。可誰知只要派出所一找我家,我家人就向我施壓,逼我回去。主要是通過電話聯繫,自己當時一聽到電話響,心裏就「咯登」一下。也只有在這種邪惡的環境中才發現自己原來還有這麼多怕心。我記得最嚴重的一次是:當時我姐來電話,用的是家裏的電話,說:「你跑不了,早晚得讓他們抓住。」我的心裏又「咯登」一下。放下電話,總想電話會不會被監聽,自己會不會被抓。怕心層層層層地翻出來。於是我立刻發正念,用自己強大的正念,消去這些執著。心裏不斷地念著師父的正法口訣,念著念著,這時出現了自己平時消業時的症狀,頭非常難受,渾身說不出的難受滋味。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消去「怕心」的同時,安排我消業。我的體會是,只要是在關鍵時刻,自己的心性真的達到了要求,邪惡(包括那些執著)自滅。正如師父在《道法》中所說的:「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

三、「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大法堅不可摧》)

8月底,自己開始找工作。由於我是在一份發行量比較大的報紙上登的個人簡歷,所以有幾家公司約我面試,自己悟到要「全面講清真相」。在應聘的過程中,有一家公司的人事經理問我為甚麼要離開原來的那家公司,於是我把自己怎麼在單位遭到綁架,以及自己煉功受益的過程都給她們講了。後來那個人事經理告訴我說,她92年就通過軍隊的朋友見過師父,只是和大法沒有緣,一直沒有煉。

還有一家華僑開的私人公司,想找一個人品好的人。我說我是大法弟子,這是我的最好的證明。於是我們的話題自然又聊到了法輪功。他說他總在國內國外跑,見的世面比較多,對江XX搞的文革的那一套很反感。相反,對大法弟子卻非常欽佩,說希望有機會和我合作。

還有一家公司,在自己的廣告登了半個月後,還找我去面試。結果到那兒一去,專業不對口,5分鐘就出來了。正好這家單位離我得法前工作的單位非常近,自己又順路去了一趟,見到了我以前的同事。更有兩位老教授,那天正好在公司。於是我熱情地跟二老交談,話題自然引到了法輪功,我把我如何被迫離開自己的工作,以及自己煉功受益的過程跟他們講了,希望他們不要被輿論宣傳所矇蔽。他們說:「你放心,我們都不是小孩了,甚麼沒見過啊!」然後我又見了公司總經理,也跟他談到了我的現狀。

後來我找到工作以後,我又抽空去了趟我被綁架前工作過的公司。由於我是被秘密綁架走的,很多我的同事還以為我辭職了,但不知道我為甚麼辭職。於是我就向他們講清真相,告訴他們我被抓的原因,告訴他們我不能來上班的真正原因。他們圍在一起聽我講清真相。我們部門的大部份人都了解了真相,並希望我注意安全。我的部門經理也為失去了一個得力幹將而惋惜,並希望以後常來看他們。

總之,我要讓每一個我見到的人都知道大法真相。正如師父所說:「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四、「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大法堅不可摧》)

9月底,隨著敏感日子的到來,邪惡加劇了瘋狂,搜捕流離失所的同修,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綁架行動。我們片陸續有幾位同修被捕,到最後我們片只剩下我一個流離在外的大法弟子了。「6.10」的人三天兩頭的去我家騷擾我家人並威脅說,限「十.一」前回來,既往不咎。否則就給我「上網」。自己悟到「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不為其所動,到了10月8日,他們見沒甚麼動靜,就又把日子往後推了幾天,說「到10月15日前,再不回來就給我上網。」當時自己聽到這一消息時,第一個念頭就是,給我上網我也不怕,他們也抓不到我。可又一想,不對,我這不是還在順從邪惡的安排嗎?我是在做最好的人,在做最正的事情,為甚麼要抓我,為甚麼要給我上網?師父讓我們要「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於是我發正念,撤消對我的搜捕,不能給我上網。又過了幾天,我姐來了電話,說已經給我上網了,讓我小心點之類的話。自己當時也沒把它當回事,接著做我該做的事。又過了一天,我媽來電話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的事情已經解決了,「6.10」辦公室沒給你上網,你的事情他們也不追究了,也不給你辦班了,甚至還寫了一個保證書。」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被我打敗了。

從他們搜捕我,到威脅我及我家人,到最後邪惡勢力的妥協屈服。其實正如師父所說的:「是因為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正念的作用》),「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大法堅不可摧》)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法正人間的日子馬上就要來臨。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讓我們珍惜這寶貴的修煉機緣,清醒地走好自己回家的路。

謹以此詩獻給大慈大悲的師父: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無比喜悅,
儘管烈日炙炙。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無比快樂,
儘管飢腸轤轤。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無比自豪,
因為我是大法一弟子。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無比勇猛,
因為我是正法一粒子。

以上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