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20日大陸綜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20日】

有善念的派出所副所長說:「太邪惡了」

春節前去山東親戚家串門,有一位本家親戚是派出所副所長,他曾經說過這麼一件事。有一天所長讓他帶人去抓大法弟子並把抓到的大法弟子送到精神病院,他很不情願。他親眼看到被抓進去的大法弟子被打了迷魂藥。當有大法弟子清醒過來時,惡警就問「還煉不煉了?」當大法弟子回答:「煉!」時,就又被強制打一針迷魂藥。看到這些他回家後非常氣憤地說:「這簡直太殘忍了!太沒有人性了!XX太邪惡了!」後來他親口跟我說:「我要辭職,我再也不為XX黨賣命了。」


「9.28」石家莊邪惡勢力被滅盡前的囂張

2001年9月28日晚,在石家莊工農路300號開達小區內的一戶住房內,有5位大法弟子被抓:趙立山(河北省文聯作家)、小董(化名)、小林(化名)、小魏(化名)、小吳(化名)。後大法弟子於靜霞的家屬張嶺江開車前去辦事,被連人帶車非法扣押在石家莊橋西區東裏派出所,2日後放出時汽車不予返還;接著一弟子小王(化名)去看望時也被蹲坑的惡警抓進東裏派出所。據悉,那天邪惡如臨大敵,出動三四十名暴徒將大法弟子的住所包圍,敲開家門後,衝進屋中強行抓走了在場的所有人。被搶走的物品有:4部電腦、2台打印機、2套光盤刻錄機、1台掃描儀、2輛摩托車及那位家屬的汽車,其它不詳。

後得知,大法弟子趙立山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新華區公安分局,幾天後其兒子趙亮也被不明理由地關押4天;大法弟子於靜霞和其家屬張嶺江下落不明,11歲的孩子張璐就讀於石崗一校六年級,不見了爸爸媽媽,還被叫去查問父母下落;東裏派出所所長趙志斌、指導員劉建國還對房主(未修煉)進行敲詐,他們把房主扣押作為人質,然後向其家人勒索錢,房主說:「『法輪功』臉上沒寫字,我甚麼也不知道。」惡警說:「沒見市長臧盛業都來了嗎?30多個防暴警察端著衝鋒槍。很大的事,不拿錢別想回家!」最後無辜房主被敲詐一萬元;另一位大法弟子的朋友,只因介紹租房被抓,東裏派出所揚言不交兩萬元不放人。

據悉,趙立山等6位弟子在非法審訊中甚麼都不講,後小王被非法關進河北省晉州市看守所;其餘5位弟子絕食抗議非法迫害。

望看到此消息的石家莊大法弟子整點齊發正念,徹底鏟除破壞大法的邪惡勢力,將功能打入魔窟,鼓勵並幫助難中功友用正念走出來。同時提醒同修們注意:我們所做的不是工作而是正法修煉,不能以工作順利與否來檢驗是否符合大法;出現矛盾不忘修正自身、正念除惡,正一切不正的、鏟除所有破壞大法的舊勢力,維護大法。

參與者電話(石家莊區號:0311):
1.石家莊市長公開電話:6031032;
2.石家莊橋西區東裏派出所7026911─3526所長趙志斌辦公:3835343BP機:96777─2044;指導員劉建國BP機:96777─2178;肖東宏辦公:3825474BP機:96777─2220;副所長張建清BP機:96777─2091;
3.石家莊新華區公安分局局長辦公室:7031210法制科:7870830;
4.石家莊石崗二校:7752455。


海南海口市第二看守所一拒報姓名地址的女大法弟子絕食100多天

2001年5月4日,海口市海甸島華能小區1棟404號房內的9名大法弟子被海口公安局非法拘捕,非法沒收3部筆記本電腦、3台激光打印機及真象材料,功友個人錢款萬餘元。其中有4名大陸功友剛到海口、3名當地功友。此事據說是因當地三名功友中一孕婦被監探跟蹤所致。一對上海夫婦經非法審訊後已於5月中旬被押回上海;另外2名大陸女功友被非法關押在海口第二看守所。據說一直為拒絕配合邪惡(非法審訊、關押)而絕食。8月初,被稱為劉冬梅的女功友被查出真實姓名住址而押回山東。另一位不知姓名的女功友(看守人員稱其為李慧(音))堅決不配合邪惡,絕食至今,用生命證實大法。該弟子每天3:00~4:00忍受灌食的痛苦,從5月5日至今已絕食100多天,情況危急。最近她提出只要給一本《轉法輪》看,她就停止絕食。但未得到答覆。

當大法弟子被抓進拘留所時,邪惡獄卒還無恥地說甚麼這裏並不像外面講的那麼黑暗,事實卻是:大法弟子被抓進拘留所當晚直到第二天晚上10:00,連續24小時遭到暴徒的輪班非法審訊,不准吃飯。無罪的大法弟子拒絕筆錄就遭到毒打,把人往牆上摔,不准坐。一大法弟子被抓進來後,遭到非法的暴力審訊。暴徒們從該弟子家中翻出了大量資料,想盡辦法逼其說出資料來源,大法弟子死也不會說的,他們惱羞成怒,誣蔑該弟子是頑固分子,一點都不配合。第二天早晨來了幾個大個子(說是上面下來的),對著大法弟子破口大罵,就跟潑婦罵街一樣,大肆污辱大法師尊和弟子。後該弟子嚴正警告並投訴了他們,他們便改變策略,採取偽善的欺騙手段,誘供說誰誰已供出了你、很快你就能出去了,或叫你單位領導和親人來做你的工作,用情來逼你妥協;還威脅說,實在無法,就只能關押判刑了。真修的大法弟子生死不懼,是不怕勞教的,這一切只不過是哄小孩的玩藝兒。大法弟子金剛不動的意志震懾了邪惡,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邪惡膽寒,使其罪惡陰謀最終破產。

提醒所有能走出來的大法弟子,只要放下生死其它的都沒甚麼可怕的了。千萬不要上邪惡的當,走好每一步,直至圓滿。

海南海口市公安局電話:0898─68533166;
海口市第二看守所電話:0898─68667296。


大法小弟子的正念

14歲的小弟子旭東牢記師父的教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旭東的父母都是大法弟子,他家常常來大法弟子切磋,或分發、傳送大法材料。旭東放學在家趕上時,主動為同修站崗,發正念讓邪惡不許進他家。他還在家裏的每個門框上都貼上正法條幅,在木製的大門裏邊用紅磚頭劃上法輪圖形,心裏說:「歡迎大法弟子來我家,不許一個邪惡進我家。」 他家沒有受到干擾。

一天,英語老師教單詞「死黨」,隨口造句說「我們不要做XXX的死黨。」旭東立即發正念,「不許你污衊我師父!鏟除另外空間控制英語老師的邪惡。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不一會兒,英語老師眨巴眨巴眼睛,後悔地說:「不能說當XXX的死黨,誰對誰錯還不一定呢,將來說不定還得給法輪功平反呢。」同學們都笑了。一個同學立即走到講台前,遞給X老師一張大法真象傳單,說是他在走廊裏撿的。


甘肅某市大街小巷掛滿了大法橫幅與條幅

甘肅某市於15日大家看到大街小巷掛滿了橫幅與條幅,上寫有「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真相材料不乾膠幾乎覆蓋了整個地區,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甘肅省委黨校教師方曙光夫婦被綁架

10月16日下午有七、八個惡警在省黨校校園裏迎面見到黨校教師方曙光(大法弟子),他們就尾隨來到方家,七點多方老師的妻子孟雲下班回到家中,看到有人,沒顧上做飯,這些惡警就開始問訊並抄家後將大法弟子方、孟二人非法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錦州弟子正念闖關

錦州市一同修「十一」前第二次被邪惡帶至派出所,他正義凜然,毫不畏懼。惡警問他:「還煉嗎?」他高聲回答:「煉!這麼好的功法能不煉嗎?做好人有啥錯?憑甚麼抓我?」惡警們說:「你小子不像上回那樣老實了,你牛了!」他回答:「我是正的,比你高尚,憑啥怕你?」這時,一惡警出去彙報,大概是說這位大法弟子不服,一會兒又進來另一惡警,氣勢洶洶地來到這位同修面前,叫道:「還認識我嗎?」該同修瞥了他一眼說:「認識!上次你打過我,警察打人執法犯法!」這惡警倒吸了一口冷氣,再看看這位弟子堅不可摧的神情,頓時威風掃地,忙賠著笑說:「好!好!一會兒咱們談談。」轉身便溜了出去。其餘幾個惡警也像洩了氣的皮球,沒了底氣,他們想從這位同修口中套出另一流離失所同修的下落,他堅決不配合邪惡,還向他們洪法,講清真相。最後這幾個惡警一個個地都躲了出去,屋裏只剩下這位同修自己。過了一個多小時,市「610」辦公室的頭頭來了,到屋裏轉了一圈,瞅瞅這位同修,甚麼也沒問就走了。又過了一個小時,一警察進來對他說:「沒事了,你回家吧!」就這樣這位同修正念闖關,堂堂正正地回到了家裏。


萬家勞教所的「榨財之道」

1、2000年8月份之前被送到勞教所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家屬接見日家屬替法輪功學員必須交120元人身保險錢,否則不許接見,而收據為不具法律效力的簡單收據。

2、2001年初每個被勞教人員(包括刑事犯)必須交5元錢訂報紙。

3、2000年1月~2001年3月份每月由刑事犯班長代簽工資單,(100元~120元/每人不等,因為法輪功學員講真話,沒發工資,拒絕簽字)後來還要騙我們簽字。

4、剛到勞教所交35~120元不等。

5,勞教解除每人交300元解除費,刑事犯必須交,後來由於大法弟子共同抵制現只由刑事犯交。

6,強制大法弟子入院治療,被迫打針、灌食等都收取不同高額住院費及處理費,七百六十元~二萬多元不等(我曾見周某被勒索850元、吳某被勒索1100元、潘某被勒索760元)。

7,每個家庭條件稍好的刑事犯都侍候隊長、管教,每個月允許接見多次,家裏人送錢,物,接見靠被侍候管教負責,2001年3月前是明著的,整個大隊都知道,就連出操大隊長都多次點過許多特殊人物名字,她們被刑事犯稱為「二管教」(侍候隊長、管教的)可以不出操,熱水隨便用,不參加生產勞動,每月多減期,可以管其它刑事犯;每次開會前衛、夜衛、都喊管教身邊的,或者叫耳目。

8,道外區投的刑事犯袁某侍候楊燕管教每月必送其母500元及其它衣物、食品、日用品。分隊後(七大隊2001年1月20日分出十二隊);侍候林順英副隊長每月200元。其母接見時親口告訴我家裏人,她們省吃儉用為的是讓自己孩子在裏面少遭罪。


與單位領導談法輪功

某日單位「610」辦公室負責人及幹部處,組織部兩位年輕人與我談話,經過一番朋友般的真誠交流後,組織部的那位坦誠的向我說出了他的心裏話:「其實,當初《轉法輪》這本書我看了,一點毛病沒有,真挺好的,如果不是把法輪功打成X教,我們也學了。」另一位也說:「跟你談話真敞亮,我們也提高提高,XX黨完了。我們也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看到你們在監獄裏遭的罪,我們挺同情你們的。」


都學法輪功,貪污腐敗就沒有了

甲:你老丈母娘從公安局跑出來後,一直沒抓到,有她的消息嗎?
乙:沒有消息。
甲:我五一看到了她,在我們村發傳單。哎,我可不管這些事呀,要是大家都學法輪功,貪污腐敗就沒有了,社會風氣就好了。


學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一位不識字的老大媽,通過修煉法輪功後,她的腿以前不能走路,現在能走很長的路也不痛,她一天書沒念,可現在能通讀《轉法輪》。7.20取締後,老大媽不能到煉功點學法煉功,就自己在家學法煉功。兒女們見媽媽修煉後身體健康了。一天鄰居對她兒子說:「你看你媽家裏成天都有學法輪功的人去。」她兒子正言道:「學法輪功的人去我媽家怎麼了?學法輪功的都是些好人。」


「老天有眼,冰雹也不砸法輪功!」

《明慧網》曾報導,今年8月份河北趙縣雪梨之鄉81個鄉村突遭冰雹襲擊,果農損失嚴重,這裏是全縣迫害法輪功最厲害的地方,冰雹當然是上天的報應與警告,希望這些地方的官員引以為戒,善待法輪功。

而在這場冰雹突襲中,卻有一位大法弟子的梨果由於採摘及時,而基本沒有受到損失。當他將較好的梨果剛剛採摘完80%以上,冰雹開始突襲,而其他的果農還沒有採摘,村裏的人都知道他是煉法輪功的,紛紛豎起拇指說:「老天有眼,冰雹也不砸法輪功,法輪功真神!」


師父保護,路遇搶劫巧避禍

某大法弟子在當地講清真相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一天外出在回來的路上遭到歹徒攔路搶劫。該大法弟子身無分文,但是歹徒既沒有傷害他,也沒有難為他,只是搜身後把他強留了一段時間。該大法弟子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想:作為大法弟子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問題,越想越納悶,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家後他才恍然大悟:原來他的一些情況已被當地公安所掌握,歹徒攔截他的時候正是公安到他家裏抓他的時候,由於路上的耽擱,錯開了時間,避免了損失。通過這件事,使他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現該大法弟子雖然流離在外,但仍在講清真相中繼續發揮著他的作用。


希望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不給邪惡可乘之機

最近流離失所的兩位大法弟子一個被抓,一個險些被抓。寫出來供同修借鑑。

大法弟子A因被懷疑有複印設備而被公安傳訊。送傳票抄家時,夫妻二人均不在家,女兒開的門。抄家時專搜男弟子衣物,造成與其妻無關的假象(其妻也是大法弟子)。放假過後,其妻回來上班,果真無事。A流離失所兩個月,公安再未提過傳票的事,似乎公安人員已忘記傳票之事。在這種假象的麻痺下,弟子A冒險回家,僥倖沒被發現。當夫婦二人出去辦事,回來後雙雙被早有準備的惡警非法抓捕。至今兩月有餘未放回,給當地講真相工作造成很大損失。後知道公安雇佣人心魔變的下崗鄰居對他家全天候進行監視。發現動靜馬上報公安。

另一位大法弟子B也被公安懷疑有複印設備而流離失所。20多天後,他探聽到親朋好友家沒動靜,就想僥倖回家去拿點東西。他晚上做了個夢。夢見一些人在研究釣餌。有一人研究的特靈,百釣百中,想把這一成果給該弟子。該弟子說:「我不釣魚,不要的。」醒來後知是師父的點化,就取消了回家的念頭。後碰到同宿舍的人說:「公安晚上在你家周圍蹲坑,還花錢收買一個見錢眼開的下崗鄰居全天監視你家動靜。」

此共同之處,都懷疑有複印設備,是重點排查對像,都造成外在平靜的假象,收買人心魔變、見錢眼開的下崗鄰居全天候監視。不同的是第一個以其妻作誘餌,因其妻較堅定,邪惡知道從其妻口中得不到任何東西。望同修從中吸取教訓。


正念鏟除貴州省「610」洗腦班計劃

據悉貴州省「610」辦公室將於10月下旬舉辦一期「洗腦班」,希望貴州學員以法為師,識破邪惡的偽善面孔和欺騙手段,堅決抵制,同時請大法弟子每天早6點正,晚8、9、10點正,發正念鏟除「610」辦公室背後的邪惡因素,使邪惡迫害大法與學員的陰謀破產。


河北省辛集市610辦公室瘋狂迫害大法學員

自9月份以來,辛集市610辦公室緊緊追隨邪惡,加緊迫害大法學員。在財政枯竭、連教師工資都保證不了的情況下,卻投資數十萬在安古城鎮建立全市洗腦中心,並僱用大批閒雜人員,對大法學員進行跟蹤監視,對抓住發真相材料的給以500~1000元的重獎。他們指使各級行政人員逼迫本單位、本轄區的每個煉過法輪功的學員填寫所謂的「解脫書」,不寫的就送洗腦中心強制洗腦。許多大法學員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被迫流離失所。對抓進洗腦中心的學員,酷刑折磨,國慶節前有三個學員被打斷尾骨、腿等部位,送到市第一醫院搶救後,拉回洗腦中心繼續迫害。他們把洗腦中心作為瘋狂斂財的基地,對那些向他們妥協後出中心的,要強迫家屬交少則幾千、多則上萬的罰款,否則就不放人。

在此奉勸辛集市所有迫害大法學員的惡徒,不要再助紂為虐,為自己的未來,為自己的家人留條後路,否則,決逃不過天法的嚴懲!


黑龍江肇洲縣非法扣押大法弟子

該縣何文珍、胡仁泉等四名大法弟子於2001年8~9月份在非法勞教超期關押後解教,被肇洲縣公安局接回後又被直接非法拘留至今。這種嚴重違憲法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違法行為,造成四名學員以絕食等方式抗爭這種野蠻的無法無天的做法。呼籲有關部門進行調查處理這一非法案件,否則由此而引發的後果是極其嚴重的,希望引起各級領導的重視,立即停止迫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否則天理不容。


黑龍江肇源縣迫害大法弟子實例

該縣黎明派出所自7.22以來,為撈取政治資本,所長蘇長青及得力助手於向軍、王曉東極力抓捕大法弟子,多人被抓、被打。所長蘇長青由於迫害大法弟子、正邪不分,遭到上天的警告,從閣樓上與一名男子同時摔下腿骨折斷,(其它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壞人也在遭報)而另一男子卻安然無恙。其非但不悟,又於九月三十日、十月一日兩天,時逢中秋節帶人搜查大法弟子家,驚擾四鄰。又將大法弟子騙至公安局,強行拘留大法弟子,遭到大法弟子嚴正拒絕。惡警不顧大法弟子身體強烈反應,殘暴地將大法弟子拖到門外,使其當時暈倒,後送回家中監控。

其惡劣行徑造成大法弟子家人、親屬、鄰居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一有人敲門就害怕警察抓人。有一大法弟子鄰居家小孩才六歲,每天怕警察抓媽媽(警察經常盤問大法弟子鄰居問他是否煉功,有無他人來往等情況),給孩子幼小心靈造成極大傷害。這種嚴重侵犯人權,限制自由的行為,受到越來越多的善良人的譴責。正告不法警察懸崖勒馬,善惡必報乃天理。


揭露大慶市警察的邪惡

國慶節前夕,在羅幹的密令指使下,各地公安開始抓人,到學員家裏只要學員說煉就搜家、抓走。大慶登峰派出所因有學員做真象被抓走後,逐個學員家去搜資料,除收走資料外,還罰錢,並採取欺騙的手段,將學員騙到派出所後非法送去拘留。在看守所,大法學員楊金風被逼迫和所長張植榜一起舉手發誓「不煉功」。

六廠大法弟子韓麗華,因去崑崙公司向溫希賦書記洪法並送真象資料,溫驚恐萬狀趕快報警。派出所到現場後強行非法拖韓麗華回六廠。第二天韓麗華去派出所與所長講理放回後還未到家,就又被抓回送往看守所。

還有的管片民警帶二名不穿警服的打手闖入學員家,沒出示任何證件就抄家,翻出大法資料後將學員抓走,真是邪惡之極。


長春黑嘴子的罪惡行為

大法弟子韋彥彬於2001年8月份在向世人講清真象時,被當地所惡警跟至家中,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並被惡警非法強行帶走非法關押後又被非法勞教。在非法勞教期間因其不做違背大法的事,被強行關入「小號」,與外界完全隔離,實施加重非法迫害,請各界給予非常關注,同時建議大法弟子以法為師,採取辦法,徹底清除邪惡,謝謝。


武漢短訊

武漢市青山區工人村老法院長期非法關押大法弟子,對他們進行殘酷折磨。目前,一個姓吳的老年弟子被抓走,下落不明。大法弟子們已經絕食了七天。


揭露伏龍泉的惡棍流氓黨委書記袁鳳海

袁鳳海在任伏龍泉鎮黨委書記期間,口頭高喊「伏龍泉四萬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然而對我們這些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的人卻使用最流氓、最惡毒、最邪惡的手段。

2000年初,我們為證實大法,行使一個公民應有的上訪權利,去北京討公道,袁鳳海利用手中的權力非法扣押我們每人3000元,同時,對家屬也進行扣罰工資和停止工作,罰沒有進京上訪的大法學員每人1000~2000元不等,並大會上破壞大法,在此正告邪惡之徒袁鳳海如不知悔改必遭惡報。


揭露煙台邪悟者破壞大法的罪惡

煙台市芝罘區原法輪功輔導員張繞強、吳世全和煙台大學的段潤萊被非法勞教後,放不下對人的根本執著,主動接受邪悟,走向大法的對立面,幹出助紂為虐的事。他們出賣大法弟子,到處散布邪悟的理論,致使很多學法不深的學員被其帶動走向邪悟。他們對拒絕邪悟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折磨,其生命已經完全魔變,背離了大法。為了阻止他們繼續作惡,建議煙台大法弟子共同發正念鏟除它們,讓他們現世現報。同時建議山東省全體大法弟子在每次發正念鏟除三界內的邪惡後,再加5分鐘鏟除山東省所有勞教所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

自十月一日以來煙台市芝罘區有多名大法弟子失蹤,已知的有大法弟子王忠文和胥義珍。希望煙台大法弟子在做正法工作的過程中注意安全,保持正念,不讓邪惡的舊勢力鑽任何空子。無論多忙都不要忽視學法的重要性。


威海惡警劉健

威海高區惡警劉健,現年56歲,東北口音,禿頭頂,負責治安轄區由西至西北山區域,與威海環翠區分局惡警劉傑、劉金虎(此前明慧網有報導)等勾結,瘋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已造業無數!

在此警告劉健,善惡有報是天理,如還不知悔改,必遭惡報,甚至其家人都要受到連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