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大石頭山弘法略記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 石頭山是一塊大得像山一樣的圓石頭,位於亞特蘭大市的東南邊,是美東南區的名勝之一,每年有八百多萬來自方圓百里的遊客。至於它的形成,雖然有一個現代科學的解釋,一些當地人還是覺得它有不同凡響的來源。師父在山頂講過法。有幾次我在山上打坐,隱隱約約聽到遊人稱讚是一個打坐煉功的好地方。1999年9月法輪大法亞特蘭大心得交流會期間,數百位大法學員在此煉功弘法,當地中英文媒體都有報導。

定期到石頭山弘法那還是98年3月紐約法會之後的事。在此之前,我們偶爾到那兒煉功弘法。記得97年秋,一位同修要離開亞特蘭大市到外地工作,大家一起到山腳下的湖邊樹林煉功和野炊。那時我還算新學員,轉眼一晃快三年了。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人生或許真的像人們所說的如夢似幻,機緣不多啊!

98年春夏之際,十來個學員相約每週六到石頭山集體煉功弘法。理所當然的煉功地點就是山腳下的一個大草坪廣場,面向廣場是石頭上代表美國南北戰爭的巨型雕刻,通常遊人會到那兒留影。我們一般早上八點半到那兒,先煉前四套功法,然後煉靜功打坐。十點鐘之前總是靜靜的,空空的,偶有幾個跑步的人擦邊而過;十點左右,環山而行的旅遊火車開始鳴笛,像是說客人已到,新來煉功的學員常被這笛聲所驚擾。十點半左右,煉完靜功,大家就離開了。

到了那年冬季的時候,有些學員搬家,有些學員覺得太遠,也許覺得去那兒學功的人不多,通常只有五、六個學員去煉功。我們決定換一個地方,到人們登山的那邊煉功。即使是早上,爬山的人還真不少,大多都是附近的住民和到山下野營的人。慢慢地有些人和我們熟悉了,有些常去爬山的人常常過來談問或者學煉動作,放在地上的亞特蘭大的煉功時間和地點安排每次都要拿走很多。當時我覺得不錯,就邀請另外三個住在附一點的學員星期日也去石頭山公園煉功。

亞特蘭大的冬季雖然沒有北方那麼寒冷,早晨山上的寒風卻還是刺骨的,尤其是人們不太習慣於多穿衣服。夏天的太陽曬得石頭髮燙,大家堅持下來了。有一段時間,好幾個人來學功,可能由於我們一、二次的中斷,而又沒法通知他們,致使不再來了。有一個老人家等我打完坐,告訴我說,她觀察我們很久,她說我們真是平靜祥和,很想跟我們學煉法輪功。我當時教她煉動作,並說每週六早上我們都在這裏煉功,歡迎她下次再來。可惜緊接著的那個週六,我們因為特殊原因去了外地。想到此事,至今仍感遺憾。有一次一個中年婦人說,她被一股能量拖到我們煉功的地方。

或許是我的某些執著心,或許是大家都忙,到99年秋天的時候,我們決定週日不去石頭山煉功,週六也經常只有我一個人去那煉功。由於我也不能保證每週都去,我只好介紹來問來學的人到學員多的煉功點去學。我們做為一個修煉人,應該做得更好。

今年初,很多學員覺得我們這裏的弘法做得不夠,決定增加週六下午到石頭山弘法。這次來的學員很多,多則二、三十幾位,少則十幾位學員在那裏煉功弘法。目前已有許多有緣人到那兒與我們一起煉功,有附近的住民,有早就想學但一直沒碰到我們的人。一位第一次來小伙子說,他在家已經讀過「中國法輪功」。有一次在喬治亞理工大學煉功點碰到一對夫妻,問起他們是怎麼知道的。妻子指著丈夫說,他在石頭山學煉第二套功法,抱輪之後,他覺得整個人都不一樣,非常舒服,所以一定要帶我來學習法輪功。

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 大家很有信心堅持下去。或許在不遠的將來,方圓的人們都會知道石頭山上有許多人煉習中國法輪功,更知道法輪功帶給人們的是平靜和祥和。

亞特蘭大學員2000年5月5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6/亞特蘭大石頭山弘法略記-3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