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 用真心去體悟大法


尊敬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來自加拿大溫莎的學員龔文蔚。下面是我修煉中的一點心得--用真心去體悟大法。

師父在「轉法輪」(P180)中講,「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地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得就非常快。」回顧自己這三年多來的修煉,總感覺自己在修煉這條路上前進得是那樣的緩慢,感覺自己像走在世間小道上一樣,並沒有抓住中心去修。

開始的兩年多來真是麻煩不斷,然而怎麼也想不通到底錯在甚麼地方。也明白這是師父在一次次地給我機會讓我自己悟過來,讓我明白真正的法理,卻始終不知道那究竟是甚麼。直到今年三月參加瑞士法會,我的心才漸漸明瞭。

那次的法會確實不同以往。雖然也像其它事一樣,剛開始也有不小的麻煩。在瑞士使館申請簽證時,當時的簽證官似乎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一定堅持我必須拿到英國的過境簽證才行,而按他們的文件卻恰恰相反,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看那人態度,知道這根本不是通過爭論可以解決的問題。本來在過關中還沒明白過來的我,只能想著,肯定自己那地方又錯了。於是脫口而出,「看來簽證是辦不成了。」因為按那套程序,恐怕時間也來不及。當時同去的一位同修說了一句,「你不能這樣想問題。」一句話頓時震驚了我,天那,在很多問題上我不都是這樣的嗎。知道問題在自己,卻不去進一步想一想,到底是甚麼原因。於是被一句話點醒了的我匆匆趕向我的下一站,美國使館。(因為我從美國坐飛機。)

隨後的瑞士之行是那樣的讓我深受感觸。去之前的我只想著自己作為大法中的一分子,有責任去增加一份力量,就像滴水匯成江河湖海。然而自始至終,一直卻是師父在給我安排提高自己、認識自己不足的機會,就像在我面前擺了一面鏡子,讓我時時能對照自己。

就像有一次午餐期間,一個小女孩在談到她母親時率直地說到,「我不喜歡她的兩面性。有時她對我發火時那麼氣憤的樣子,然而電話一來,馬上變成一個笑容滿面、語氣柔和的人。她為甚麼不能一樣呢?」當時及以後,我一直回味著這句話。因為我也發現了自己這方面的問題。為甚麼我對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會有不同的態度為甚麼我的內心與我的表現不一致呢?為甚麼在修煉中明知自己有問題,應該去改變自己的內心,然而真碰到具體事情時還一如既往,擰著那股勁就是不願去改正自己。於是不由得靜下心來,想一想我的兩面性、甚至多面性到底是甚麼,哪些來源於真正的自己,哪些來源於我身體周圍那些不好的物質。那時的我真的感覺自己開始真正用心去體悟大法。

修煉以前的我雖對一切充滿好奇,但從來不願多去深入地思考問題。為了免於麻煩,我把自己圈在了自我封閉之中,常常去構思那些不實的幻想,離現實越來越遠。同時我用逃避來解決麻煩。於是我的路也越走越窄。走入修煉中的我一開始就意識到我不該再像以前那樣脫離現實,走入極端,但是我卻一直沒有從內心深處真正想去改變自己。在我處理許多問題時還一再固守舊日的觀念,從而一再錯失出現在我面前的機緣。

以前在讀到「轉法輪」中有關禪宗的章節時,總感覺其中有我不理解的東西。無論我讀多少遍,仍不知那究竟是甚麼。誰都知道他們在鑽牛角尖,然而究竟是甚麼讓他們這樣。直至今日我才有所明瞭。我也知道我以後修煉的路將越走越寬。

在這件事上同時我又想起了我的另一個問題。記得上學時,常常在一次考試中犯的錯又一模一樣地出現在下一次的考試中,一開始寫錯的字,我能在以後的幾年中一錯再錯。今天我又在修煉的道路上重複著一個錯誤。是啊,今天我要不真正在這顆心上真正下一番功夫,真正地用自己的真心去體悟大法,並用大法處處去嚴格要求自己,高興的將只是那些隱藏著的一個又一個的執著,真正痛苦的將只是我那顆探求真理的的心,那個真正的我。

也當我真正用心去體悟自己那一次次的失敗時,我真為自己那隱藏在深處的那麼多的執著而嚇一跳。是啊,在修煉這條路上我真該勇猛精進呀!

真正用心去體悟大法的時候,大法也在真正地改變著我。

認識我的同修都知道我的不善言語。經常去參加多倫多的集體學法,同修們在這個純淨的環境中的一言一行常常讓我感動,大家敞開著心扉,交流著修煉中的切身體會,誠懇地互相幫助、互相提高著。然而我很清楚,我並沒有真正把自己熔入到這片人間淨土中。雖然我也發現那些敞開心扉的學員在大法的修煉中提高起來是多麼地快,而自己只是在緩慢地行進。

到底是甚麼讓我這麼不願去敞開自己的心扉?當我再進一步真正去分析這後面的原因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人世中形成的那種為保護自己,為免於那是是非非的糾葛,把自己封閉在了一個自我的圈子中。而這種為私為我的自我封閉,卻嚴重地阻礙了我去進一步認識宇宙的法理。

於是我學著去真正地用我的真心去交流,不再害怕自己會說錯甚麼,不再顧忌別人知道我修得不好,碰到矛盾不再迴避,同時我也時刻提醒自己用真心去善待周圍的一切。當我真正要求著自己去這樣做的時候,發現周圍的修煉環境是又一番景象。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一切都是物質的存在,包括我們的思想、說出的話,此時那些執著也在這一言一行中暴露了出來。真正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時時刻刻就能找到自己的不足,也越來越體會到師父時時刻刻在身邊看護著我們,利用著周圍的環境給我們創造著提高的機會。

記得很早的時候聽一個學員說了一句,「這麼大的法不得在艱難環境下才能修出來嗎。」當時也覺得有點道理,真金不得烈火才能煉出來嗎!一路順風成長起來的我當時只是想著哪能還會出現像文革那樣的事呢。後來讀到老師的經文「和時間的對話」中的一句話,「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也想像不出來這真正的修煉環境到底是甚麼樣的。

然而看著現在發生的一切,讓我想起了常人中的一句話「亂世出英雄。」雖然不太確切。大法正在造就宇宙中的真正偉大的覺者。

確實也有那麼一段時間,看著國內同修那無休無止的磨難,真有點不知所措,不知自己到底該幹些甚麼。於是有一天清晨醒來之前看到這麼一幅景象。我看到我姐姐居然還在抱著她快10歲的孩子,不由說到,「這麼大孩子,你怎麼還抱著她。」醒來後,我豁然開朗,在這條修煉的路上,我不就是像一個孩子,被抱著、扶著,現在不該自己去學走路了嗎。在這場狂風暴雨的實踐中,也許我還會摔倒,但我知道我會用心去真正體悟大法,同化大法,真正地堅如磐石、雷打不動。

(加拿大學員)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5/3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