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會: 做一個真修弟子


師父好!大家好!

我叫王政。我學法輪功最初的目的是治病健身。但隨著我對大法的認識和理解,法展現在我面前的是更廣闊的內涵,更具神奇的魅力。一年的時間裏,我從一個求治病的人,變成了一個把生命融於法中的人,這是法度人的威力。下面我分三個小題做一下彙報:

一、修心性、去執著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學法一年來,《轉法輪》這本書,我每天讀,在不斷地學法中,深入體會到,只有心性的提高,才是我們修煉人的根本。

我是從事家庭護理老人工作的。這項工作屬於加拿大政府對有病老人的一種福利。在這一年多工作中,我挨過打,受過氣。是大法一點點消去了我怕苦、怕累、怕髒的執著心。我護理的老人中有2位都將近90歲了,由於沒人照顧,家裏很髒。當時分配給我這項工作時,我內心真不願幹。記得第一次去老人家,我感到她們家髒得無處可站,就向公司抱怨。隨著對法的學習和理解,有一天我忽然悟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不去掉怕髒、怕累、怕苦的心是無法修煉圓滿的。這個念頭一出,我很快就去掉了這些怕心。以後,我無論是去哪一家,無論做甚麼,我已不覺髒了,而把對所有老人的服務,看成是修煉人應有的慈悲心。這樣我工作起來更有耐心,更快樂了。

有一次,我去為一位癱瘓人服務。老人一見面就抱怨尿片太濕,要換掉。我說等一下,馬上扶您起床。當我把她從床上扶起來時,她瞪著眼睛大喊著:我打你,我打你!隨著喊聲,她的拳頭重重地落在我身上。如果沒修煉前,我會把她扔在床上,再也不管她。而我現在是個修煉的人,在那一刻,我守住了心性。她一邊打,我一邊說:對不起!當時我的內心還很平靜,但過後心裏就是放不下,覺得很委屈,丟面子。總覺得自己平時對她那麼好,幫她清潔全身,自己常常累得直流汗等,光想著自己的付出,沒往內心去找。隨後的幾天,當我平靜下來的時候,我發現是因為自己帶著怨氣幹這項工作,沒有用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從中看到了自己的狹小,暴露了我人的一面的自私、怕苦的心,所以挨打是我應該承受的。修煉是嚴肅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去掉我們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放下這條心後,我發現一切都變得自然、輕鬆了。

心性的考驗是方方面面的。記得有一次坐公共汽車上班,由於霧大,看不清路牌,拉鈴晚了,司機沒給我停車,走了一段路才停下車。我很氣憤,非常沒有禮貌的抱怨。下了車,才想起自己是個修煉的人,遇到事為甚麼不替別人考慮,如果每個人都像我這樣,公車司機在路上開車該多辛苦,多危險。找到自心的原因後,每次坐車,總是儘早拉鈴,讓司機有個停車準備。

一年一次的報稅工作開始了。朋友打電話告訴我一個有效的辦法,可以多得到政府的退稅,被我拒絕接受。我想作為一個煉功人絕不能說假話,欺騙政府。更不會貪戀錢財。修煉的路是不平坦的,方方面面的考驗,都需要我們交上合格的答卷,每一關、每一難,我們都要過,放不下常人之心,又談何圓滿的路。我堅信以法為師,心中懷著真、善、忍,去掉人的執著心,再艱苦的路,我們也會闖過來。

二、去掉名、利、情

我曾是一個善良、正直、富有同情心的人,也深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隨著人類社會道德水準的急速下滑,自己也在隨波逐流,純樸善良的一面越來越少,把現實生活中自己的名聲、利益、和人際關係看作是自身的社會價值,及人生的目標,越來越背離了宇宙的特性,真、善、忍。

在中國,我是一名老黨員,當過護士,做過多年的共青團幹部,從事過國際貿易工作。無論我從事哪項工作表面上看都不怕吃苦、兢兢業業、嚴格要求自己,但內心卻是越來越爭強好勝,不放過任何一個顯示自己的機會。還在單位兼多項職位,不只是為了錢,而是為了向人們展示我的才華,得到大家的承認。為了不斷給自己增加奮鬥者的養分,我甚麼書都看,尤其愛讀名人傳記。93年大陸的一本講個人奮鬥的暢銷書我讀了30多遍。在這樣心態成長起來的我,身體常感疲勞,神經系統經常有病,30歲的我別人一看像40歲,頭髮白了三分之一,內心真實太苦、太苦!迷在常人社會裏很深。

得法後,我的變化是巨大的。在這短短的一年時間裏,我毫不猶豫地扔下了我幾十年積累起來的名、利、情,把常人社會的很多東西逐漸看淡,全部精力用在學法、提高上。我從《轉法輪》這本書裏,讀懂了人為甚麼有那麼多的苦和難;人為甚麼還要生老病死;人為甚麼常常不滿足於現實生活中的一切,而又無可奈何。《轉法輪》這本書解答我所有的問題。我為在有生之年得到這樣一部宇宙大法而倍感珍惜。為了返本歸真,我一點點的把自己不好的思想、習慣、和不符合法的東西都倒出來。

前段時間,我姐姐從國內打長途電話來,告訴我原單位那個愛整人的領導得了癌症,已晚期。當時我感慨的告訴我姐姐:一定要做好人,千萬別害人。但我心裏卻想,我的領導是罪有應得。過後一想,自己已是一個修煉中的人,不能記恨任何人,這體現著我們修煉人的心性問題,也是一個慈悲心的問題,一下給我敲了一個警鐘,隨後我發現自己平時很愛評價人,有時還記恨在心,等等。這些不好的心我一點點的都找出來,去挖掉它。

來加拿大後,我自己有一個長遠的計劃,要有高收入的工作、房子、汽車、周遊世界等等,然而大法糾正了我一切不正確的狀態,使我明白了沒有甚麼比修煉更重要的。回頭看歷史,不管是中國的皇帝、還是外國的國王,他們即使擁有一切,也無法使自己長生不死,而《轉法輪》不僅能使我們擺脫人間的一切苦難,還能使我們生命永恆,回到我們聖潔美好的天國去,所以人間再美好的東西也不值得我們留戀,我只想做一個真修弟子,一點點的同化到宇宙真、善、忍中去。

三、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

由於自己不斷學法、不斷提高心性,大法的神奇就經常表現在我的身體裏,一年裏,我已有3次元神離體。第一次元神離體速度非常快。回來後,我就想人類的科學在大法面前是蒼白無力。

我一開始學習法輪功,師父就把我的天目打開了,我不僅看到了自己天目裏的那只大眼睛,隨著心性的提高,非常漂亮、非常清楚的法輪就展現在我的眼前,有時天目能看到身後,並出現宿命通功能。

最難忘的還是師父的法身幾次給我清理身體。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有多少種病就有多少種功能針對去治。」這是千真萬確的。法身清理身體時,有時我會感覺疼;有時我會感覺癢、有時感覺有一種壓迫感。我常想師父給予我們真修弟子的太多、太多!

96年,我們全家去比利時,為了生存,我去餐館打工。由於語言不通,工作繁重,強大的心理壓力造成了我閉經。身體常感不適。找婦科醫生看,檢查結果是:我已進入更年期。我真的不相信,30多歲的我,怎麼會過早進入更年期?為了治病,我回到中國,找了西醫、中醫專家看,吃了藥,想盡了辦法也沒看好。來到多倫多,我首先找了婦科醫生。他給我的診斷是:「沒有辦法,」並推薦我看內分泌醫生。內分泌科醫生給我做了多方面檢查,告訴我可以治治,試試看。大家知道,過早的絕經會帶來其它的疾病。為了治病,我開始學習法輪功。

初期學法,我對法的認識不深,有時一知半解的。為了治病,一邊看書學法,一邊吃藥。但有一天吃完藥後,我頭暈、噁心、渾身無力。這時我才悟到:我已是真修弟子了,師父已經給我淨化了身體,沒有病了,不能再吃藥了。把藥停了,身體立刻就不難受了,而且月經又恢復了。我的許多朋友得知這一消息後,都為法輪功神奇的效果折服,我的朋友還主動幫助我去弘法。

今天面對常人社會複雜的環境及種種心性的考驗,我唯一的選擇是:堅信大法,以法為師,做一個真修弟子!

謝謝!

王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5/3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