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科學的出路在哪裏(一)


【明慧網2000年12月5日】 20世紀,人類的科學技術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尤其是近50年來,人類的科技發展速度突然加快,人類發明了原子彈,航天飛機,電子計算機。計算機進步的速度開始以天為單位計算,其驚人的速度連人自己也會產生懷疑。起步較晚的生物科技,短短幾年內,就掌握了測試人類基因排列次序的手段,基因密碼的破譯似乎指日可待。科學前沿的一些術語「基因」呀「克隆」啊,也成了老百姓的時髦用語。

但是人們並不滿足人類昨天的輝煌,期待著明天有更多的奇蹟。人們說,是人類的不滿足促進了社會的發展,促進了人類的進步。

但是對於一些頗為冷靜的科學家來說,對此也許沒有那麼樂觀,甚至是不安和悲觀。當然,這種不安和悲觀同樣來自於科學。

量子力學研究的結果表明,我們人類的大腦正在受一種我們現在還不太了解的來自外太空輻射的影響,這種輻射是否受有意識的種類的控制還不知道。目前這種輻射量越來越大。它能促進人腦細胞的發育和突變,並不斷產生各種稀奇古怪的想法。這種突然的加速運動是福是禍,我們人類尚無從知曉。基因科學的發展更令人擔憂。

人本是「陰陽相合」的產物,如果有一天「克隆」人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人類的道
德理念、生活次序將要重新建立。基因密碼是不可逆轉的,一旦被破壞,就像一張被燒掉的紙,再不能復原。美國已發明出一種高產的基因作物,第二代會自然死亡(你必須不斷地購買他的產品)。很難說是否或許有一天,人吃了大量轉基因產品而改變了某種基因,就像被改變了基因的農作物一樣,突然全部死亡。

現代工業的迅速發展,給人類帶來了方便,也帶來了弊端。19世紀人類發明了汽車,到了21世紀,汽車排放的尾氣已成為大氣污染源之一;材料科學的發展,滿足了工業產品使用性能的需求,但大量的聚合材料是不可逆的,廢舊材料的處理也成了急待解決的難題。

有的科學家說,利與弊、樂觀與悲觀交織在一起,就是當今的科學。

此外,在對宇宙與生命的探索中,對於諸多宇宙現象包括人體在內,科學家們也同樣感到迷惘。

外星人不斷「造訪」地球;人能工作的腦細胞尚不足10%;氣功師身上奇異的發出各種射線,產生不可思議的能量。

人的思維一刻都不能停止,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人只可以想像,卻很難實現。

宇宙究竟有多大?最小的物質可分到甚麼程度?量子力學和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在這兩個極端問題的研究上也陷入了停止。

哈佛大學理論物理學家、哲學家約翰﹒李來華先生在談到人類探討宇宙的兩個極端(最大和最小)問題時談到,目前有一種理論叫超弦理論,超弦是一種兒童玩具,也是一種假想的最微小的粒子名稱。弦有多小呢?我們知道原子核是由中子和質子組成,它們是由更小的夸克組成。弦有多小呢?如果和質子相比,它們之間的距離就相當於質子和整個太陽系。再比如,兩個弦之間如果相距兩米它們之間的真正距離人就無法想像了。如果想要深入到弦的世界,我們必須要建一個圓週一千光年的粒子加速器。而整個太陽系也不過一光年就繞過去了。人造不出這麼大的粒子加速器。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超導高速對撞儀的周長僅僅54公里。

在談到探索宏觀宇宙時約翰﹒李來華又說,以人類的血肉之軀,就是有一天我們發明了長生不老藥,即便發明了每秒100萬公里的超光速宇宙飛船,去宇宙旅行,也要花3000年才能到達離我們最近的星座──半人馬座阿爾法星。

顯然,人的想像力和技術能力已經到了極限。也就是說,看到宇宙的本質、真相,已經超出了人的能力範疇。

人類的科學真的走到盡頭了嗎?

中國有句話叫做山窮水路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諸多的問號面前,我們有沒有這樣思考過,除了當今人類發展的這條科學路線之外,是否還有另外的科學路線可走?

其實答案已經有了,李洪志先生在他創立的法輪功(亦稱法輪大法)和他的著作《轉法輪》,對上述問題做出了精闢、深刻的論述和圓滿的回答。

在《轉法輪》一書中,李洪志先生以他全新的理念和論述,不僅給人類指出了一個重新認識人體、宇宙奧秘的方法,並且提出了揭開人體、宇宙奧秘的手段。闡述了人演變為高級智慧生命的全過程。展示了一個當今人類科學發展路線之外的又一個全新的科學領域。書中李洪志先生以通俗易懂的語言,精闢、深刻地闡述了如下內容:

一、超常的理、超常的事物要用超常的思維方法去認識;
二、人的思想、精神包括德是一種物質存在;
三、宇宙中存在著比人更高級的智慧生命,即西方人所說的神,東方人所說的佛、道;
四、人不能認識到高級智慧生命的存在,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是因為人的先天本能與本性被後天形成的舊思想、傳統觀念和依賴於人所創造的工具所抑制。人原本也是宇宙間不同層次的高級智慧生命,是因為人偏離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違背了他所在層次的宇宙規律,而掉到人類社會中來。
五、人通過修煉,改變、放棄你後天形成的觀念和你所有的慾望、執著之心,符合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人的先天本性和本能將得以恢復和釋放,可以重新成為高級智慧生命,返回你先天生命之所在,即返本歸真。

一、傳統觀念、舊的思想方法是認識新事物的巨大障礙,人只有在無任何觀念、無任何目的的狀態下,對事物的認識才是客觀、正確的。

一個新的思想方法論的出現乃至被人們和社會所接受,無疑會面臨著一場重大的思想革命及社會革命,同時,也肯定會無情地遭到舊的傳統勢力的抵抗、反對與扼殺。因為新的思想方法論的出現,會從骨子裏衝擊人靈魂深處極其頑固的東西,所謂革命就是新思想、新觀念與舊思想、舊傳統、邪惡勢力的鬥爭,人類社會就是經過這樣無數次的新陳代謝之後而發展起來的。

八十年代,我讀過一本香港著名作家金庸先生的小說《俠客行》,作者在序中(大概)這樣寫到,人類今天的文明也許會將人類引向歧途,如果人類能有另一套發展路線來代替今天的文明,也許人類的文明會更加輝煌。基於這種思想,作者在書中描述了一位不通事故、思想純潔的善良少年,破譯武林秘密、大智大慧的故事。儘管這個故事是虛構的,但它給我們帶來很多思考。

九十年代,我有幸得以修煉法輪大法,有生以來,第一次接受現代科學知識之外的一個全新概念。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的論語中高度概括了法輪大法的中心思想。以下是其全文:(略)

有人說《轉法輪》是一本「天書」,書中的內容與當今科學理論完全不同,但法理深刻,奧妙無窮;還有人說《轉法輪》是一本「奇書」,如果你全神貫注的讀上一兩個小時,你會有周身發熱、全身通暢的感覺;而我說《轉法輪》是一本讀不完的書,因為我每讀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都有新的認識。不斷的讀,不斷地有新的認識產生。

在修煉法輪大法的過程中,我的思想方法有了改變,我的智慧也受到新思想的啟迪。

當你去觀察一個事物的時候,如果不帶有後天的觀念,不帶有某種目的,那麼,你觀察到的事物往往是比較客觀真實的。這是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接受的思想之一。

2000年9月,我在實驗室觀察到,在(健康)雞的肝臟細胞中,有大量的原核細胞存在(此現象目前正在研究當中)。原核細胞包括沒有細胞膜的病毒是人類目前認識到的最簡單的生命形式。我觀察到的這一現象,是教科書和目前最前沿的科學領域尚沒有提到的。

按照法輪大法對宇宙的認識,宇宙中不同層次都有不同的生命存在形式。而我的發現並沒有超出當今科學對生命的定義。如果再深入幾個層次,生命的表現形式早已超越科學所能認識的範圍,用現在的手段也探測不到。

因為科學手段的有限,我們能夠了解的世界還太小。我觀察到的這一現象,是基於一種對生命的認識,從而採取了符合生命規律的手段。並不是甚麼科學手段的進步。

我記得一位有成就的科學家講過這樣一句話,當你不帶有任何觀念和框框走進實驗室的時候,成就離你已經不遠了。我原本不是學生物學的,因為工作的需要,開始介入這個領域。有人說,就因為你不是學這個專業的,沒有那麼多限制,你才有這個發現。這句話也許會給我們一些啟示。

當你被一個框子框死的時候,你很難看清事物的全貌。其實,早有很多名言警句提示我們,如: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當事者迷,旁觀者清;還有一句話叫做退一步海闊天空。甚麼意思呢?退一步,跳出去,你會在多角度觀察事物。當你迷在其中時,你是一個點,你被別人觀察。當你站在局外,站在高處,你看到的是二維、三維空間,是你觀察別人。尤其是在你沒有任何觀念和目的的時候,你觀察到的事物往往是客觀真實的。

然而,人的思想觀念是在漫長的社會歷史活動中形成的,一個人從兒時到成年,一直接受著現代知識的教育,並以此賴以生存。漫長的歲月過後,人們都被自己多年積累的所謂經驗、掌握的傳統理論知識、取得的成就而束縛。就如人類科學發展到今天,有幾千年的歷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科學理論體系和認識事物的思想方法,長期以來都是一成不變的按照這一理論體系,依賴、借助人所發明的工具,來研究物質世界,推動人類的文明。人類今天的科學方法在人的眼裏一切都成了當然和必然。所以說人很難跳出人類自己所界定的世界。

但不管我們持有怎樣的思維方法,怎樣認識今天的人類科學,科學所依據的應該是事實。

近年來,許多國家包括中國,都開始了邊緣科學的研究,其中之一就是氣功。氣功師所能發出的能量是儀器能夠測試得到的,可是現代物理學或人體科學又不能給予解釋。但這一事實足以引起科學家的興趣和研究熱情。

清華大學高能物理學教授陸祖蔭與副教授張天保等人在1987年9月份,與當時影響較大的氣功師XX合作,做了一系列嚴謹的科學實驗,其中之一是XX發放氣功外氣,對原子核半衰期產生了影響(其實驗論文《氣功外氣對241AM放射性衰變計數論的影響》見《XX氣功科學實驗紀實》一書,中國友誼出版社公司出版)。

在1993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推出的法輪功受到極大的歡迎並引起巨大轟動。李洪志先生也因此而獲得93年健康博覽會的唯一最高獎項──邊緣科學進步獎。此後,李洪志先生不斷受到中國各地氣功協會的邀請,在中國氣功科研會的支持與組織下,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大陸歷時四年傳功生涯。1996年以後,李洪志先生又先後在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新西蘭等國家傳授法輪大法,其弟子遍布世界各地,遍及各種膚色的種族,人數達億人之多。自1996年5月22日以來,李洪志先生先後受到美國和加拿大的十幾個城市的各種褒獎,各地學員開展的弘揚法輪大法的活動也受到地方政府的鼓勵。

應該說,從80年代氣功在中國大陸上的興起,到90年代李洪先生傳播的法輪大法在中國乃至世界各地掀起大規模的修煉法輪功的群眾性活動,是人們接受新事物,崇尚新科學,嚮往美好未來的一種高境界的健康行為,是人類文明的進步。

當然,任何一個新生事物的出現,都會有接受、不接受或反對的。有人認為氣功尤其是影響最大的法輪功,講的很多東西超出人類物質世界的范籌,不能用科學手段證實,有「迷信」宗教色彩;還有些人覺得法輪功談的事情離他的生活太遠,信不信對他也沒甚麼意義;而有些人則是從他自身的利益出發,尤其是享有特權的人,對他有利的他就說好,對他不利的就不加考證,主觀武斷的否定,甚至利用手中的權力肆意攻擊、瘋狂扼殺。

盲目的相信一個新生事物,固然不是一個嚴肅的科學態度,但是不加研究、考證,隨意否定也絕不是一個科學的態度。而那些置事實於不顧,利用手中特權攻擊、扼殺新生事物的人,則更是對人類、對科學的犯罪。

超常的事物要用超常的思想去認識。宇宙中的一切存在,不會因為人的信與不信、支持與反對而存在或不存在,任何事物都有其自身的規律。(未完,待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5/人類科學的出路在哪裏(一)-3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