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學員遭迫害 文革慘劇返上台

——江西省九江市九江縣迫害法輪功學員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1月22日】 自去年江氏下令鎮壓法輪功以來,世人被電視台.電台和報紙上的謊言所矇蔽。為了還使世界億萬人民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以清白,江西省九江縣高加喜、黃訓貴、王月蘭、楊東枝等十餘名大法弟子懷著救渡世人的慈悲善念,用憲法賦於每個公民的上訪權力,於今年7月進京說明法輪功的真相.

九江縣政府獲知這一消息後,縣委書記劉同顏無視上訪乃《憲法》賦予公民之權利。公然用文革式的作風亂下指示:〝在法輪功的問題上,可以搞狠一點,搞左一點,經濟上把其壓跨,打死人我頂著,哪個單位有煉法輪功的要不狠搞就撤職」,並且在當地電視台上大肆宣揚仇視法輪功。一時間,九江縣陰霾翻滾,風雲欲墜,魔爪開始伸向九江縣每一個善良的大法弟子,悲劇開始一幕幕上演…….

永安鄉政府接到所謂的上級指示,置法律於腦後,蜂湧上陣。鄉黨委書記余菊生、副書記周榮基、派出所長何金剛、副所長梅金華於7月7日,在無任何法律手續件的情況下,率村幹部開始對鄉里的高登權、高桂鳳、唐美麗、饒鳳蘭、黃引娣、張雨新等大法弟子進行抄家,然後把學員抓到各村部,逼寫不煉功的保證書。7月8日,有的村裏開始演出一齣齣醜劇:逼學員們打麻將賭錢;副鄉長劉某逼60歲的高登權老人喝酒,因當時沒能找到酒,就逼抽煙,強行將點燃的香煙往老人嘴裏塞,活像一副白色恐怖時代國民黨痞子的醜行;還逼學員用邪惡的話罵大法,學員們堅決不從。7月8日晚,統一將學員押到鄉政府計生辦,學員們忍飢挨餓,兩餐得不到飯菜。7月9日,鄉黨委副書記周榮基親自上陣:逼學員們寫保證書,並唆使計生人員用「哧哧」作響的電棒逼迫學員就範。聞到「哧哧」電棒聲,有的圍觀的群眾嚇出了哭聲。面對淫威,學員們並沒有後退,都講出實話:法輪大法健康身心,當然要繼續修煉。聽到這些,副書記周榮基魔性大發,就命令計生人員對學員拳打腳踢。打完後,每兩個學員銬在一起(因為手銬不夠用),吊在窗戶上烤太陽。這天的太陽似乎特別火辣,吊烤中女學員高桂鳳昏死過去。

吊烤完,邪惡繼續讓不願罵大法的學員(包掛甦醒後的高桂鳳)一起罰跪在鋪滿石子的地面上。頸上掛著大牌子,大牌子上寫滿污衊師尊和大法以及煉功是反革命之類的話。頭頂著烈日,這一跪就是一個多小時。60多歲的高登權老人雙膝都跪青了、跪爛了,站起來都困難;唐美麗的頭被派出所所長何金剛用裝滿礦泉水的瓶子猛砸。

炎炎烈日的曝曬之下,汗水滲透了每位學員的衣衫,滴在滾燙的石子上.學員們始終無怨無恨,默默承受著這六月飛雪都難以洗刷的冤屈 .

然而罪惡到此並未結束,鄉政法委書記劉小來、派出所所長何金剛,不顧圍觀群眾的怒視,押著折磨後的學員掛著牌子沿著鄉政府一大樹村遊街示眾一圈,就差敲鑼打鼓戴高帽,使人不免想起了文革。

學員們肉體上的折磨未了,經濟上的盤剝接踵而來。遊街完後,除高桂風外學員們被強行送往縣看守所,被關押18-33天。公安部門執法犯法,學員們的身心倍受摧殘。出獄時縣公安局潘局長和一科科長李見建華仍不放過學員,強迫每人寫保證書並交所謂的保證金2000元以及所謂的執行費200元。

高桂風未被關在看守所,而是在鄉政府被繼續關押17天,並罰款1700元。高桂風的丈夫因煉法輪功已被縣、鄉兩級罰款4000元,這4000元錢都是變賣家中財產換來的。如今又要交罰款,他們只好到愛國村信用社貸款交罰款。如今他們家已是家徒四壁,兒女被迫輟學在家,田地荒蕪。

永安鄉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在全國都屬罕見,在群眾中激起強烈的憤怒。修煉法輪功無非是強身健體,道德向善,做一個好人乃至更高境界中的人,何罪之有?施暴者也許會昧著良心說「上邊有指示」,但是「上邊有指示」是法律嗎?「上邊有指示」可以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嗎?是誰在擾亂社會秩序?是誰在破壞安定團結的局面?崇尚和迷信暴力,失去的只是人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