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正法的認識

——走出來不是參與政治,是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0月20日】師父說:「因為正法嘛,正的是甚麼呢?正的就是那偏離了法的舊的一切。」(《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那是不是包括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走出來就不是參與政治,而是正法的一個方面。

我們不能做到整個正法的事,但是我們卻能做到自己人的這一面的那一點兒。其實,這一點兒也是在為自己做,如果我們把自己當做大法的一分子的話。修煉的人在與自己的思想業力鬥爭的時候,也是方方面面的。如果說出來做一點正法的事也成了參與政治,那麼,這可能就是自己的觀念在障礙著,使自己的思想打不開,不能夠從人中走出來。

師父說:「我們是從生命的最本源上開始改變你,我們倒過來修。」「你們修得好的那一部份,只要一達到標準馬上就過去了。過去的速度是非常的快,微觀上構成你們生命的那一部份簡直比火箭還快,突飛猛進。但是往往一到了人,三界之內物質構成的身體這一部份的時候,一下子就剎了車了,慢下來了,前進一步都是非常困難的,就是因為人實在太難放棄執著了。」。原因就是放不下人的那點東西。越接近表面越是這樣,幾千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觀念在障礙著。到底甚麼是政治,甚麼是維護人,維護自己身上人的那一面,甚麼是真正為了維護大法,為了眾生,這些只有站在大法的宏觀需要上能一目了然。

我覺得現在很多東西已經清除了,有的人他自己的心裏很明白,是怕心在障礙著,為自己找一個藉口而已。那麼這個怕(或者認為是參與政治)可能就是最表面的一個殼,這個殼自己不打開要拖到甚麼時候啊,這輩子怕過去了,下輩子在人間享點福吧。

其實,現在邪惡勢力已經沒那麼可怕了,那個賊頭兒江澤民早已經病入膏肓了,離嚥氣很近了,它害怕得要命,它完全處在被動的位置上了,而我們是主動的。

走出來吧,邪惡早一天除盡,我們的同修就會早一天解除痛苦。其實,不管怎樣的所謂在家實修,修得再好,最後一步還是不能放下人,也是沒有用啊。一個偉大的神,卻總是被最表面的一個殼兒拴著,最後恐怕等於選擇了放棄神。

當然,走出來要做的事情很多,不能走極端,要理智的對待這一切。師父在為《去除魔性》批語中說:「在對於思想業力的反映上和邪惡勢力給我們所製造的破壞,我們向人講清真相,都是在採取主動清除魔而不是縱容和消極承受,但思想和行為一定要用善的。」。這其中我個人理解也包括不能走極端的含義,做了及時的指正。因為向世人講清真象就是在消除邪惡,我們還能怎麼樣呢?第一我們要學法,保持住修煉人的狀態。第二我們要「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那麼這二者就應該是善的,不能動惡。包括對江澤民我們也不能恨它,因為宇宙的法理自會安排它的去處,那是它的心性的真正位置和業果決定的;而我們修煉人則要保持用純善之心面對一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我們是大法中純淨的一分子。

不能用自己的思想來衡量大法中的任何事情,因為你也是大法造就的。一切都是經過變異的,連你用來衡量事物的那個思想都是經過變異而生成的。人間的一切不夠純淨的都將是正法的對像,其中包不包括你想的那件事呢?

其實不管怎麼實修,都得出來同化法,連過去山中修煉的人都得來同化這個法。不同化法,將來連呼吸喘氣的地方都沒有,因為一切都是正過來的環境。空氣中的每一個分子都得正過來,還想在家實修嗎?是自己想的。法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思想意願走,不同化法的任何物質與生命都將被法淘汰掉。師父說:「我真為他們擔心。他們不知道他們真正生命的處境有多危險哪!」從人中走出來吧,這才是實修。

師父說過「這法大得不可想像」。那麼正法中的事情肯定是超出我們的思想範圍的,連這樣的事情與理論都接受不了,這種心理與現在這變異科學的理論觀點又有甚麼差別呢。肯定是非理性的。

讓我們按照真正自己的意願,按照師父的安排去做吧。 

我不願走老路而重新越入荒野
我曾為尋求真理而迷茫
我看到了美好的未來
並非夢幻
在真理面前重新審視自己
在錯誤面前重新審視自己
在這空前絕後的特殊時期
忘了自己
在永恆與瞬息間
沒有觀念

大法永恆,
我們將完全同化在大法之中。

一美國學員
2000年10月1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