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前幾天接到了一個功友的電話,她被拘留49天,剛剛放出來。她給我講了在獄中修煉的事。平平淡淡的話語,卻是她紮紮實實正悟的成果。驟然間拉開的差距,讓我們看到了自己體悟、體會的空洞。

1.悟到做到,艱難地開創著修煉的環境

她得法時間不長,七月那場風雨中,是當地最堅定的學員之一。9月來北京接觸了許多外地學員,交流後感到提高很大。悟到就該去實修了,10月自己就去上訪了。上訪後就被遣返,處以刑事拘留。

她在監獄煉功,結果被戴上了37斤的腳鐐。兩天後,警察說:「回家再煉吧」,她就隨和了一句,就給她摘了。她對自己的隨聲附和很後悔,一個修煉好的人怎能「跟著不正的東西」走呢?怎麼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回到監牢她又堅持煉功,這次腳鐐戴了5天。在這期間她3天半沒吃飯,狀態卻很好,37斤的腳鐐也沒把腳咬腫。

取下了鐐銬,她又煉功了。這回再也沒人管她了。每天3點半起來煉功,至少2小時,白天還經常打坐。她是第一個在當地監牢中開始煉功並堅持下來的人,給後繼的功友開創了便利的條件,後續的學員一起維護著這個珍貴的環境。

她向犯人們講法中的道理,還教其他人煉功。有一個想學大法的人開了天目,看到師父每天都在她身邊,有時看到師父拉著她,她又拉著那個犯人在天上飛。她問那人怎麼就知道那就是師父?那人說:「當然了,師父只有一個!」

2.純淨自我,無私無我,更能正人心

審訊中,幾個功友把一些事情推倒了她身上,她全都承擔了下來。

有一次提審時,警察拿著一些手抄大法書的紙張問她:「這是你抄的嗎?」她坦然地說:「是,這可得還我。」警察就把手抄的《洪吟》還給了她。她記性不好,背下來的法不多,這下正好背下了洪吟。半個多月後監牢中又關進了一位功友,帶來一本《精進要旨》。這樣她們比學比修,出獄時,《精進要旨》已經背下一半了。

每次提審她都向警察弘法,環境也在慢慢轉變。警察對她說:「我知道你們是在過關呢!」;「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不過這是我們的工作」。還有一個警察說自己也想煉,另一個玩笑著說:「早晚有一天你也得在這裏呆著。」

3.向誰寫「保證」?

她上訪前曾打電話叮囑家裏人,別走後門把她保出來。在獄中親人們都來看她,哭哭啼啼,求她寫保證,她都拒絕了。

這個問題,從一個很淺的層次上看,如果為了親情、為了自己少受點罪寫了保證,親人們會變本加厲地再來阻擋,再說三道四。這是真的對別人好嗎?在另一個境界中,向攔路的魔「保證」甚麼,怎麼能是一個修煉中的神可以做的呢?而且,真正圓滿了,想替誰承擔的甚麼,卻是輕而易舉的。當然,昇華之後,這些為人的想法又是執著。

警察對她說:「看你在家裏挺乖的,你們別的功友都挨親戚的罵,你還沒挨罵。」有一回她沒忍住說了弟弟幾句,警察都說她:「這哪是煉功人?」隨後她意識到了,平時修口沒修好,關鍵時候就沒反映過來。

在關了一個月的時候,她思想有些波動,不想呆了,但思想中裝的法強烈地起著作用,一天後心就穩定下來。

我們在電話中交談,電話可能都有人監聽,可是我們認為:大法弟子應該是堂堂正正的,聽去就隨緣吧,在這正念的場中,聽者也受益。不該發生的事絕對不會發生。

關於電話的問題,我想起另一件「奇特」的事情。近來我們集體學法時,有幾次學完後才有電話打來,有的說剛才打電話怎麼沒人接,也有的說剛才你們電話老佔線。其實電話好好的,沒人動,其它時間也沒這事。我們都明白:在艱難中維護著「一片淨土」,我們有這樣的心,實際是師父在看護著這個環境不受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