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 1999年11月09日 星期二 全部文章

要獲取每日的全部圖片,請到圖片網的"最新圖片"欄目(http://photo.minghui.org/

  • 河北五百法輪功學員將被判勞教

  • 面陳事實--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學員見到李肇星大使

  • 新加坡學員舉辦展示會及集體煉功

  • 致羅曼.弗蘭克林先生

  • 新加坡學員致聯合國秘書長的呼籲信



  • 河北五百法輪功學員將被判勞教

    【明慧網1999年11月9日】中央社記者周佳虹香港七日電,中國已於近日開始審判法輪功學員,但由於法庭審判手續複雜且易引起外國媒體關注,因此當局可能會判處他們勞動教養。據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透露,光是河北省就有至少有五百名法輪功學員將被判勞教。

    消息人士指出,公安部在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取締「邪教」法律後,已制訂一套懲罰法輪功骨幹人員的具體辦法。該份秘密文件規定,對法輪功人員,特別是「骨幹」學員,堅持在公眾場所煉功、進行「秘密集會」或進京上訪者,一律處以勞教。

    目前河北省唐山、石家莊、張家口、保定及邯鄲等城市被正式拘留的法輪功學員超過五百人,這些人中除極少數會被法庭審判外,其他人將不經審判而判以勞教。

    由於勞動教養並不需經過法庭審判,因此公安機關在證據不足不能以法律定罪的情況下,往往將當事人送往勞教。至今,不少異議人士都被當局判以勞教。

    (1999年11月8日)

    面陳事實--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學員見到李肇星大使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九日】 上星期五,李肇星大使到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參加研討會「在中國做生意的政治學」 (Politics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北卡州三角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覺得這正是一個向大使反映我們的心聲,讓世人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一個大好時機,便來到了會議所在地「希爾校友中心」。

      學員們會場外架起了橫幅,上面上寫著:「法輪大法--真善忍」,「中國: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毆打、酷刑,停止踐踏法輪功學員的基本人權」。一些學員隨音樂煉功,另一些學員向正步入會場的與會者及過往教師、學生介紹法輪功及其在中國受到非法殘酷迫害的情況。彩色照片向世人展示了法輪功學員受到虐待、酷刑後留下的累累傷痕。同情、不解、義憤、嘆息交織在行人的言談和表情之中。沒有人能理解為甚麼中國政府對一群平和的 "真善忍」的修煉者如此不能容忍、殘酷鎮壓。

      當李肇星大使步向會議樓時,法輪功學員和善地向他遞上了一封致大使的信及法輪功學員受酷刑的見證。李大使以為是有關研討會的宣傳材料,欣喜接過,當認出是法輪功時,隨口說出:「這是cult(邪教)"。我們學員說:「不是,這是高層次修煉」。大使隨從立刻從手提箱中拿出一些反法輪功小冊子遞給學員。看來政府是隨時隨地地準備散發那些造謠中傷的材料。  

    午餐會上,大使做主題演講,在一個中美貿易為主題的研討會上,不到30分鐘的演講竟花了近五分鐘來講法輪功,也足見其用心。說法輪功不真、不善、不忍,說一千四百多人因煉法輪功不吃藥而死,說法輪功學員不允許別人批評,侵犯了他人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並說:「美國國會說我們鎮壓法輪功,我們沒有……」等等。

      針對一國大使這樣概念混亂、黑白顛倒的言論,在接下去的「提問與回答」時間裏,一法輪功學員站起來表示:「大使先生,法輪功書中從來沒有教人拒不吃藥,您剛才講的不符合事實。您所說的一千四百多人死亡事例是否真是法輪功學員很難評判,但至少有一點,中國政府對千百萬因煉法輪功而重病痊癒、身強體健的事實卻從來隻字不提。政府將法輪功定為邪教,卻從沒給過法輪功學員一次申辯的機會。在中國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遭到逮捕、施以酷刑,甚至懷孕婦女都慘遭毆打,更有甚者,趙金華女士被毒打至死,而這一切只因為他們有著與共產主義及無神論所不同的信仰。」

    聽著這些鐵的事實,大使只能自嘲地向大家笑笑:「這位先生不是在問問題,而是做了一個很長的陳述。」但他最後還是忍不住再一次說了一些不符合事實的話:「不是沒有給他們申辯的機會,我們給了他們充份的機會,在電視上、在報紙上等等。」想來大使指的不會是那些被逼上電視的「幡然悔悟」 者吧。

      當一名女記者舉著法輪功學員被虐待、酷刑後傷痕累累的照片問大使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如何解釋?」大使竟告訴她:「這全是捏造的,別信他們的。」

      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不禁讓人感嘆:正義、善良,這些基本人性在有些人心中恐怕早已蕩然無存。

      會場外,NBC電視台,新聞與觀察(News&Observer)報紙採訪了法輪功學員。學員們說:「若是政府真理在握,為甚麼威脅外國記者,不准他們接觸法輪功學員?若法輪功是「歪理邪說」,為甚麼不讓人民親自去看一看,自己來作個評判,而要燒毀法輪功書籍、音像哪?」

      會後,一名與會者告訴法輪功學員:「大使講的那些關於法輪功的話我們根本不會聽,美國人才不會吃他那一套呢。」另一位與會者向反駁大使的那位學員握手說:「你是個勇敢的人,在那麼多人面前勇敢地說出那番話,我敬佩你,我欽佩你的勇氣。」 這位學員說:「我們是要讓世人知道法輪功是正法、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是甚麼樣的遭遇,讓人們分清真與假、善與惡、正與邪,不受謊言的欺騙。再說,比起那些冒著生命危險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我這又算得了甚麼呢?」(1999年11月8日稿)


    新加坡學員舉辦展示會及集體煉功

    【明慧網1999年11月9日】 1、新加坡學員舉辦「法輪功-真實的故事」展示會

    11月8日,新加坡學員在華樂酒店(CaltonHotel)舉辦了"法輪功-真實的故事"展示會,展出了李洪志老師當年在中國傳功的珍貴照片及獲獎證書,展示了法輪大法在世界各地弘傳的圖片和法輪佛學會(新加坡)1996年成立以來,法輪功在新加坡的活動歷程。

    展示會上還展出了中文、英文、法文、德文、瑞典文、韓文、日文等語種的大法書籍。展示會上引人注目的是「揭示真相,還法輪大法以清白」部份,這部份展出了中國學員受迫害的情況及揭示真相的文字介紹。一百多名學員在「致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先生的公開信」上簽了名。(此信已於11月9日用快件寄出)

    下午2:00在展廳內舉辦了小型心得交流會,會上學員們朗讀了中國及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的修煉心得,感人肺腑,使人精進。隨後學員們席地而坐,相互交流。展示會期間還在展廳內舉行了二次集體煉功活動。整個活動在祥和的氣氛中進行。新加坡《海峽時報》、《聯合早報》和法新社記者對此次活動進行了採訪,《聯合早報》並於次日作了報導。

    2、新加坡學員舉行集體煉功活動

    新加坡學員於10月31日及11月7日在新加坡旅遊勝地東海岸公園及風景秀麗的麥裏芝蓄水池畔舉行了大型的煉功活動。祥和的音樂,配以學員們優雅舒緩的動作,吸引了許多行人的注意,介紹法輪大法的資料被索取一空。

    (1999年11月9日稿)


    致羅曼.弗蘭克林先生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九日】 在10月28日您的《法輪功挑戰中國政權》一文中,雖然第一次承認了北京把法輪功(您將其稱為佛教組織)「妖魔化」,但您還是堅持使用邪教(secte)一詞,儘管您並非不知道這一詞彙的負面含義(早已遠離了它最初的涵義:信仰同一教義的群體--請對照早期的基督徒…)。這樣就不可避免地在那些讀者的頭腦中引起不信任乃至排斥,這難道不是錯誤地損害了千百萬中國修煉者嗎?他們不只是「面臨」酷刑及非禮待遇的危險,而是確確實實遭受著逮捕、失去工作、受到酷刑,有的人甚至被折磨致死。

    如果人們想知道的話,調查法輪功是不是邪教是非常容易的。判定邪教組織是有標準的,而法輪功和其中任何一條都對不上,我們既不對錢也不對政治感興趣。

    通過修煉法輪功的人的行為舉止,面對非人的待遇,他們仍然忠誠於真善忍的標準,那麼對於他們的思想境界,我們不是很容易就能有個概念嗎?這些難道不是應該使人問問自己:「這些修煉者究竟有甚麼力量?他們的心該有多純淨呀?」您難道就不能向真理再邁一步嗎?至少--考慮到您可能並沒有被說服--提出並由此使您的讀者也提出這些問題,也許可讓大家各自得出自己的結論。至於一些詞彙的使用,教主這個詞是梵文一個高貴的字,翻成法文是大師,也被賦予了負面的含義。它中文的對應者發音是「shifu」,由「師」和「父」兩個字構成。這給人這麼一個概念:人們對教授的人懷有尊敬,但並不意味著對一個人的權威的順從。讀到這裏,我想起在我的一次旅行當中一位印度人的話:「你們法國人不會明白甚麼是‘師父’。你們都是從查理曼的劍上走下來的(指只知征服攫取,不懂尊敬--譯者注)。」但這也是往別人、往死去的人身上推卸責任。

    我在巴黎煉法輪功已一年多,正是由於她傳播的宗旨把我吸引了:不涉金錢、完全的自由以及那些已經修煉的人的單純和友善。一年來,由於這個功法,我找到了寧靜與和諧,活力與愉快以及健康。也許在您繼續把他稱作邪教,從而錯誤地引起懼怕和懷疑這件事上,我們法國的修煉者也有一定的責任,也許我們沒做出足夠的努力和您溝通,--發一份資料然後就想當然地認為已經做了應該做的,這樣省事--正是出於這樣的想法我今天給您寫信,我給您留下我的姓名、地址、電話,您可以與我聯繫。

    您會不會登我的這封信呢?

    一件小軼事,在中國國家主席來訪之際,我們一些煉功人,其中有法國人,德國人,瑞典人,比利時人及海外華人想走近中國大使館以爭取交給江澤民先生一封信,喚醒他的理智。我們是些和平的人,我們遵守法律,我們卻發現被三倍於我們煉功人的防暴警察所包圍,他們護送我們使我們盡可能遠離中國代表團的線路。我們就圍成一圈開始煉功,另一圈防暴警察包圍著我們,我們穿著T恤衫,背後黃底紅字用中文寫著真善忍。試想我是一個過路人,他會怎麼想呢?是這幾個入定的人對中國政府有危險還是真善忍受到威脅而受到保護呢?當晚,我們先是在囚車裏然後又去了香榭麗捨警察署,在那裏他們登記了我們的身份證。我要說的是,在那些管我們的警察中,許多人向我們表示他們知道誰是好的一方,他們只是做他們的工作,執行命令而已。

    法國法輪功學員
    附件:一些從中國收到的見證(略--譯者)。


    新加坡學員致聯合國秘書長的呼籲信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九日】尊敬的秘書長安南先生閣下:
    您好!

    我們是新加坡的法輪功學員,自從一九九六年法輪功正式傳入新加坡以來,已越來越被新加坡人所認識,現已有近千人習煉。通過幾年來不斷地修煉,學員們在身心兩方面都得到這樣或那樣的收益,都親身感受到法輪功給人類、給社會帶來的巨大好處。

    可是,近幾個月來,中國政府一改過去對法輪功的支持態度和對氣功活動的「 三不」政策,對法輪功實行了讓人難以理解和接受的打壓政策,將一個導人向善、修己利民的好功法--法輪功強行地歪曲並打成「 邪教」,使得成千上萬無辜而又善良的中國國內學員飽受非人的折磨和迫害,有些學員已被折磨至死,這是我們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和廣大正直而善良的人們所不能接受的。我們對此表示強烈的關注,並對中國政府肆意踐踏基本人權的行為表示極大的憤慨。幾個月來,中國政府的行為和中國國內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一切,世界各大媒體均有報導,具體材料也可在法輪功修煉者網站上得到,信中就不再贅述。

    作為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作為正直而善良的人,我們衷心希望國際社會能秉承公正、正義的立場,協助化解這場發生在中國,牽扯到成千上萬善良人們生命的危機。為此,在您即將前往中國之際,我們向您,全世界人民尊敬的聯合國秘書長先生,表達我們的心聲及對解決法輪功事件的訴求:

    一、呼籲中國政府撤銷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通緝令;
    二、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無辜折磨和迫害;
    三、呼籲中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組織公正的調查團,對法輪功事件在中國及世界範圍內進行客觀、公正的全面調查,並將調查結果公諸於世,還法輪功以清白。

    萬望您在會晤中國國家領導人時,轉達我們的心聲及訴求,以避免事件的進一步升級從而造成世人所不願見到的事情發生,保障每一個人在這世界上的基本生存權利。

    帶上我們良好的祝願和衷心的感謝!

    新加坡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

    附:(學員簽名)


    訂閱請發空郵到:subscribe@minghui.org
    取消訂閱請發空郵到:unsubscribe@minghui.org
    聯系編輯或投稿請發電郵到:article@minghui.org 或 tougao@minghui.ca
    聯系技術部請發電郵到:webteam@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