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的重重危機: 五、進化論三大證據的破滅(之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16日】邏輯的迷惑與破迷---證偽法:

關於進化論還有一個迷惑許多人的邏輯問題:「一些事例能夠否定根深蒂固的進化論嗎?」當然能!我們都知道「哥德巴赫猜想」吧?有人用計算機嘗試了上億個數,希望發現一個反例,從而否定這個猜想----僅舉一例就可以證偽!結果這些數都符合該猜想---但是正面事例的羅列,並不能把一個普遍性的命題抬升為真理。既然進化論試圖作為一個涵蓋一切生命的普遍學說而存在,那麼只要有確鑿的反例就足以否定它了,科學性的嚴謹性容不得與事實相反的「理論」。正因為這樣,這些實例也就是進化論者以各種說辭迴避的。其實,證偽之後,再看看進化論的那些證據,從其他理論出發能作出更合理解釋。

5.進化論三大證據的破滅(之三) ---「古生物學證據」被新的發現所否定

分析了比較解剖學和胚胎發育,我們再看看古生物學,這個進化論最直接的論據。一百多年來,以地質學、地理學、放射性化學、比較解剖學等學科為基礎,古生物學發展起來。進化論者根據化石的歷史年代,勾勒出一幅生命由簡單到複雜,隨年代出現的進化時間表;通過類比化石,描繪出一個生物由低等向高等發展的「進化樹」。隨著研究的深入,化石等遺蹟出土的越來越多,進化時間表和進化樹在不斷地修改更新,終於到了今天再也無法面對許許多多事實的地步。

考古學和古生物學的突破性發現,否定了進化時間表

進化論提出不久,學者們根據當時很有限的化石資料,搭起了進化時間表的框架,認為以後的發現都能填入其中,最多也只是稍做修補,使進化論更加完善充實。然而,事實卻不斷給出反例。下表左面是經典的進化時間表(參考Weinberg [1].,Knoll[2] 李難[3] 等),右面是那些無法解釋的事實。



距今年代 經典的進化時間表同一地質年代發現的無法面對的事實
45億年 地球形成  
35億年 最古老的微化石南非28億年的地層中,發現幾百個精緻的金屬球。專家認為很難解釋為自然形成的。[7]
20億年藍藻(藍細菌)出現
6億年左右寒武紀生物大爆發,許多類型的海洋動物突然大量出現;三葉蟲繁盛美國馬薩諸塞州的Dorchester, 在6億年前的前寒武紀岩石層中發現了金屬花瓶,含有大量的銀[4] 。 猶他州羚羊泉的寒武紀岩層中,一塊三葉蟲化石上有一個穿鞋踩出的腳印和一個小孩的腳印[7] 。
4.5億年奧陶紀生物大滅絕;海洋原始魚類出現;陸地出現原始植物中國廣西寶山採石場發現4.5億年前的一批精美石畫[8] 
3.6億年泥盆紀生物大滅絕;原始爬行類出現(3.5億年前)英國Kingoodie 採石場的一塊沙岩(3.6-4.08億年)中,發現有一個釘子牢牢地包埋在裏邊 [4] 美國密西西比河西岸一塊石灰岩石板上,發現了兩個人類的腳印 [9] 
2.2億年二疊紀生物大滅絕;原始哺乳動物出現美國伊州Morrisonville發現2.6-3.2億年前金鏈[4]
2.0億年三疊紀生物大滅絕內華達州Triassic發現一具鞋印化石 (2.13-2.48億年)[4]
1.8億年鳥類出現恐龍繁盛美國德州Paluxy河河床的恐龍腳印化石旁發現人的腳印化石,人的手指化石,一把奇特合金(現代科技製造不出來的)的鐵錘,錘柄已經煤化[4]
6500萬年 白堊紀大滅絕,一半以上物種消失[10, 11] 法國的Saint-Jean de Livet,一塊白堊紀石灰岩層發現了一些不同型號的金屬管,距今在6500萬年[4]。
5500萬年 美國加州太波山地下300英尺處發現大批精巧的石器[4]
400萬年 南方古猿出現肯尼亞的Kanapoi發現現代人類的上臂肱骨化石[8],阿根廷Monte Hermoso發現350萬年前的燧石、雕刻的骨頭化石及壁爐[4]。
150萬年非洲直立人(不是現代人)向外擴散[12]世界各地多次發現100-400萬年前的現代人類化石和文明遺蹟
20-40萬年人類起源的「夏娃理論」認為:20萬年前,現代人的始祖:一位非洲婦女出現美國伊州的Lawn Ridge,地下114英尺深處,更新世地層中發現了一枚類似錢幣的金屬物品[4] 墨西哥普瑞拉瓦城發現26萬年前嵌在動物頜古骨化石中的鐵矛矛頭;墨西哥霍亞勒克出土一批25萬年前的鐵矛[4] 中東戈蘭高地發現的一個史前古器物上,刻有一配戴精緻頭飾的婦女頭象,已有25萬年。[13]
4萬年現代人類出現至少8000年以前的金字塔工程,是人力根本無法實現的。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兩台起重機也難完成[14]
1萬年人類文明出現

1. 如果按時間順序排列古生物學的全部發現,得到的結果足以否定進化論了。

考古學家克萊默和湯姆森(Michael A. Cremo & Richard Thompson)的《考古學禁區》( Forbidden Archeology ) 一書,列舉了500個確鑿的與進化論相悖的事例,那是幾萬、幾十萬、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年前的人類文明遺蹟。每一個發現都足以對進化論證偽---否定進化論。

回過頭來,再分析一下論證進化論的邏輯問題。

2.古生物學證明進化論的邏輯問題

古生物學的建立不但需要借用比較解剖學的模式,而且本身也需要建立一套進化的模式。比較解剖學模式提供了生物機體各部結構的相關性,使我們能夠從幾塊骨頭復原出整個動物模型;進化模式使得學者能夠確定復原的目標,比如我國著名猿人「元謀人」的確定,是從僅有的3顆人類牙齒推斷來的 [15,16] ,把它確定成甚麼,要完全套用進化論模式。這裏邊暴露了問題:從進化論來的東西,再去證明進化論,顯然還是循環論證。在邏輯上不能成立。

進化時間表自身的邏輯問題進化時間表本身是根據進化論來的,用他來證明進化論還是循環論證。如果說這是歸納法,它又不能歸納所有的事實,太多的反例否定了進化論本身。古生物學證明進化論:一廂情願的解釋我們知道,根據零散破碎的一兩塊骨頭很難弄清大量解剖學的意義或進化的意義。著名的古人類學家Meave Leakey和Alan Walker也持有類似觀點,他分析阿納蒙南方古猿的幾塊殘留的骨化石時,認為不能確定許多關於這種軀體的外貌[17]。那麼,僅憑幾個牙齒,根據磨損程度就給元謀人的在進化上定位,也只能是一種說法而已,因為我們無法根據幾顆牙齒推斷腦容量,更無法推斷相貌(除非有較為完整的顱骨或面部骨骼)。我們也可以看出,這種方法有太多的人為的因素。我們完全可以根據有大量事實支持的「人類文明周期發展學說」把它解釋成一期人類文明的遺蹟,反而更加合理。

更加一廂情願的解釋是把人類的腳印復原成古猿的。1976年,著名考古學家利基(Mary. D. Leakey)領導的研究小組在非洲坦桑尼亞北部、東非大裂谷東線,一個叫利特裏(Laetoli)的地方發現了一組和現代人特徵十分類似的腳印,這些腳印印在火山灰沉積岩上,據放射性測定,那火山灰沉積岩有340~380萬年的歷史。從這些足跡可以明顯地看出,其軟組織解剖特徵明顯不同於猿類。重力從腳後跟傳導,通過腳的足弓外側、拇指球,最後傳導到大腳拇指,大腳拇指是向前伸直的,而猩猩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直立行走時,重力從腳後跟傳導,但通過腳的外側傳導到腳中指,且大腳拇指向側面伸出[18]。令人遺憾的是,後來兩位學者在沒有深入研究腳印結構的情況下,就把這些腳印當作南方古猿的[19] ,因為根據過去的理論,那時只有古猿,人還沒出現。而且,文章還請人畫了生動的插圖---三個南方古猿「直立」著走過這片土地----太多的臆想成分,使文章失去了科學性,因為這不是根據事實深入研究,而是完全根據進化論假說說話,本身就違背了科學的態度。進化論者又把這些作為進化論的證據,又陷入了循環論證的詭辯之中。

那幅憑想像描繪古猿完全像人一樣表情、像人一樣直立走路的圖畫,在博物館作為科普教材展出,觀眾卻會把這種「不科學」的東西當成科學,起到了嚴重誤導的作用。

3.進化過程中確鑿的過渡類型,嚴格地講並沒有發現

某些化石的缺環相當驚人,它不是以幾萬年、幾十萬年計,而是以幾百萬年計......對於短短的人的歷程該有多少事件可能發生.[20]。進化論常用馬的進化來說明問題,從始祖馬到現代馬過渡類型有好幾個,可是列舉的那幾個過渡化石平均間隔5,000,000---30,000,000年.[ 3 ] [21],還是沒有過渡類型。

在從猿到人的問題上,科學家們發現了一些化石,歸類為「古猿」、「類人猿」、「猿人」、「智人」,唯獨沒有「類猿人」。尋找過渡物種「類猿人」,被列入了科學的「十大懸案」。數次宣布的人類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1892年發現的人和猿之間的過渡化石「嘉伯人」,是一塊猿的頭骨和相距40英尺的一根人的腿骨拼湊出來的,學術界否定了「嘉伯人」,科教方面卻還在宣傳。直到1984年「嘉伯人」才被新發現的猿人化石「露茜」代替。但後來的鑑定中,露茜同樣被大部份學者否定了,科學家已經確定了露茜是一種絕種的猿--南方古猿,和人無關。

假如進化存在,過渡類型化石就應該很容易找到,為甚麼沒有呢?大家沿用達爾文的解釋:「化石記錄不完全」。深入想一想:從宏觀上看,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隨機的,為甚麼單單漏掉了過渡類型呢?《審判達爾文》一書的作者約翰遜(Philip Johnson)做了這樣的總結:「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某種有機體,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痕跡……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基本上就不再變了,哪怕過了幾百萬年,不管氣候和環境如何變化。如果達爾文的理論成立,這些條件本應該引起物種的巨大變化。」[20] 古生物學家古爾德和埃爾德裏奇曾根據地質歷史的事實,提出了一個「間斷平衡」假說,來說明過渡類型形成化石機率較小,但不能解釋為甚麼過渡類型根本不存在,而且該假說的進化機制在基因水平上看,該學說是行不通的。

4. 化石告訴人們:生命的發展遵循著這樣一條規律:「出生---發展---滅亡」。

跳出進化論的框框,就會發現化石實際對進化論反戈一擊。化石不是一般條件下能形成的,生物在腐爛風化前必須埋在地下很深,在強大的壓力下才能漸漸變成化石。只有大災變才能提供這樣的條件,化石也就成了災難的見證。地層中化石的研究恰恰告訴人們:物種的發展是很短時間內大面積突然出現的,發展繁榮,再到大毀滅,殘留的和新出現的物種再這樣發展,周而復始。

現在,生物界認識到地球曾發生過多次全球性波及所有生命的大滅絕(見上表),期間小的滅絕也是時有發生。地球周期性災變的直接證明非常多。在西伯利壓的凍土中,發現了冰凍的成千上萬的哺乳動物的遺骸。有的很完整,有的被扯碎和樹幹絞在一起。檢測它們胃裏的食物,發現了還沒來得及消化的毛茛草[21]。事實告訴人們,那裏曾是溫和地帶的草原,極短時間內,發生這場毀滅性的災難,而且,無論是大陸驟然移位還是氣候驟冷,如此慘烈的災難不可能不牽扯全球。

5. 以上可見,古生物學的發現實際否定了進化論,證實了法輪大法有關的論述。

《轉法輪》系統地講出了生命的發展變化和更新等諸多問題,其中講到:「……在我們這次文明以前還存在著文明時期,而且還不止一次。從出土文物看,都不是一個文明時期的產物。所以認為人類多次文明遭到毀滅性的打擊之後,只有少數人活下來了,過著原始生活,又逐漸地繁衍出新的人類,進入新的文明。然後又走向毀滅,再繁衍出新的人類,它就是經過不同的這樣一個個周期變化的。物理學家講,物質運動是有規律的,我們整個宇宙的變化也是有規律的。」 《轉法輪 卷二》進一步講:「這個地球的運轉和物質的運動也是一樣的,它也是有規律的。在運轉過程中出現的大劫難,就是人類處於完全毀滅的狀態。但是,有少數人活下來繼承一些史前文化,過著一種像石器時代的生活。因為勞動工具都毀掉了,到了下一代還不如它,很多東西都忘掉了。又以原始狀態繁衍,到出現文明、高科技。隨著人類的敗壞,又出現劫難。隨著這樣一個成、住、壞的不同時期的周期變化。」

6. 對常人來說:生命的演化是個無比困難的科學問題,而在法輪大法來看,卻能明察秋毫、一語道破天機。事實使我們不得不承:認法輪大法的超常的真理。

7.參考文獻

1. Weinberg s. 科學(中譯本),1995:2,1-6,[ 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4(270):10 ]Knoll A. H.,
2. 科學(中譯本),1992:2,19-28,[ 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1(265):4 ]
3. 李難,《生物進化論》,107,人民教育出版社,1982年第一版
4. 克萊默、湯姆森(Michael A. Cremo & Richard Thompson),《 Forbidden Archeology: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Govardhan Hill Publishing, ISBN: 0-9635309-6-8.Also see in: The Mysterrious Origins of Man, NBC"s Special, Hosted by CharltonC.
5. 克勒爾著,朱永等譯,《放射化學基礎》,236,原子能出版社,1993
6. Lamarsh J., Wesley A., Introduction to Nuclear Engineering, Publishing Company - Reading, MA, USA, 1993
7. Cook M. A., Why Not Creation, 185-193, Phillipsburg, New Jersey, Presbyterian & reformed Publishing Co.,1970
8. 《中國科學報》, 「我國發現億萬年前的太古石畫」,1997年5月17日
9. Schoolcraft H. R., et al., Remarks on the Prints of Human Feet, Observed in the Secondary Limestone of the Mississip Valley, Journal of Science and Arts, 5, 1822, 223-231
10. Alvarez W., Asaro F., 科學(中譯本),1991:2,26-32,[ 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0(263):4]
11. Courtillot V. E., 科學(中譯本),1991:2,33-41,( 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0(263):4)
12. Holloway M., 爪哇化石的新的斷代數據:新的斷代結果給人類起源的爭論火上澆油., 科學(中譯本),1994:9,70-71,( 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4(270):5)
13. Appenzeller T., Evolution or Revolution, Science, 1998(282):5393, 1451-1458
14. [英]葛瑞姆.漢卡克,羅伯特.鮑威爾著,石尚儀譯:《創世紀的守護神》,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1999,31-37
15. 胡承志,雲南元謀發現猿人牙齒化石, 地質學報,1973:1
16. 中國大百科全書(考古學),632-633,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86
17. Leakey M., 科學(中譯本),1997:10,62-67,( 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7(277):1)
18. Tuttle R. H., The Pitted Pattern of Laetoli Feet, Nature History, March,1990,61-64
19. Agnew N., Demas M., 科學(中譯本),1998:12,62-67,[ 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 1998(279):9]
20. 於建平,鄭忠梅, 人的進化----生物學與文化的詮釋, 科學(中譯本),1998:11,62-65
21. 朱洗, 生物的進化, 科學出版社,1980
22. [英]葛瑞姆.漢卡克著,[台灣]李永平等譯:《上帝的指紋》,民族出版社, 1999,1-3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