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101歲的父親天天敬念「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七日】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那時四十來歲的我就多病纏身,尤其是直腸出現癌變早期病症。當時我身心憔悴,為了祛病求生而走入了大法修煉。

修煉後,我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處處做一個好人。修煉大法不久,我身上所有的疾病不藥而癒。直到今天,近二十五年來,我沒有生過一次病,沒有吃過一片藥,沒有打過一次針,沒有花過一分錢醫藥費。我無病一身輕,身心健康,道德回升。

我父親從我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他敬佩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理念,深信大法師父和大法。雖然父親未修煉大法,但是法輪大法真、善、忍已牢牢的扎根在他的心中。

父親今年已經一百零一歲。他神清、眼明、耳聰;身心健康,生活自理;兒孫孝順,快樂的度著晚年。他每天虔誠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謝李大師救了我」,快樂充實。

近二十年來,父親得到了大法師父的保護,幾次在危難中化險為夷。師父救了我父親的命,並給他延長了福壽。今天,我就把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威嚴在我父親身上的展現寫出來。

《轉法輪》 父親身上顯神奇

我父親出生在動盪年代,生活中歷經了中共惡黨的各種政治運動及劫難,生活十分窘迫。加之撫養了我們兄弟姐妹四人,操勞過度,營養不良,體弱多病,患有嚴重的腰椎病、關節炎、胃病。五十歲左右,父親就基本喪失了勞動能力。

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父親已多病纏身,尤其是心臟病。當時心電圖顯示心臟跳動每分鐘達到600多次(正常人的心律是每分鐘60~100次),被診斷為極速型心房纖顫。

父親行動很困難,動則很累,時常有生命危險。藥物根本無法控制,緊急情況下,可採取電覆律、手術治療,但是不能根治,且費用很多。對於在農村生活的我們的家庭,經濟上根本不允許,就只能這樣慢慢的熬著。

父親見我修煉大法後,多種疾病都神奇的好了,身心健康,道德高尚,變了一個人,就也用心的拜讀《轉法輪》寶書。父親基本上是個文盲,認識極有限的幾個簡單的字。不認識的字,他就求助於別人教,這樣一字一句的讀《轉法輪》。

父親在拜讀《轉法輪》寶書的過程中,關節、腰、身體其它部份就出現疼痛,父親說:「這書好厲害!看書,身上就這痛那痛的。」我說:「這是大好事!您看大法書,師父就管您了,是師父在給您清理身體,把您身上的病在往外推。您與師父的緣份大呢!」

父親深信師父和大法,身上一直佩戴著大法真相護身符,天天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在《轉法輪》寶書還沒有讀完、功還沒有學煉的情況下,我父親那些病都不知不覺的統統不見了!

尤其是那個每分鐘心臟跳動600次的極速型心房纖顫心臟病好了。父親的心跳次數和正常人一樣了,走路、做事也不累了。沒有用任何的藥物和其它的治療方法,就完全好了!現在父親連傷風感冒都沒有。

這都是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在我父親身上的體現!

父親一摔跟頭

二零一零年,父親八十九歲。

夏天,他在我弟弟家住。一天,弟弟和弟媳去外地了,只有父親一人在家。晚上洗澡時,因為地面太滑,父親摔倒在衛生間,摔的很重。當時,只有頭上起了一個大青包,有一些疼,身體其它地方都沒事。過後,父親也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也沒告訴弟弟他們,就這樣過去了。

秋天,父親輪到我家住。幾個月之後的一天,他突然覺的頭有些混沌發脹,走路有些失衡。我問他怎麼回事?他才說夏天在弟弟家摔傷了頭。我們馬上帶父親去醫院作了頭部CT檢查。

檢查結果是腦膜腔積液。醫生問父親的頭是否摔碰過,父親才回答:「夏天洗澡時摔倒過。」當時醫生就震驚了,老年人摔傷頭部,半年了才出現症狀!就建議父親作核磁共振,進一步檢查。

檢查結果是:腦內兩根血管斷了,腦膜腔內積血。醫生說:「現在唯有做手術,將兩根斷了的血管接上,再將腦膜腔內的積血引出。沒有其它的辦法了。」但是父親年齡很大,做手術風險也很大,醫生拒絕給我父親做手術。

後來,弟媳找了市醫院關係好的腦外科主任專家。他反覆的看了核磁共振片,觀察了我父親的身體現狀,又作了相關的檢查,說:「腦內血管斷了兩根,腦膜腔內有這麼多積血。時間已過半年,年齡又這麼大,可現在人的狀態還這樣好!從醫學角度講,有些不好解釋。」

其實醫生根本不知道這是我父親深信法輪大法師父和法輪大法,天天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師父保護的結果。

後來,主任專家就安排了技術精湛、精力充沛的醫生為我父親做手術。進手術室時,我告訴父親一定要在心裏敬念九字真言,並請師父加持。手術時,父親脖子上也一直戴著大法真相護身符。手術很順利、成功。

當時外面還下著雪,氣溫很低。父親原本就是畏冷的人,可是在他住院手術期間,身上都是暖呼呼的,還時而微微冒汗。這都是父親深信師父和大法,整天敬念九字真言,體內正氣足,往外排病氣的表現,是大法師父加持和護佑的體現!

十來天,父親就康復出院了。醫生和同病房的病人都讚歎:這麼大年齡,這麼大的手術,這麼快就康復出院,奇蹟,奇蹟,奇蹟呀!

父親二摔跟頭

二零二一年,父親整整一百歲。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這天下午,父親在外面溜達完回家,在上單元樓梯時,鄰居正從裏面出來,老遠就熱情的和我父親打招呼。父親當時也熱情的回應著,沒有注意腳下,就被梯步邊緣給絆倒了,「噹」的一聲,摔倒在磚地面上。前額一個口子流著血,鼻骨處表皮摔破、捲起,並流著血。鄰居嚇壞了,趕快從地上扶起我父親,送到我家。

我見狀,忙叫父親趕快敬念九字真言,一起請求師父保祐。隨後,我將父親頭上的傷口做了簡單的處理,父親也簡略的講述了經過。我見父親神情安詳,就說:「爸爸,有師父保護,沒事的!我們要謝謝師父呀!」父親立刻雙手合十,說:「感恩師父加持和保護!」

就這樣,父親和往常一樣天天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謝謝師父救了我」,也沒有去醫院。

幾天後,父親的傷口就好了,生活如常。小區內看到、知道父親摔倒的人都無不驚嘆:一百多歲的老年人,摔的這麼重,一般人不是中風癱瘓,就是死了。上個月,父親的一個好友才八十多歲,摔倒後不久就去世了。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日,父親突然覺的頭有些痛。源於十多年前在弟弟家摔倒的經歷,他就想去醫院檢查一下。我們當即帶他到醫院作了頭部CT,結果是雙側腦室後角積血,右側腦室旁斑片狀腦軟化灶。

醫生診詢父親摔倒的經過後,說:「這種情況,對於年齡不大的人,只能手術。但是呢,風險大;您呢,已經一百多歲了,不能、也不敢給您做手術,只能回家觀察著。」醫生已經把話說明了,沒有辦法,只有回家等到最後那一天。

父親才不放在心上呢!也不吃藥,天天照樣誠心誠意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並默念「感謝師父救我」。除了偶爾感覺頭有些不適外,生活起居、言談舉止、思維、吃住行,樣樣正常。這真是「敬念法輪大法好,大法佛光在普照;危難來時命能保,平時健康得福報!」

父親三「摔跟頭」

大法慈悲,但威嚴同在。

中共邪黨要辦冬奧會,國保警察到我家來騷擾過。這些年來,中共邪黨公安部門反覆騷擾我,我被派出所警察綁架迫害,家裏人壓力很大。父親過去經歷了中共邪黨無數次殘酷的運動,不堪回首,被整怕了。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二日這天,父親在家裏敬念九字真言,被我妻子聽見了,忙制止說:「爸,您這麼大聲的念,派出所知道了,警察又要來家裏,把您兒子綁架走!」父親一聽就怕了,他怕他善良的兒子再次被中共邪黨綁架!父親不敢念了,把脖子上的護身符取了下來,呆呆的坐著。

中午,我回到家裏,父親來到我身邊,小聲的問道:「兒呀,我戴的這個護身符是藏起來,還是扔了?」我心裏一驚,忙問他怎麼回事,父親述說了經過。

我安慰著父親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最高的佛法,是來救人的!爸,您能健康的活到這麼大年紀,都是大法師父救了您,還給您延長了福壽。您怎麼能夠說不念九字真言、不戴護身符了呢?您在怕甚麼?」父親低著頭,哽咽的說:「怕你被綁走。」中共邪黨多麼邪惡啊!

中午吃飯的時候,父親和以往一樣;可是到下午,就覺的腹部很難受;晚上,就不能吃飯了。隨後,父親就到衛生間「哇、哇」的嘔吐。後來就不能動了,坐也坐不穩,躺在床上吐。父親喘著氣,說話也有些不明瞭,四肢抽搐。

我馬上把大法真相護身符重新給父親戴上,一邊告訴父親說:「爸,您說把護身符取下來,不要了,這就是說錯話了。趕快向師父認錯吧!」父親點頭。馬上,父親又出現腹瀉,隨後就說不出話了(啞聲了)。

這時,只見父親躺在床上急促的出氣,沒有吸氣,手不停的摸這摸那(我們當地叫「摸床」──死亡前的表現)。我趕快對著父親的耳朵說:「爸,快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師父認錯,請求師父救您!」

就看見父親的嘴微微的在動,在念九字真言,在給師父認錯,並請求師父救他。慢慢的,父親平穩了一些,我說:「爸,繼續念,不要停。」父親微微的點了頭,答應著。

直到凌晨兩點,父親才穩定下來,安穩的睡著了。我知道這是父親因怕而「摔倒」,是慈悲的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父親!

第二天,父親醒來。除了昨天因為劇烈嘔吐刺激咽部引起的聲音沙啞外,其它如往常一樣正常。

現在,我父親每天洗漱完畢,第一件事就是恭恭敬敬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師父救了我!」然後吃飯,每天拄著拐杖,獨自在外面溜達,安然的過著晚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