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被迫害 甘肅淳樸婦女曹強強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二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法輪功學員曹強強,一九五六年出生,家住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市肖金鎮,是一位善良的農村婦女。一九九八年,在她四十二歲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大法之後,曹強強兩次衝破阻力進京,為大法討公道,先後多次被戒毒所迫害,曾經被迫害生命垂危。在長達二十二年的迫害中,曹強強身心遭受了嚴重的傷害,於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晚十點,含冤離世,享年六十六歲。

'曹強強遺照'
曹強強遺照

兩次進京上訪 被關押、凌辱

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農曆三月初五),曹強強和五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當時由於曹強強的丈夫聽信了中共媒體的謊言宣傳,在恐懼和壓力下,趕到西峰市肖金車站,攔截住曹強強,以離婚相威逼,不許她去北京,最後強行把曹強強拉到本地鄉政府。

鄉政府執法幹事高清亮強令曹強強的丈夫將她帶回家嚴加看管,不許離家外出,強行拘禁在家。兩天後,曹強強想辦法從家中走脫,堅持踏上了通往北京之路。

在北京上訪後,曹強強被北京警察押送到西峰駐京辦事處,交給當地處置。五天後,曹強強被遣返回老家,交給了當地肖金派出所。該所副所長范××強迫曹強強坐了一夜冷板凳,第二天,把她劫持到西峰市看守所(戒毒所)非法關押三十天。(註﹕當時西峰還是縣級市,二零零二年六月,西峰撤市成立地級慶陽市,原縣級西峰市改為慶陽市西峰區)

在曹強強被非法關押期間,肖金鎮政府人員把曹強強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拉出去,在本地學校、機關等萬人批判法輪功大會上示眾,然後遊街,場景如「文革」再現。遊街示眾後,曹強強還被強制罰款一千元,關滿了三十天,才被放回家。

回家當天,鄉政府人員馬上上門,逼迫她寫「不煉功的保證」,曹強強堅決不寫,被當眾銬在大門上五個多小時,又被重新押回西峰看守所(戒毒所),加關了十五天。

被非法關押期間,曹強強多次受到吸毒人員的辱罵和欺侮。最後,肖金鎮派出所警察強迫曹強強的丈夫出面擔保其不煉,才將曹強強放回家。

派出所警察還從曹強強家非法抄走所有大法書籍,並強迫她每天兩次到派出所簽字報到,還派一不明真相的當地人三天兩頭到她家監視、盯梢。

二零零零年六月,曹強強被肖金鎮派出所綁架到肖金鎮幼兒園辦的「法培中心」(專門「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曹強強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再次到北京上訪證實大法。期間,被北京警察關押在地下室,辱罵威脅和毆打,銬了三天,搜去了僅有的六百元生活費和其它物品之後,才被非法押送回西峰。西峰警察鄭翔惡毒咒罵曹強強,最後,將曹強強在西峰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才放她回家。

兩次被非法勞教未成 遭戒毒所關押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曹強強被警察張正華、賀××綁架到西峰戒毒所關押。在戒毒所,曹強強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李玉被關在一個大房子裏,慶陽的元月是最寒冷的冬天,常常都是零下十幾度,警察故意關掉暖氣,房間內嚴寒徹骨,凍得她們晚上睡不著。當時,李玉的腿腳被凍痛得厲害,整夜都不能入睡。在戒毒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天後,曹強強被非法判了一年勞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西峰市公安局三個警察把李玉和曹強強轉押到蘭州市平安台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曹強強正念否定邪惡的勞教迫害,結果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

西峰市警察又將曹強強非法關押到西峰戒毒所七個月,最後,曹強強開始絕食反迫害。四天後,戒毒所怕出人命擔責任,就逼迫她的家人交了一千元,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肖金鎮派出所又將曹強強強行綁架到西峰戒毒所,非法關押了十六天後,以伙食費的名義向她家人索要了3160元才放人,平均每天伙食費接近200元錢,而當時西峰戒毒所伙食很差。

二零零三年二月,曹強強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人舉報。警察將她綁架到慶陽市鎮原縣派出所銬了一夜,不給吃,不給喝,第二天下午兩點左右,把她轉送關押到鎮原縣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釋放回家十二天後,急於立功表現的政府人員又將她欺騙到肖金鎮派出所,銬上手銬,劫持到西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之後,非法判曹強強二年三個月勞教,這是對曹強強的第二次迫害勞教。

將曹強強送勞教所時,警察不給家裏人通知,連件衣服都沒拿上。路上,她被折磨得連吐帶暈。曹強強思想中再次正念否定勞教迫害,結果勞教所體檢又不合格,拒絕收留,警察只好將曹強強又送回西峰看守所。曹強強開始絕食反迫害,十六天後,生命奄奄一息,警察怕出人命,才放她回家。

被非法抄家、監控等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曹強強正在家裏看大法經文,肖金鎮派出所所長張少華帶兩個惡警氣勢洶洶地闖進曹強強家,大吵大鬧,還到鄰居家調查曹強強是否出去發放真相資料,最後沒有收穫,就搶走了曹強強看的大法經文。自此之後,警察隔三差五地來騷擾、恐嚇她,並對她家實施監控,給她和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與傷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慶陽市西峰區國保大隊的朱長鎖,肖金鎮派出所副所長席凱、王治,鄉政府幹事羅強和司機等人,突然闖入曹強強家,他們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及手續,便強行亂翻進行抄家,他們把所有房間都翻遍後,還要到租住在她家的飯店服務員房間去翻,因房子門鎖著,鑰匙在去上班的服務員身上,他們就要強行撬門,家人不讓動。僵持之後,他們站在凳子上從窗戶向裏探查,沒發現甚麼後,便帶著從她家搶的兩幅法輪功真相掛曆走了。臨走時,他們還威脅曹強強不要出去聯繫其他法輪功學員,否則就會抓她。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下午兩點左右,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三男一女,開了一輛大警車,闖入曹強強家,再次騷擾,他們強行闖入曹強強房間亂翻一通,沒有發現他們要找的東西就走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因曹強強發了「訴江狀」,高檢簽收,西峰區肖金派出所八、九個警察到曹強強家騷擾抄家,發現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光盤就全部搶走。

二零一五年十月,肖金村不法人員又到曹強強家騷擾,並誘惑讓她參加西峰辦的洗腦班,被她拒絕。

長期迫害導致曹強強半癱瘓

由於遭受長期的持續不斷的迫害和騷擾,曹強強的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時常出現頭痛、心困、很累,身體沒有勁的症狀,有時連飯都做不了,走路也很困難,煉功都很難保證。發展到後來,眼睛也看不清東西了。

到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曹強強突然暈倒,失去知覺,送去醫院搶救,在當地醫院近一個月時間,一直都處於昏迷狀態,又轉送西安的醫院治療後,才慢慢恢復了知覺,思想恢復了清醒,但身體處於半癱瘓狀態。

回家後,曹強強這種生活不能自理半癱瘓狀態一直持續了一年多時間。

二零二零年臘月,曹強強突然又不能吃飯了,家人又把她送到西峰住院搶救,臘月二十八日才回家。回家後,曹強強一直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家人給她請了保姆照顧她的生活。

不堪長期精神、身體的折磨 含冤離世

長期的監禁折磨、騷擾抄家、威脅恐嚇、監控監視等各種迫害,給曹強強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的傷害,她的身心遭受嚴重摧殘。家庭遭受很大的經濟損失,後來家人不堪忍受迫害,開始反對曹強強煉功,丈夫一度以離婚相威脅逼迫她放棄信仰,經常對曹強強辱罵。

後期在曹強強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時,丈夫、女兒都禁止她學法煉功,不讓其他同修去看望,使曹強強處於和外界基本隔離的狀態,無法通過煉功、學法來恢復身體健康,只能無助地躺在床上,耗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撒手人寰。

曹強強走了,這位善良的大法學員,在時光剛剛邁入二零二二年的第一天,就離我們而去。一位淳樸的中國西部農村婦女,僅僅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二十二年來,遭受了這麼多邪惡的迫害,最後含冤離世。

這種慘劇絕非個案,明慧紀念館數據顯示:自一九九九年至今,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能夠統計到的、有名有姓的已經有4622例,這都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啊,他們也都跟曹強強一樣,是善良的中國普通民眾。

一個甚麼樣的政權、甚麼樣的國度,才會不讓人信仰真、善、忍,才會不擇手段打壓迫害一個只為做好人的善良修煉群體?只有基因中充斥著假、惡、鬥的中共邪黨才會視真、善、忍為天敵。希望人們喚醒良知,制止這場已經持續了二十三年的迫害,使曹強強這樣的慘劇不要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