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下肢癱瘓 大連呂開利再遭非法批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被迫害下肢癱瘓的法輪功學員呂開利於六月二十日被沙河口區國保指使馬欄子派出所警察入室綁架、搶劫,七月八日被沙河口檢察院以所謂「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非法批捕,現在被構陷到甘井子檢察院。刑事執行檢察科:袁志偉檢察官(負責案子起訴還是不起訴,就是否送法院)13840906966、0411-86572014。

現在五十七歲的呂開利堅持按照真、善、忍法輪大法修心向善,七次被綁架迫害,累計遭十三年半冤獄,期間遭受「死人床」、「吊銬」、150萬伏警棍電擊等種種酷刑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因參與電視插播《九評共產黨》,曾被遼陽法院誣判十年重刑,不堪盤錦監獄的殘酷折磨,從勞動車間樓頂跳下(編註﹕這完全是中共迫害造成的,但是法輪功嚴禁殺生,包括自殺和自殘。請法輪功學員不要以這種過激的方式反迫害),下肢癱瘓,馬尾神經損傷,大小便失禁。出獄後,通過煉功,能依靠單拐走路,但馬尾神經損傷、二便失禁還沒有恢復。

'圖1:呂開利出獄後照片'
圖1:呂開利出獄後照片

'圖2~3:出獄時下肢皮膚都是壞死的,呈黑色的'
圖2~3:出獄時下肢皮膚都是壞死的,呈黑色的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沙河口區馬欄子派出所五、六個警察闖進呂開利家中將他綁架,搶走法輪大法書籍、煉功用播放器等私人物品。他們對門上的對聯「真誠善良忍為上,重德行善福臨門」拍照,警察對呂開利說:「你貼對聯,宣傳法輪功。」警察欲以此為藉口,構陷呂開利,並且副所長王雲馳還想找鄰居作證他家門上貼對聯,讓鄰居做壞事,被鄰居拒絕。兩天後警察扯走了門上的對聯福字。

呂開利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拘留所五天,六月二十五日派出所警察又將他劫回到派出所,家屬要人他們不放。六月二十六日,他們把呂開利送大連姚家看守所,因為他大小便失禁,看守所的人拒收,派出所警察又跟對方說了甚麼,就強行把他收下了。看守所的人說他大小便怎麼辦,警察說我們給送尿不濕。後來警察給家屬打電話要尿不濕,家屬送到派出所,但是呂開利都一直沒有收到。家屬到派出所去找,要求放人,警察不讓進大廳,還說,你找也沒有用,是上面叫抓的。

七月八日,呂開利被沙河口區檢察院非法批捕,現在已經構陷到甘井子檢察院。

酷暑難耐的夏日,在環境惡劣的看守所裏,呂開利只能每天墊毛巾,因為他不能正常行走,處境異常艱難。

呂開利,男,原遼寧省大連起重集團技術信息部工程師,一九八七年畢業於東北理工大學。自修煉法輪功以後,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單位任辦公室主任,連年被評為單位先進工作者、優秀技術人員;在業務上他還努力鑽研,數篇論文獲獎,有的發表在《起重機》雜誌上。在家庭中,孝敬老人,是個好丈夫、好女婿。

在經歷十年冤獄迫害回來後,呂開利因為身體狀況不能外出工作,為了減輕妻子的負擔,他就在家中輔導幾個小學生英語。考慮到學生家長經濟狀況不太好,他就收很低的費用,卻給孩子們很用心地上課。教書育人過程中,呂開利按照「真善忍」作為指導,對孩子特別耐心。

看到孩子們英語基礎很差,就不怕費力從基礎抓起,為了使孩子增強對英語的學習興趣,他採用了各種各樣的教學方法,收集各種教學材料,利用孩子喜聞樂見的動畫、歌曲、遊戲的方式使孩子在快樂學習中愛上了英語,提高了成績。有兩個孩子成為各自班級英語尖子,在考試中都考了第一名。

有一個孩子厭學,經常遭到父親的責罵。有一天這個孩子來到他家,為了表示不願意補習,當家長剛剛離去就對老師破口大罵,呂開利一點也不生氣,耐心地開導她,孩子的爸爸在門外聽到了孩子的無理叫罵,就忍不住敲開門進屋要打孩子,被呂開利攔住,他勸孩子爸爸先回去。等孩子情緒穩定了,他就耐心地引導孩子,給她講道理,讓孩子體會父母的辛苦、不易和父母、老師對她的期望。漸漸的孩子改變了厭學的狀況,能夠認真的學習了。後來家長提起這事,都很感動。

其實教學工作對這樣一個殘疾人來說是很辛苦的,後來他身體狀況有些吃不消,妻子就勸他不教課了,就在學期考試結束後停止了教學。孩子和家長幾次來找他,希望他能繼續教課,因為他們都捨不得離開這樣的好老師。當聽到開利老師被抓走了,家長都非常不理解,這麼好的人為甚麼要抓他。

呂開利在家裏孝敬老人,這幾年他看到岳母家由陽台改成的廚房狹小不堪,就主動跟妻子商量要幫助家裏改裝廚房。今年四月份,呂開利夫妻在自己經濟不寬裕的情況下,花了將近六千塊錢,把老人家廚房破舊的鋁合金陽台改換成了斷橋鋁陽台,使廚房變得寬敞明亮了,讓老人生活更加舒心。

遭十三年半冤獄迫害經歷

(一)七次遭綁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呂開利堅定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曾七次遭綁架,兩次被非法教養、一次非法判十年重刑,現在又被非法構陷。

呂開利在十三年半的非法囚禁中,經歷了人們難以想像的二十多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由一個健康的人變成了僅能靠雙拐吃力挪動的殘疾人。

1、物品被劫 反遭拘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單位領導多次找呂開利談話,逼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在遭到拒絕後,呂開利被撤銷了科技信息室主任的任命,並宣布對他實行「聯保」,就是被單位層層看管了起來。

一九九九年十月,呂開利放在單位活動室(午休時他在那煉功)裏的法輪功書籍和錄音帶被公司公安處人員劫走,他前去索要,被公司黨委副書記張錫斌指派公安處人員將呂開利綁架到大連市沙河口區南沙派出所,被關在鐵籠子裏一天一夜。

2、合法煉功 強制洗腦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大年初一上午,呂開利像往年一樣到大連星海廣場參加集體煉功,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結果被早已守候在那裏的幾十個警察綁架,與近七十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關進了大連市戒毒所。戒毒所裏沒有一個戒毒人員,這裏變成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呂開利被關押了二十天,妻子在被勒索兩千元的所謂伙食費後將他接回。

3、依法上訪 非法教養 開除公職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為了不影響工作,呂開利利用休息日,揣著一封說明法輪功真實情況的上訪信,走上了到北京的上訪之路。四月五日上午,在中辦國辦信訪局門口,他被幾個便衣攔截,在得知他要到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後,他們把他綁架到了北京華豐賓館的一個房間(後來得知這裏是大連公安專門為攔截法輪功學員上訪而長期租用的地方)。四月六日,呂開利與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用大客車拉回大連,關進了大連市戒毒所。

五月三十日,呂開利與其他十名男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關押迫害。同車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的還有多名女法輪功學員。呂開利被非法教養一年。由於呂開利堅持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被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加期教養半年。後來被從馬三家教養院轉到大連教養院,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釋放。

在呂開利上訪後,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連大起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違反《合同法》和《勞動法》,以呂開利進京上訪為藉口,在不通知他本人和家屬的情況下擅自將他開除,並以文件形式向公司各部門做了通報。

4、回家十天 再遭綁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呂開利與妻子在一法輪功學員家被大連市國保大隊、中山分局及桃源派出所邢姓等警察綁架,關進大連市看守所。呂開利絕食抵制綁架迫害,被關禁閉室一個多月。在看守所的兩個月間,他始終被戴著手銬、腳鐐,手銬與腳鐐用很短的鐵鏈連著,躺不下,站不起,並被長期野蠻灌食。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呂開利被劫持到大連教養院八大隊非法勞教兩年。

5、派出所走脫 流離失所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日,呂開利的妻子在去找工作的路上被大連國保大隊兩個警察當街綁架。呂開利傍晚回家時被正在屋裏翻箱倒櫃的幾個便衣人綁架到大連市甘井子區興華街派出所,並被搶走了家中的貴重物品:法輪功書籍、銅佛像、兩個索尼隨身聽、兩個電子書、一部愛立信手機、一部諾基亞手機、一千七百多元現金等。在派出所,呂開利遭到兩個警察毆打,當他質問葛姓副所長身為警察為甚麼違法打人時,副所長竟說:「我沒看見」。第二天早晨五點左右,呂開利從派出所走脫,從此被迫流離失所。

6、插播真相 重刑迫害

呂開利因在電視頻道上插播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於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被遼寧省遼陽縣法院秘密開庭,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名誣判他十年重刑。

(二)三年半關押 慘遭兩個教養院的迫害

第一次教養的被迫害經歷:

二零零零年五月三十日,呂開利與其他十名男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關押迫害。

馬三家教養院男隊一、三、五、七大隊是旱田,種玉米;二、四、六、八大隊是水田,種水稻。他們被強迫從事高強度的奴工勞動:間苗、鋤地、施肥、撒藥,在一人多高的玉米地裏勞動,酷暑難當,幹活都是小跑著幹,慢了就會招來警察和勞教頭的拳腳和棍棒,每天早上天濛濛亮就被逼迫出工,晚上天黑才收工,每天十幾個小時的奴工迫害,雨天也不休息。在這裏被打傷、打殘是常有的事。與呂開利同去的法輪功學員孫立文出工第一天就累得嘔吐不止,不能進食。法輪功學員楊傳軍也曾因勞累過度而昏厥在玉米地裏。奴役如此勞累,而吃的又是又硬又髒的窩頭,鹽水煮菜葉,僅有幾片菜葉的湯裏不見一滴油。

後來,所有被馬三家教養院迫害的男法輪功學員都被集中到新收解除大隊,共有三十多人。新收解除大隊施行迫害的人有:大隊長兼教導員張健,副大隊長徐飛,獄警圖玉鵬,還有一個剛工作的小警察。他們對堅定信仰者施以在烈日下長時間罰站軍姿、烈日下曝曬、拳打腳踢、電棍電擊,長時間騎坐木楞,屁股硌爛了,木楞卡進肉裏。呂開利受這種迫害二十多天。後來就絕食抗議迫害,遭長期野蠻灌食。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被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男法輪功學員都被轉到戶口所在地教養院繼續迫害,呂開利與其他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轉到了大連教養院。

一到大連教養院八大隊(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剛放下行李,一群警察就撲了過來,樓內地上洒上水,將他們扒光了衣服,摁倒在地,雙手銬在背後,身上架一個直背木椅,一個肥胖的警察坐在上面,幾個警察用十幾根各式電棍瘋狂施暴,專門電擊敏感部位:頭、頸、耳、嘴、手心、腳心、腋窩、膝蓋、腿內側甚至生殖器。而這一切的目的僅僅是為了逼迫他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放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原則,進而與他們一樣顛倒正邪的去誹謗法輪功。

而後呂開利被轉到三大隊被迫從事揀豆奴工勞動,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釋放。

第二次被教養的迫害經歷: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呂開利被劫持到大連教養院八大隊非法勞教兩年。呂開利拒絕奴工勞動,兩年中教養院一直對他進行嚴管迫害,經常被銬在「死人床」上,就是頭戴上拳擊帽,身下只鋪四塊甚至三塊半尺左右寬的床板,雙手分別銬在床的兩側,有時也把雙腳鐐在腳下床頭上,晝夜躺在上面。有時將雙手或單手銬在床頭,人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上。

二零零二年七月,呂開利絕食抗議迫害。一天,八大隊副大隊長景殿科在值夜班時間拿著兩根電棍電擊他的大腿內側等敏感部位。當時他已絕食二十多天,雙手銬在床的兩側,身體非常虛弱。

有一次,景殿科指使勞教人員將呂開利扒光衣服,摁倒在地,兩手銬在背後。景殿科親自動手,在他的身上、腿上、小腹等部位寫上污穢的文字,對他進行人格侮辱。

在呂開利絕食期間,景殿科、宋恆岳等人多次對他施以灌烈性白酒迫害。當時他已絕食多日,被銬在死人床上,腸胃空空,身體非常虛弱。他們邊灌邊說:「廢了你的功。」

有段時間,他們把他吊銬在二層床的上鋪,也就是兩手分別銬在兩張二層床的上層,從早上五點到晚上十一、二點,連續吊銬了二十多天。一次,在他們的授意下,勞教人員高永平在這種情況下,用床板猛砍呂開利的雙腿,逼他放棄絕食。

(三)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十年

為了讓億萬民眾免受毒害,為了讓從事迫害者停止犯罪,為了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為了讓每一個中國人都能擁有選擇自己信仰的自由,法輪功學員在沒有任何公開渠道可以表達意願(合法上訪都被勞教、判刑)的情況下,採取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這場迫害的真相是無私無畏的大善之舉,是在真正的維護著國家憲法和法律的實施,是在維護著每個公民的合法權益(憲法賦予公民擁有知情權、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出版發行自由、結社自由、集會遊行示威自由)。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大連法輪功學員呂開利等在遼寧省遼陽縣有線電視成功插播《九評共產黨》一個半小時。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被以陳欣為首的中共大連國安國保便衣警察暴力綁架。便衣闖進呂開利等法輪功學員租住的房子,揮起棍子劈頭蓋臉就打。呂開利被秘密轉移到遼陽市看守所,期間遭受遼陽市國保大隊長劉勇等以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臭名昭著的「遼陽四大惡人」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四月初,呂開利被遼陽市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先非法關押在營口監獄二大隊。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呂開利被從營口監獄轉到盤錦監獄。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呂開利被轉押至錦州監獄,在監獄醫院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當時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張偉,楊春玲,朱本富,孫敬美等先後被迫害致死。

(四)九死一生的被迫害經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五日,盤錦監獄五監區獄警從犯人口中得知呂開利有電子書,四月六日上午九點,盤錦監獄五監區教導員李峰把呂開利叫到大隊「教育室」,以監獄獄偵科王景林和原五監區獄警大隊長王建軍為首的惡警,把他摁坐在地上,兩腿彎曲並攏,用一根扁擔從他兩腿彎下穿過,將兩小臂別在扁擔下面,再將雙手銬在膝蓋前面,使他動彈不得,用多根150萬伏電棍電擊呂開利,一直迫害到十一點多鐘。

然後又將渾身是傷的呂開利關進監獄禁閉室(小號)。在禁閉室呂開利被殘酷迫害十五天,手、胳膊、身上到處是電棍傷痕和鐐銬傷痕。期間,伙食上進行剋扣,只允許呂開利每天吃豬飼料一般的玉米麵發糕。呂開利絕食,五月四日、六日、七日惡警管鳳春每天下午一點鐘左右電擊呂開利。

二零一零年六月初,每天強迫奴役勞動十一小時。六月末,呂開利絕食抗議奴役勞動和虐待。新任獄警大隊長管鳳春和管教科長王輝及獄警秦飛在大隊教育室用電棍電刑呂開利,從下午一點直電到四點,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為了剝奪信仰 盤錦監獄對呂開利進行非人的酷刑折磨。盤錦監獄五監區六月份剛到任的副監區長(負責管教工作)管鳳春逼迫呂開利「轉化」,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拒絕後,管鳳春指使犯人在監區教育室給他扒下衣服,銬上背銬,用五根褲腰帶把他捆綁在椅子上。管鳳春親自動手,用早已備好的多根高壓電棍電擊呂開利的頭部及全身,斷斷續續達四五個小時,還揚言:「我有的是時間,可以陪你玩一年,電得你滿操場爬,叫你幹啥你幹啥。你怎麼辦?」呂開利說:「那我只有一死。」他說:「你嚇唬我呀?」

七月九日至七月十三日,管鳳春連續迫害折磨呂開利五天,每天電擊長達四、五個小時,身體上到處傷痕累累。致使他頸部和胸前有大面積電棍電擊傷痕,當有人問起時,五監區五隊隊長劉文振卻狡辯說:「他自己撓的。」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盤錦監獄五監區大隊長管鳳春,從中午十一點開始用電棍殘酷迫害呂開利,逼迫其「轉化」放棄信仰,遭到拒絕,一直迫害了四個小時。

八月三十日晨,在這種酷刑的折磨下,精神與肉體達到了承受的極限,為了抵制這種毫無人性的迫害,呂開利從勞動車間樓頂跳下,當時腰椎和骨盆,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重傷,尾椎神經損傷、下肢癱瘓、神志不清,記憶力明顯下降,生活不能自理。他只能用雙拳支撐挪動身體,手指關節皮膚磨成了厚厚的繭子,大小便失禁,自己連床都上不去,境況非常艱難。監獄為了掩蓋迫害罪行,將他隔離在病監,封鎖消息,阻止家屬見面達十四個月之久。當呂開利家屬聽到消息後,多次找到監獄,獄方卻一直隱瞞實情,並非法阻止家屬會見。

為了維護合法權利,家屬聘請律師介入。經過艱苦的努力,終於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見到了飽受折磨的呂開利,此時,距離他墜樓已十四個月了。呂開利是被犯人背出來的,臉色蠟黃,下肢根本不能動,身上帶著導尿袋,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體極其虛弱,十多分鐘會見談話就已經支持不住。

看到昔日健康開朗的丈夫被迫害成這樣,妻子痛哭失聲。家屬要求辦理保外就醫,獄政處長張凱、獄警大隊長張雲龍和獄警科長秦飛掩蓋呂開利被酷刑迫害的事實,說他「自傷自殘,不能辦保外(就醫)」。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盤錦監獄不通知家屬,將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轉移到遼寧省各地。當天下午,呂開利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轉押至錦州監獄,呂開利被非法關押在監獄醫院繼續迫害,呂開利生命垂危,被送入錦州監獄醫院重症室。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呂開利從盤錦監獄轉押錦州監獄。在錦州監獄關押的三年半時間裏,監獄無理的剝奪了呂開利的接見、通話、通信權利,家人雖經多方努力要求見他,卻屢遭錦州監獄無理拒絕,家人求告無門。家人對呂開利的狀況無從了解,牽腸擔心,以淚洗面。直到呂開利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被釋放,才與家人才相見。出獄時,呂開利架著雙拐,帶著導尿袋,只能一點點挪動,而且下肢皮膚都是壞死的,呈黑色的,失去了正常生活和工作能力。

(五)中共迫害 家庭飽經魔難

呂開利父親早逝,在他多次被非法關押期間,他的母親因思念兒子和擔驚受怕而悲苦離世,呂開利沒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在呂開利被盤錦監獄酷刑迫害癱瘓後,呂開利的老岳父曾經歷兩次直腸癌手術的老人承受不住這一切,癌病復發,住進醫院做了第三次手術。長期無理的迫害,病痛的折磨,使這個飽經魔難的家庭陷入極其痛苦的境地。

妻子孫燕,原大連石化公司幼兒園高級教師,因工作出色多次被評為石化公司青年標兵、先進工作者,獲多項幼教專業方面的褒獎。因堅持信仰,曾在大連市教養院、瀋陽龍山教養院及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

呂開利只因為他要做一個有信仰、道德高尚的人,卻由一個健康的人被迫害成殘疾人,現在又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惡劣的環境裏,他沒有拐杖,行走困難,大小便失禁,每天只能靠墊毛巾艱難度日,身體狀況令人擔憂。

現在呂開利家中有兩位八十歲的老人,一個患有抑鬱症的妹妹。呂開利在家時,他們有一個完整的家,現在,呂開利無辜受難,身陷囹圄,處境危險,全家人度日如年。好人被抓捕,天理不容啊!

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拉攏中共高級幹部協助他迫害法輪功,用的是「利誘」,給他們本不應該得到的權力、地位,縱容他們貪腐來誘惑他們;而他對中下層直至最基層的公檢法人員及政府人員,包括街道、居委會、單位,使用的則是「威逼」,用他們正常工作中本應得到的工資、獎金、職位等等作為籌碼來逼迫他們去迫害好人,讓他們在維持正常生計還是維護道德良知之間做出選擇。這是赤裸裸的流氓行徑。可悲的是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和各級人員,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而做出迫害好人的事。當年呂開利原單位的黨委副書記張錫斌,正年富力強,前途無量,因在單位裏積極推行迫害政策,於二零零二年大連「五﹒七」空難中遭報,屍首無存。盤錦監獄主導迫害的監獄長宋萬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曾一直違法阻擋呂開利家人和律師探視他的錦州監獄副獄長王洪博(他在其它監獄任職期間也曾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五年年底在家中地下室畏罪自殺……

但無論他們是被欺騙、被利誘,還是被威逼,只要參與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那都是有報應的。二十二年來,上至主導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等等,下至曾誣告或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平民百姓,無論是在政府、軍隊、公檢法司還是在其它組織行業,以各種形式表現出的惡報層出不窮,這些人當年曾為了一己私利參與迫害,最終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神目如電,洞察秋毫。那些迫害了佛法正信的人,無論他在天涯海角,都終究逃脫不了上蒼天理和人間法律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