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廉淑芳多次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晚9點多,當地派出所又來5、6個人破門砸鎖、闖進舒蘭市後石河村廉淑芳家,把她抬走了。廉淑芳十歲小孫女嚇得一邊哭一邊說:別把奶奶抓走,別把奶奶抓走。

廉淑芳是一位農村婦女,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一個多月後,全身疾病一掃而光,精神煥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廉淑芳因為抱著還沒斷奶的小女兒進京為大法鳴冤,而被鄉政府視為重點迫害對像,時不時地來家騷擾,有時三、五個,有時十多個;一到節假日,更是一大群人,滿胡同都是,有時甚至半夜三更私闖民宅,給她的家人、街坊鄰居造成很大的壓力,整天提心吊膽過日子。

四歲的女兒也遭劫持

二零零二年十月末,一位熟悉的法輪功學員買衣服順路在廉淑芳家住一宿,遭人惡意構陷,晚9點多,派出所警察私闖民宅,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把她合法的大法書籍,法輪大法的條幅,誣陷成「證據」,綁架了她們。廉淑芳的小女兒嚇得直哆嗦,牙齒咯咯直響,她說孩子還沒斷奶,這些人毫無人性的把四歲的孩子也劫持了,在車上受到驚嚇的孩子吐了一身。

到了派出所,他們開始非法審問,在另一個房間裏,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勸善講真相,警察不但不聽,還毆打、暴力審訊。他們妄圖誘導廉淑芳,讓她承認電線桿的字是她噴的,圖謀進一步迫害。

第二天,那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廉淑芳被劫持到看守所,當妹妹來抱走孩子時,從未離開過媽媽的孩子張著小手盯著她哇哇大哭,看到這場景的人無不心酸流淚。

到看守所後,當時那裏還有五位法輪功學員,她們堅持信仰自由權利,每天都煉功,每次都招來獄警惡毒的皮帶抽打。

黑嘴子女之勞教長期洗腦、暴力毆打、電擊等 致身心受創

一個月後,她們被非法勞教,天還沒亮,就被戴上手銬、腳鐐,兩人一組的被帶上車,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之勞教所迫害。廉淑芳被劫持到二大隊二小隊,一進去警察就操控幾個邪悟的「猶大」圍攻,用歪理邪說每天都來洗腦迫害,後半夜了才讓睡一會,長時間熬夜腦袋嗡嗡響。

有一天廉淑芳堅持煉功,她們就撕去偽善的面具,立即報告給獄警,於波瘋狂地打她嘴巴子,連踢帶拽地把她劫持到管教室。在走廊廉淑芳大喊:法輪大法好。廉淑芳光著腳丫子被拖到管教室。

酷刑演示圖:電棍電擊

大隊長劉連英上來左右開弓猛扇廉淑芳一陣大嘴巴,當時她嘴角就出血了,眼冒金星。劉連英不知打了多少下子,累得喘著粗氣。劉連英揪住廉淑芳的頭髮,連打帶叫囂: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上邊有死亡名額的,這是江澤民的命令。劉連英和於波又抄起電棍對廉淑芳一頓猛電,她脖子、手心能聞到肉皮的灼焦味。當時又趕上廉淑芳來例假,她們還隔著褲子電她的下腹,她感覺血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淌,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有來例假。

第二天,廉淑芳的腦袋腫得老大,眼睛腫成一條縫,大腿肌肉壞死,瘸了3個多月,滿口牙鬆動,大腿肌肉回家好幾年才好轉過來。

自那以後,廉淑芳的身體出現嚴重的心臟病狀態,走路要人扶著。

一年後,廉淑芳回到家裏,鄉政府、派出所仍然不斷地騷擾她,擾得四鄰八舍都害怕。

孫女哭喊:別把奶奶抓走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鄉派出所5、6個人又來非法抄家,讓廉淑芳跟他們走。廉淑芳說我孫女馬上就放學,家裏沒人帶不行,又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又請示的,當時徐連超還說:你就是女的,不然今天就把你抬走。為首的叫韓冬(音),他是戶籍警,每次迫害都有他。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廉淑芳居住地區出現大面積迫害。晚9點多,當地派出所又來5、6個人破門砸鎖闖進她家,當時她孫女已經睡著了,突然闖進這麼多人,穿鞋上炕,滿屋亂翻,把她孫女嚇得直哆嗦。他們當著孩子的面,把廉淑芳抬走了,孩子嚇得一邊哭一邊說:別把奶奶抓走,別把奶奶抓走。為首的是所長鐘義(音)、韓冬。

此前8點左右,這夥人闖入同村法輪功學員劉淑芹家,搶走年曆、年畫、師父法像、大法書籍等物品,要綁架79歲的劉淑芹。家人說:這麼大歲數,腿還腫著,你們還要抓人?最後沒綁架成。

廉淑芳被非法拘留13天,勒索錢財700元,沒有任何票據。

以上這些是廉淑芳這二十多年來中共對善良人的迫害經歷。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假、惡、鬥橫行中華大地。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在此奉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員:不要助紂為虐了,善惡必報、人不治天治,不要做共產邪黨的陪葬品和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