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君有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八日】我讀了八月十一日明慧網刊登的《為甚麼這些「密接者」不染疫?》的文章,決定把我曾與兩位染疫者密切接觸的情況寫出來。

我今年七十二歲,幹家庭護理工作。今年二月二十六日,公司找我說:「有一病人染疫了,你能去護理他嗎?一天九小時?」我說:「行,沒問題。」公司說:「你(一週)幹七天可以嗎?」我說:「我每週幹五天吧(因為週末兩天我要出去講真相)。」

這樣,我即刻就去病人家上班了。病人從醫院剛回到家,我看他咳的痰帶粉紅色,頭疼,食慾不好。他七十多歲,瘦高個子,中風和糖尿病,每週三次透析腎,整個左胳膊和下肢都不會動。我每天給他擦洗兩次澡,餵飯、洗臉刷牙、換衣服。洗澡和大便得抱他坐在漏椅上。天天都和他近距離接觸,我從來也沒有擔心過疫情與我有甚麼相干。公司擔心我,每天都問我怎麼樣?我說:「謝謝!請不用擔心,我不會有問題的。」

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關鍵的地方寫在紙上。他能聽進去,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三天就不咳不吐了,頭疼明顯減輕,食慾很好,整個人精神起來了。大約我去的第七天,他做檢測就是陰性的了;大約第十天,一切恢復正常。

第二個密接者是大約八十歲的一個老太太,瘦高個子。四月二十六日公司又給我打電話:「老太太染疫了,你去護理她好不好?每天二十四小時。」我說好。公司說:「你去打疫苗吧。」我說:「我是有信仰的,各自都有規矩,你放心吧。我心裏有底,我不會有問題的。如果打了疫苗,我心裏就沒底了,我也就不敢去了。」公司說:「好吧,那就別打了。」我立即帶著行李到老太太家上班了。

老太太也是剛從醫院回來的。她中風,躺在床上,二十四小時就我倆生活在那個大房子裏。她兒子是醫生,每天過來餵她兩次藥。她兒媳每天通過電話告訴我做甚麼飯等等。老太太和她兒子講話我聽不懂,我講話他倆也聽不懂。我每天都給老太太放《普度》、《濟世》音樂聽,她聽不夠,一停了就喊我再放給她聽。我去了後,她頭疼好了、輕咳沒了、吃飯香了。我去的第七天,她兒子帶她去檢查,讓我也跟去,結果是陰性的、好了。她兒媳給我通話說:「我婆婆說她好喜歡你。」我說:「就是沒法溝通,半點聽不懂,還是以前的護理來好。」她說,把你的電話號碼留給我好嗎?我說好的。

我與護理的這兩位病人都是高「密接」,為甚麼安然無恙呢?我個人體會: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那麼甚麼是佛法呢?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

我們修煉的就是最根本的佛法。病人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的是宇宙中最根本的佛法;病人真心聽《濟世》、《普度》,獲得的是純正的能量。疫君有眼,他看的很清楚。他知道法輪大法是救度眾生的高德大法,信他的人就是師父要救的人了,他怎麼可能布疫毒給他們呢?

這是我現階段的一點認識,歡迎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