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冠縣優秀教師荊兆偉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冠縣賈鎮中學教師荊兆偉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中共迫害,曾在淄博王村勞教所遭受藥物等摧殘,造成對身體的嚴重損害,2012年4月25日含冤離世,終年僅50週歲。一位優秀的教師,僅因為修煉法輪功,堅持做好人而遭受長期迫害,令人不勝唏噓。

荊兆偉,男,1962年出生,一九八四年任教山東冠縣賈鎮中學,他為人正直厚道,曾多次榮獲模範班級及優秀模範教師榮譽稱號,是學校領導及同事公認的骨幹教師,被評為中級一級教師職稱。老師每年一次的晉級,是很多老師求之不得的好事,對荊兆偉來說是輕而易舉就可以獲得的。每當有人問他時,他總是笑著說:「讓給別人吧,名額有限。」

一、修煉法輪功 戒除長年煙癮、酒癮 腰腿痼疾痊癒

1990年代的中期,荊兆偉患上了類風濕性的關節炎,中藥和醫藥都用過了,也無濟於事,嚴重時,手抬不起來,走路時腿有時一瘸一拐的,很多時候,到學校上課時不能騎自行車,沒辦法,只好套上自家的小毛驢,坐著拉車去給學生上課。當時年齡才30出頭,這日子怎麼過啊?聽說同村的一個嫂子是同樣的病,前往聊城市醫院注射的「封閉針」,嫂子好了,同樣的辦法,對於荊兆偉並未起作用,反而更重了。

1999年春天,荊兆偉聽人介紹說:煉法輪功有奇效,並且能祛病健身,強身健體。荊兆偉請來了《轉法輪》,光看書,還不會煉五套功法,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一遍書還沒看完,他就戒掉了多年的煙癮和酒癮,慢慢的腰腿都奇蹟般的恢復了正常了。

二、當地派出所的迫害

然而,1999年6月10日,中共惡首江澤民濫用手中的權力成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即「610辦公室」,並於7月20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栽贓誣陷和人身攻擊,法輪功學員們被非法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勞教、酷刑等迫害,荊兆偉及其家人也遭到酷刑折磨。

2000年快放暑假時,一個星期六的晚上,賈鎮派出所的郝瑞民等幾人像強盜一樣跳牆闖入荊兆偉家東院,叫囂「誰都不准動」,強行把荊兆偉與他妻子等6名法輪功學員用繩子綁架到派出所,關在一間屋子裏,不准上廁所。第二天,派出所所長林洪軍一一酷刑折磨迫害,尤其對荊兆偉用皮鞋踢,用高壓電棍電擊的「劈里啪啦」,還搧他的耳光,最後強迫按手印後回了家。荊兆偉的妻子當時也遭受了電棍電擊。

自那時起,只要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如中共開兩會期間、4.25、7.20、十一、元旦、過年等,那時的賈鎮派出所所長林洪軍(於2008年遭惡報被逮捕,殃及妻子張景霞同時被逮捕),為了向上爬,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步步升級。從1999年7.20到2002年3年半的時間,強迫荊兆偉夫婦與其他學員,早晚到派出所點名,晚到就罰款,並且讓法輪功學員無償的給他們幹很多髒活和累活。除廁所原來有雇工,現在都成了法輪功學員的活了,他們為了侮辱法輪功學員的人格,越是在大集市這一天,派出所越是讓荊兆偉和其他幾個法輪功學員把糞便挑到很遠的地方,故意讓很多上班的職工和趕集的人看到。

2000年的冬天,經常下雪,天氣非常寒冷,荊兆偉和他妻子以及許多法輪功學員又被非法關押到了賈鎮派出所,不讓回家,晚上住在一個剛建好的鋪上地板磚的潮濕的屋子內,牆壁還出水珠,男女同屋,鋪一個編織袋,沒有被褥,有的蓋會兒自己的棉衣,有的坐著,有的蹲著。而派出所裏的人為了自己取暖,卻喊了幾個法輪功學員去給他們燒鍋爐。

三、賈鎮中學的校長宋建業配合「610」 不讓荊兆偉上課

2001年春天,荊兆偉被賈鎮中學接回後,賈鎮中學的校長宋建業在高壓下,在「610」的指使下,不讓荊兆偉上課,還派了校方的王書禮、張洪峰、解思民三人輪流值班,監視荊兆偉,連上廁所也要跟著,不許遠離學校。以前,荊兆偉在學校的宿舍被同排同院的錢金芳主任命名為「東來順」,是老師們公認的好地方,課前課後,經常有不少老師去品茶娛樂,從此也很少有人去了。

後來,荊兆偉被安排在門崗看大門,來來往往的人很多,認識的學生家長看到他都說:怎麼讓教課這麼有成績的優秀教師看大門呢?再回來,校方又讓他去管寢室。此種差事既沒有假期,也沒有星期天,黑白班輪流,尤其假期期間,校內只有門崗和寢室管理員值班,其餘人都放假了。在這期間不用領導安排也沒有多給工資,荊兆偉值班時從自家拿來鉗子和鐵絲等工具,義務給孩子們一一檢修床位以便開學後讓學生即安全又安靜的休息好。荊兆偉在當寢室管理員時沒有請過一次假。即使這樣好的人中君子,在回家的路上,經常出現有特務在路口跟蹤他的情況。

2008年7月4日,賈鎮派出所再次唆使宋相增(冠縣賈鎮高莊鋪村人)到學校騷擾荊兆偉,一看荊兆偉沒在,就騙他的孩子說出了他爸爸在老家蓋房子。在村支書荊兆德的帶領下,闖入荊兆偉在冠縣賈鎮荊樓村的家中,就像土匪一樣把屋內翻的亂七八糟,甚麼也沒翻到,就把荊兆偉強行騙到賈鎮派出所,接著又去了他在學校的宿舍,強行砸壞了屋子的兩把鎖,搶走了《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只蓋到一辦的房子只能像斷壁殘垣一樣被迫停工了。

下午,他妻子去賈鎮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說已經把人送到了冠縣看守所,第二天他妻子和孩子想去給他送些衣服、被子和食物等,冠縣看守所說沒有這個人,沒辦法,他妻子又回到村裏找村支書荊兆德再三追問,才被告知人在聊城拘留所。他妻子和孩子又急急忙忙趕到聊城去給他送些衣服、日用品以及食物,存到那裏,結果後來荊兆偉告訴家人他甚麼都沒有收到。

一個月後,荊兆偉被非法送到淄博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

四、在淄博王村勞教所遭受藥物等非人迫害

在王村勞教所裏,荊兆偉受到了殘酷的迫害,吃的是豬狗不如的食物,多日不讓睡眠(所謂的熬鷹),被毒打,後來導致睪丸脹痛,腫大,既不能坐也不能站,被注射了不明藥物後,導致不能行走,就是這樣,每天還被要求強制奴役二十個小時。勞教時,單位停發了工資。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2009年6月,荊兆偉終於擺脫了勞教,被家人接出了黑窩,但回家後第二天腿上出現了兩個小紅點,紅腫面積越來越大。

不到一週的時間,賈鎮派出所的劉慶祥等幾人又闖入荊兆偉家中來騷擾他,看到他的腿上又紅又腫,劉慶祥問是怎麼回事。他們明明知道是勞教所的迫害造成的,卻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幾天後,腿由紅腫變成黑紫色,滲出很多膿水,越滲越深,後來發展為雞蛋大小的兩個洞,腳面長出很多小紅點,出血膿包,疼痛難忍。天氣又熱,大小便都得靠他的妻子。

荊兆偉忍著痛苦,抓緊學法,背法。開學前一週恢復完好。

五、校長張之同配合升級迫害 剝奪荊兆偉工作權

開學後,賈鎮中學校長張之同繼續對荊兆偉迫害,有20多年中學教學經驗的荊兆偉,竟被安排在香江光彩小學,成了小學一年級的班主任,雖然這樣,荊兆偉任勞任怨,在教好學生的同時,每天還義務的堅持給樓上的辦公室默默提開水。課餘時間,老師都願意和他說說心裏話。平時老師請假時,都願意把自己的孩子放心的交給他照管。

2010年到2011年之間,荊兆偉的身體反覆出現不適。有一段時間,後背起了一個豆粒大的膿包,即不能平躺也不能側臥,只能趴著睡一會兒,然後站起來走動走動。到後來大約有一週的時間,碰到一點皮就會流出很多膿液,破裂後,身體感覺像卸掉了一個坯一樣。因為沒有間斷學法煉功,很快身體恢復了正常。

2012年,校長張之同對荊兆偉的迫害升級,在一個月之內輪流安排了四門課程,語文、政治、思想品德和音樂,在壓力的摧殘下,荊兆偉不得不辭掉了一年級班主任的職務。因為原來不懂音樂,荊兆偉只能晚上現學現賣,第二天再教給孩子們。為了不影響家人,荊兆偉就晚上自己到沒有取暖設備的東屋裏學唱歌,因為那是初春一、二月份的天氣,魯西北的天氣還很寒冷。

六、含冤離世

在多種壓力下,荊兆偉身體每況愈下,看起來更加疲乏,精神不振,嗜睡,厭食。在2012年3月下旬,脖頸轉動不靈活,並且脖子上又出現了紅點。沒辦法,荊兆偉只能請假在家休息。在這期間,校長不僅不打電話關心職工的身體情況,還派了同村的在賈鎮任教的老師荊彥春,在大門外問了一聲荊兆偉的妻子:荊兆偉是否在家?

幾天後去聊城市醫院也沒檢查出病因,回家後用藥液洗了洗。2012年4月6日夜晚,小紅點突然出現破裂,荊兆偉暈倒了,家人一看情況不好,立即找來出租車把荊兆偉送到了濟南軍區總醫院,路上荊兆偉一度休克過去。

幾經周折,荊兆偉於2012年4月25日不堪中共長期的迫害造成的傷痛和對身體的損害,心臟停止了跳動。

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功,向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是公民的合法行為,沒有觸犯任何法律,警察抓人違法,也是對公民信仰自由權利的肆意踐踏和侵犯,相關辦案人員已涉嫌非法拘禁、濫用職權、徇私枉法。

在此正告還在迫害法輪功的人,立即懸崖勒馬,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這種犯罪行為,以免將來自己被追究責任,人不治天治。

山東冠縣賈鎮荊樓村村委主任 荊兆德 13561205688
山東冠縣賈鎮派出所 賈書坤 1870635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