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初立文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濰坊市法輪功學員初立文,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再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濰坊看守所,年前臘月二十八被非法判八年,後因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被釋放回家,於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初立文

這次迫害的直接責任人:峽山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劉傳軍(18663663566)、國保警察曲樂眾(18663665772)。在初立文的身體被迫害很嚴重的情況下,峽山國保夥同太保莊派出所,多次騷擾初立文與兒子初慶華。初立文父子為躲避再遭迫害,有家不能歸。

初立文,家住濰坊市峽山區(原昌邑市)太保莊街道太保莊村。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全身多種疾病一掃而光,身體健康了,家庭更和睦了。初立文希望鄉親們也受益,弘揚法輪大法,成為昌邑法輪功輔導站義務站長。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初立文一家人遭殘酷迫害。初立文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三次被非法勞教(三年、一年【20天後保外就醫】、一年)、二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八年),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了酷刑折磨。兒子初慶華也被非法勞教兩年半,被非法判刑三年。

以下是初立文被迫害的部份事實:

一、和平請願,被銬鐵椅子毒打、遊街侮辱、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中共邪黨綁架各地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初立文被太保莊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七月底才被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初立文進京和平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十六日返回,十七日被太堡莊派出所警察綁架,在鐵椅子上被銬十一天,遭反覆打耳光。

初立文在全鄉鎮被遊街侮辱,後被劫持到昌邑看守所奴役迫害一個月,太堡莊派出所警察又把他劫回派出所,繼續關押迫害一個月。

二、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山東省王村勞教所遭野蠻灌食、奴役、冷凍、鋼針扎、面壁、捆綁、抻銬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初立文被太堡莊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到昌邑市看守所迫害。他被銬在樹上凍、戴背銬、舉凳子折磨、戴大鐐等迫害。一個月後,被劫回太堡莊派出所繼續關押迫害,四月十四日被劫往山東省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初立文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到野蠻灌食;被強迫幹建築活奴役。在三大隊一分隊,警察縱容一個馬姓犯人組長用腳在他前胸上跺,初立文被跺的好長時間喘不上氣來。

二零零零年正月,有幾天特別的冷,警察把初立文弄到山頂的三樓上,扒光衣服銬在窗櫺上,門窗全部打開,從晚上10點一直凍到凌晨4點,接連凍了兩天;第三天晚上未銬,凍到凌晨3點。

在九大隊,惡人王勇用鋼針在初立文腳背上到處紮,整個鞋子裏都是血;惡人又把他摁在地上,用穿著皮鞋的腳用力的搓捻兩手臂。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初立文被劫往山東章丘勞教所(四分所,又稱礬硫大院)。九月六日,開始實施「轉化」迫害。在一間非常潮濕的小黑屋裏,初立文被強迫坐小板凳面壁,一天24小時不准睡覺,連續坐七天。他還被惡人用拖把桿別著盤上雙腿,用撕成條的床單捆住雙腿,把雙手在背後捆住,一直捆了好幾天(除了吃飯和上廁所外,一直這樣捆著);還不「轉化」,惡人就把他的兩手臂伸直,銬在兩張上下床的床頭上,整個人就成了一個十字架形,大小便也不放下來,一直銬了八天八夜。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在這間非常潮濕的小黑屋裏,初立文被酷刑迫害半年:長時間坐小板凳不准動、拳打腳踢、用馬札子砍小腿骨、左耳膜被打破、牙齒被打壞、用硬塑料拖鞋底立起來砍頭頂,開始頭皮沒破,裏面被砍壞了,滿是瘀血;後來頭皮被砍破,鮮血淋漓,滿頭是血。

三、在昌邑看守所:被皮管子抽打、被戴上腳鐐和手銬遭毒打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初立文從勞教所回到家中。同年八月十八日,初立文被昌邑市「610」夥同太堡莊派出所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太堡莊派出所一個大鐵籠子裏。初立文被銬在鐵椅子上嚴刑拷打,後被劫持到昌邑市看守所迫害。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在看守所2號監室裏,惡警蒲松嶺用皮管子抽打初立文;給他戴上腳鐐和手銬,雙手雙腳銬在一起被毒打。

初立文的妻子是典型的農村婦女,當地惡人非法抄家關押初立文,家中兩個未成年孩子不得不輟學,生活重擔落在她一個人身上,還要面對惡人不斷騷擾,她承受不了打擊,二零零三年離家出走。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中共迫害的妻離子散。

四、被枉判五年,在濰北監獄遭連續電擊、被掐脖子窒息、關小號、餵蚊子、小腿肌肉被跺爛

被酷刑折磨了幾個月後,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初立文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初立文被劫入山東省濰北監獄迫害。

在入監隊,警察趙兵每隔四、五天,就用當時監獄裏最新式的極達式電棍電擊初立文全身一次;在監獄「洗腦班」裏,初立文被惡警連續電擊,還被邪悟者楊玉軍毒打、掐脖子窒息導致昏迷。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初立文被劫往六監區。四月十四日,警察把初立文身穿的衣服扒光,反銬在管教股門前的樹上,同時用五根電棍電擊全身,直至電棍沒電。這次電擊造成初立文面部毀容、全身被電爛。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初立文被關小號迫害。惡警指使犯人經常往小號裏潑水,小號的地上老是半泥半水。在小號裏,初立文吃不飽、喝涼水;只能站著,不能睡覺。他被扒光衣服,僅穿一個小褲頭在小號裏餵蚊子。濰北監獄的蚊子特別大、特別多,初立文稍一不留神,蚊子就會落滿他的身體,被蚊子咬的直鑽心。到後來他的身體都被蚊子咬爛了,地上落滿了撐死的蚊子。

惡警教育科長張克軍、管教股的徐明雲、李茂林等人三天兩頭的到小號裏用電棍電擊初立文。有一次,惡警張克軍讓犯人把初立文摁趴在小號裏的牆角,張克軍用兩根高壓電棍電擊初立文的脖子後面,脖子上的皮都被電糊了。在此小號,初立文一直被折磨到十月二十日。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初立文從六分監區小號被劫持到一分監區小號。早上被反銬在管教股的連椅上,惡警用四根極達式電棍電遍全身,初立文被電的身體直蹦。在這個小號裏,張亮、聶無存等五個犯人組成迫害小組,白天強迫初立文穿著小褲頭坐在床板上,晚上9點半犯人睡覺後,把床板抽掉,讓初立文屁股坐在3×3cm的三角鐵床牚子上,雙手雙腳同時綁在高出床面約40cm的床頭三角鐵上,然後用茶缸從頭頂澆涼水,直到身體不再發抖;接著再用熱水澆。就這樣反反復復澆涼水、澆熱水直到天亮。

連續幾天,初立文仍未屈服。這時,犯人張亮又使毒計,強迫初立文坐在那個角鐵撐子上,雙手、雙腳都同時綁在高出床面40cm床頭的三角鐵上,體重200多斤的張亮站在初立文的兩小腿上用力向下跺了多次,最後把兩小腿的肌肉跺爛,一直流血不止。同時還用止血鉗夾住注射用針頭,密密麻麻的猛紮初立文的大腿。

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初立文被惡警大隊長徐明雲用石竹子小竹竿(沒有空心的那種竹竿)把左耳鼓膜打破,致使初立文聽力喪失,說話時耳朵裏嗡嗡直響。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三個惡警讓三個犯人摁住初立文,三個惡警同時用電棍電擊,電完後立即關入小號。

五、持續迫害:銬暖氣管子、毒打、「上繩」、蒙頭群毆、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日, 初立文五年冤獄期滿。上午又被劫到濰坊市「洗腦班」,被銬在暖氣管子上拳打腳踢了一頓。晚上初立文被劫回太堡莊派出所,被銬在鐵椅子上。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

第二天,初立文被劫到太堡莊中學逼寫「三書」;後又被劫到一個村委辦公室內,在這裏遭到司法所姚姓不法人員「上繩」迫害,小繩子勒進肉裏;再後來,又被銬在派出所的鐵椅子上被蒙頭群毆。

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初立文被綁架到山東省第二勞教所(原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十天後,由於身體出現嚴重病狀,九月二十五日被「保外就醫」。

六、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初立文被峽山區「610」綁架到濰坊看守所迫害了五天。此前,初立文自家大門口,被惡警操控的4人摁在地上,用棍子專門朝著頭猛打起來,直打到初立文僅剩一絲氣息,奄奄一息時,4人才揚長而去。初立文當時在自家院子裏一動不動的躺了整整一個晚上。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點多,初立文正在家中準備割小麥的事情,峽山區「610」操控太堡莊街道派出所七、八個警察翻牆入室,強行將初立文綁架,第二天劫往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七、被非法判刑八年、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二點左右,初立文和兒子初慶華被青島鐵路局公安分局和太保莊派出所警察及峽山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到太保莊派出所,後轉押到濰坊市公安局峽山分局,家中被抄走的私人物品價值兩萬元以上,被搶現金數額不詳。初立文被非法關押到濰坊看守所。兒子初慶華因體檢身體不合格,於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回家。

二零一九年十月,濰坊市濰東鐵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初立文後,移交給濰坊市峽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國保大隊長劉傳軍十月十六日將構陷初立文的案卷移交濰坊市坊子區檢察院。坊子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退回峽山區國保大隊。劉傳軍繼續補充所謂「證據」,誣陷初立文。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初立文被坊子區檢察院非法批捕。檢察院搜羅證據,企圖繼續迫害初立文。

二零二零年三月初,初立文被構陷到法院。當時律師看到,構陷初立文的兒子初慶華的案卷也被送到了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峽山區太保莊派出所三個警察開著兩輛轎車(非警車)通知初慶華去濰坊醫院做身體檢查,其中一個警察說,不配合,就抓起來強制。臨走時,一個警察留下電話:18663665772。

濰坊市坊子法院,已退回初立文的卷宗兩次,可是濰坊峽山國保大隊長劉傳軍拒不放人。初立文還被關押在濰坊市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太堡莊派出所出動兩輛警車,截住正在賣火燒的初慶華,劫持初慶華到濰坊第四人民醫院強行檢查身體。

二零二零年臘月二十八,初立文被非法判八年,後因被非法關押期間身體被迫害的出現嚴重狀況,被釋放回家。

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濰坊峽山太保莊派出所警察把正在賣火燒的初慶華再次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訊,並強迫其在筆錄上簽字。

初立文、初慶華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峽山區國保及太保莊街道派出所警察翻牆入室,搜索無果的情況下,到初慶華妹妹與母親家騷擾,打聽其父子的下落,去了三輛車共六人。

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初立文含冤離世。

關於初立文和兒子初慶華被迫害的詳情,請見明慧網《山東濰坊市法輪功學員初立文被迫害經歷》《父親遭冤獄 孩子也被非法勞教判刑》等文章。

部份相關信息

山東省濰坊市公安局峽山公安分局:0536-7730036、0536-7730217
國保大隊長劉傳軍:18663663566
國保大隊曲樂眾:18663663772

山東省濰坊市公安局峽山公安分局太保莊派出所:0536-7732017

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檢察院
檢察官蔣玉美:0536─301195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