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丕啟生前被迫害的一些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日】「青島市法輪功學員,退休上校軍官公丕啟,被非法判刑七年半,於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東省濟南監獄被迫害致死。」我看到這個消息,隔窗仰望著朦朦沉沉的夜空,悲從中來,湧上心頭,化成無數的淚水灑落衣襟。

上校軍官公丕啟
上校軍官公丕啟

網上公丕啟的那張英武的軍人照片,以前沒見過,在他入獄後見到他的,那時他已是滿頭的銀髮(不是白髮,銀髮的概念和白髮是不同的感觀),連眉毛都是銀白色的,他的皮膚白皙細嫩,紅潤沒有皺紋,滿臉的慈善祥和。他在那極其惡劣的「人間地獄」環境中,經過了三年的殘酷迫害,還能有如此的心態和鶴髮童顏的體貌,真是極其難得的。

公丕啟入獄後遭受了很多罪犯包夾的迫害,其中之一的是貪腐犯,從早到晚熬他,讓他放棄信仰、寫「五書」,甚至不擇手段的用偽善的謊言騙他:「為了法輪功兄弟們的安全,你們得學會保護自己,寫個假保證都行!」等等,都被公丕啟識破而義正詞嚴的拒絕,作為在大法中修煉覺悟了的生命,在被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中沒有污點,一直都是堂堂正正。

公丕啟在二零一八年遞交了「申訴狀」,其中詳細的講述了青島市公安、國保大隊及610人員為了所謂的政績,勾結檢察院、法院栽贓陷害,誣陷他的整個過程,連開庭都是在看守所偷偷摸摸的進行,陷害過程中的一切違反憲法,違反現行法律程序的一切所作所為。在他的正念正行中,在確鑿有力的事實面前,監獄在扣押一年後,才不得不將其「申訴狀」上交山東省法院,並暫時停止了對他的轉化迫害。

因為長期被迫害,公丕啟出現高血壓的症狀,低壓110,高壓220(230)以上。他的聽力很差,因為耳背,聽不清同監室罪犯包夾的話,受盡了罪犯李峰指使罪犯葛寶強對他進行的各種人格侮辱,和詆毀、謾罵以及各種刁難、懲罰他打掃廁所等。面對這些毫無人性的迫害,公丕啟坦然的說:「正好用來修心性,我一直在機關坐辦公室,都是管別人的,很少有人給我製造麻煩,在這個惡劣的環境中正好修自己。」

聞聽此言,心中感慨萬千,是啊!真誠、善良、寬容是立人之本,處世之道。真、善、忍是人類的普世價值,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在任何不公正的對待下,甚至是在中共邪惡殘酷的迫害中,都還能向內找自己,找自己哪裏有不對的地方,哪方面不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用善心去對待那些被中共欺騙,不明真相的包夾,同時正念對待迫害背後的邪惡因素。

公丕啟自述,從小就喜歡《三國》,很喜歡這段歷史、人物、和裏面的軍事故事,11歲時就能背誦名著《三國演義》,對傳統文化和軍事的熱愛,自己走上投軍報國的路,軍事上的天賦使他升遷很快,一直升到團級參謀長的位置,一直坐鎮機關辦公室。自一九九五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進入正法修煉。

監獄對不妥協的大法弟子在生活上也是極盡迫害,濟南監獄伙食很差,基本上就是清水煮青菜,幾乎沒有油水,在營養方面是談不上甚麼營養的,根本不能滿足身體需要,長期這樣下去會營養不良,監獄允許其他罪犯包夾每個月可在超市購買300元物品,但不寫「五書」的大法弟子每月只允許購買五元錢的生活用品,窗戶是固定的「百葉窗」,這樣一年365天幾乎連太陽都看不見,只有透過百葉窗的縫隙進來的亮光。

臭名昭著的「小白樓」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弟子的濟南監獄第11監區,白色的五層樓房,白色的百葉窗下籠罩著紅色邪惡的高壓恐怖,同時封閉著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

在黃曆新年之前公丕啟的狀態還是不錯的,因為年前迫害主要是從早到晚強迫觀看邪惡錄像的洗腦為主。黃曆新年後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公丕啟就被迫害致死,他遭到了怎樣的殘酷迫害,在此呼籲知情的大法弟子和社會正義人士披露出來,讓真相大白於天下,讓邪惡的做惡者無處躲藏。

以上所記述的只是邪惡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作為公丕啟的同修,看到明慧網上關於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心中不勝感慨,想盡己所能完善一下他被迫害的真實經歷,以便他的家人及善良的人們了解。

參與迫害的罪犯:
罪犯時光興,原山東省東營市某學校校長,因貪腐被判十幾年,也是監獄五樓的罪犯樓長。
罪犯李峰,監獄五樓的罪犯樓長,所謂的紀律組長,因盜竊國家石油被判無期,德州市臨邑縣臨安鎮鐘樓村人,1978年生人。
罪犯葛寶強,因販賣毒品被判12年,山東臨沂市區人,1989年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