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發正念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二零一三年,我在單位講真相被人誣告到市國保大隊。政法委和「六一零」人員沒有直接找我本人,而是不斷找我丈夫(未修煉大法)給他施壓。

就在我準備出國探親的前兩天,他們再次把我丈夫找去做筆錄。那天整個上午我就在家裏高強度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及因素,全面否定舊勢力的迫害。當時深切感受到了正念「力可劈山」[1]的強大威力。結果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被清除了,這邊的迫害也隨即神奇的消失了。

丈夫後來跟我說起那天上午的情形:

開始的時候,那幾個「六一零」人員顯得非常囂張,威脅著說可能會對我如何如何,讓他感受到一種難以名狀的壓力和邪惡的氣氛。可突然間幾個相關領導相繼給負責筆錄的「六一零」小頭目打來電話,告訴他們不必作筆錄了,這事就此終止。然後整件事情就像沒有發生過似的結束了。

丈夫不明白這戲劇性的變化是如何發生的,我卻非常的清楚是發正念的威力體現。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發出的正念起到了清除邪惡解體迫害的作用。這是我第一次親身體驗到了正念除惡的強大威力。

師父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2]如果我們能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就一定能展現出正念的強大威力。以上是我一次發正念的神奇體驗。

關於發正念,還有一件令我感到驚奇的事,就是丈夫特別重視我發正念。

在丈夫對大法的態度還沒有完全轉變過來之前,他就非常支持我發正念。每每快到發正念的時間他都會提醒我:「到點了!」有時坐在他的車裏,他也要提醒我盤腿發正念。總之,他好像生怕我會錯過每一次發正念的時間。我不是很清楚他為甚麼會如此看重我發正念這件事,但我知道他的每一次提醒,都是在提醒我發正念這件事情本身有多麼重要,也就是在提醒我不要懈怠而要發好正念。所以,不管是有感覺還是沒感覺,也不管是感覺明顯還是不明顯,我都會認真的對待發正念,盡師父所賜給的一切能力正念除惡,以使正念的強大威力能夠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來。

個人體悟,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