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凌源市原城關派出所所長李文傑遭惡報喪命

|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凌源市城關派出所原所長李文傑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死於腦梗塞,終年56歲。

李文傑,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出生。一九九九年三月至二零零二年九月,任凌源市劉杖子派出所所長;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任凌源市四合當派出所所長;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任凌源市城關派出所所長,二零一八年三月因病調離工作。在調離工作之前,他已經做過心臟支架手術,並患有腦梗塞。

李文傑任凌源市城關派出所所長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份具體案例如下: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四點,城關鎮派出所李文傑闖入十五里鋪法輪功學員張福林家抄家、綁架,同日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雨林,兩人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城關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申立君、陳力,並非法拘留。陳力後來被轉入凌源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六年九月某日,城關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孫桂英,非法關押在朝陽女子拘留所。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早上,城關派出所多個警察,跳牆闖入一名法輪功學員家,遭法輪功學員抵制,綁架未遂。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城關鎮派出所王玉文、楊德東、呂志遠等數個警察,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李文家中,見李文不在家,警察暴力毆打李文的兒子(李洪濤)並綁架非法關押在凌源市拘留所。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一點多,城關派出所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李文。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城關鎮法輪功學員張振祥在下班途中,遭到凌源國保大隊和城關派出所警察綁架。在凌源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張振祥遭到多次「上大掛」(或稱「掛板」)酷刑迫害。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張振祥被凌源市法院非法開庭,後被冤判一年半。

此前,李文傑任凌源市四合當派出所所長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如下: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四合當鎮法輪功學員齊志天與妻子韓鳳芝在地裏幹活,凌源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夥同四合當鎮派出所惡警蜂擁而來,把齊志天綁架到四合當派出所非法審訊,後劫持到凌源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7天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到朝陽市勞教所(筆者註﹕因凌源市是縣級市,隸屬於遼寧省朝陽市管轄,凌源市男性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後,多劫持到朝陽市勞教所迫害)。四合當派出所又先後四次到齊志天家中騷擾,使齊志天的妻子、兩個孩子、父母兄弟受到很大傷害。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傳出消息,齊志天和另外九名朝陽市法輪功學員,被朝陽市勞教所轉到葫蘆島市勞教所迫害。葫蘆島勞教所對轉來的朝陽學員實施電擊酷刑,強制轉化。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早七點多鐘,四合當派出所指導員范振山、副所長國立軍、夥同三家子鄉派出所指導員陳國軍共七人,到范振國、劉志臣家中企圖綁架二人,沒有得逞。范振國、劉志臣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四合當派出所和三家子派出所到范振國、劉志臣二人家中綁架,范振國再次走脫,劉志臣被綁架,並被非法拘留。

公安警察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而在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他們無視法律,在610的背後唆使下昧著良心,踐踏法律,執法犯法,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也許有人會說:「人吃五穀雜糧,哪能不得病?生老病死本是人間常事,李文傑是正常病故。」然而,從古至今,上至皇帝,下至平民,誹謗佛法,迫害正法修行人,一定會遭到惡報。北周武帝宇文邕揚言不怕下地獄,毀佛道兩教經書、塑像,奪取寺廟作為宅第,強迫僧尼還俗。宇文邕34歲暴病身亡,子孫繼位後,大權旁落於楊堅之手。楊堅廢北周,建隋朝。不到兩年,宇文皇族子孫四十三個家族被滅絕,其餘宗室幾乎被誅殺殆盡,宇文邕遭到身死、國亡、族滅的惡報。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朝陽市朝陽縣柳城鎮派出所所長潘石在「創先爭優先進事蹟」報告會上,表白自己曾經逼迫二十四個法輪功學員簽放棄修煉的保證,並公開宣稱:我不怕,就轉化(法輪功學員),共產黨我跟定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潘石在大連出差,突發腦幹出血暴死,丟下年邁的老母親、沒有工作的妻子和正在讀書的孩子。

人間報應不算完,無間地獄永償還。迫害法輪功的人,真正的結局是極其慘烈的,中共邪黨給人灌輸無神論,無非是想讓人拋棄中華民族承傳了幾千年的善惡有報的天理,毫無心理負擔的跟著它作惡而已。李文傑是被中共邪黨欺騙和利用的工具,他是真正的受害者。

勸告目前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警察:停止迫害,退出邪黨,將功贖罪,在職權範圍內保護、善待法輪功學員,搜集迫害信息和證據,翻牆向明慧網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舉報,這才是一條光明的自救之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