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眼淚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因為多愁善感、情重,沒少流眼淚。可是隨著修煉的深入,那些因為悲歡離合、生離死別而傷心流淚的事,好像已經淡如雲煙了。可是在大法修煉中,有幾次流淚卻銘刻在心,無法忘懷,每每想起,那些殊勝、美好,那些震撼,那些無以言表的感動還會讓我流淚,每次想起都能給我鼓勵,讓我在修煉的路上更加堅定。

一、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師尊

一九九六年初,身心都走到生命邊緣的我,喜得大法,重獲新生。得法之初,得到的是一本《法輪功》,看書的過程中,就感覺心上的門一扇一搧打開,那麼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一個個豁然開朗,一下子知道了活著的意義,那就是返本歸真啊!那個興奮那個喜悅啊!感覺整個人都在雀躍,完全忘記了自己剛剛還是個重病纏身勉強活著的人,一下子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通曉生命意義的修煉者。真是無比幸福啊!

記得寒假快要結束的時候,同修告訴我和丈夫可以看到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像了,我們懷著喜悅的心情來到放映錄像的小禮堂,大家都很安靜,找到自己的座位,很快就開始放映了。最開始屏幕上出現的是,法輪正轉九圈反轉九圈,我第一次看到旋轉的法輪,覺的那麼殊勝那麼美好。法輪剛旋轉完,師尊一下子出現在屏幕上,坐在我的面前,那麼親切,那麼自然,那麼真實,我一下子就流淚了,這個哭啊!好像一個走丟了好久的孩子,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媽媽,這眼淚啊一個勁的流,甚麼時候停止的都不知道,就那麼傻傻的看著師父,好像被定在了那裏,甚麼思維都沒有,就那麼幸福的安靜的坐在那裏,一直到師父講課結束,我們才戀戀不捨走出禮堂。

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我們不捨得打車,步行回家,天很黑,還下著雪,可是我們卻渾然不覺,一直興奮的談著,那個喜悅啊!身體輕的像羽毛一樣,根本沒有走路的感覺,好像是飄回去的。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十點半,快半夜了,可是卻一點累的感覺都沒有,衣服幾乎都濕透了,也一點沒覺的冷,要知道我已經好久都沒走過這麼長的路了,得法前走幾步就喘,多說幾句話都累啊。

身心健康的喜悅,找到生命真諦的喜悅,有了師父的喜悅,終於可以跟師父回家了的喜悅……滿滿的全是說也說不完的喜悅。這樣的震撼與感動怎麼能忘懷呢。

二、第一次讀《洪吟》

一九九八年,丈夫去外地學習,《洪吟》發表了,書不夠,他手抄了一份拿回來,我們坐在床邊一起讀,忘記了讀到哪首詩,我開始流淚,丈夫也流淚,我們就這樣默默的一邊流淚一邊讀,一邊讀一邊流淚。

當讀到《遊岳飛廟》、《訪故里》、《遊清東陵》、《太極》的時候,我們的心被深深的震撼,但不敢亂猜,我們互相對視,想著師父說的「尋師幾多年 一朝親得見 得法往回修 圓滿隨師還」[1]。「同心來世間 得法已在先 它日飛天去 自在法無邊」[2]。我們知道我們和師父一定有著很深的緣份,在久遠的過去我們就在為今天得法做準備,一切的苦都是為了今天,一切都是值得的,終於等到師父來救我們了,我們要「助師世間行」[3]。

當時師父還沒有明示,在歷史上師父為了找到我們和我們結緣,不斷輪迴轉生,生生世世演繹了很多角色,吃了無數的苦,當時我們也很懵懂,但是直擊心靈的感受還是那麼真實。讀《遊清東陵》的時候,讓我想起一九九七年我們去北京旅遊,在頤和園湖邊一個轉角的地方有一塊石碑,不是很顯眼,也算不上甚麼景觀,可是我卻看到了,最讓我不可思議的是,看到那塊石碑的時候,我忽然莫名的流淚,只知道那塊石碑是康熙大帝親筆題的,其它甚麼都不記得了。當時怕別人不理解匆匆就離開了,現在讀了這首詩好像甚麼都明白了。不用回到具體的歷史中去,塵封的記憶也不必全部打開,就這樣的感受就足以穿越歷史,震撼心靈,無法忘懷。

三、第一次看師父打大手印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師父回長春給輔導員講法,不久師父的講法錄像傳了過來,我們在一個阿姨家十幾個人一起看,這一次師父出現的時候是盤腿坐在那裏,伴隨著音樂,打了一套大手印,當時不知道曲子的名字叫《普度》,也不知道甚麼是大手印,只記得當時音樂響起的時候,看著師父打手印,我們每一個人都哭成了淚人,甚至哭出了聲,而且屋裏大多數是男學員,好久才平復,印象太深刻了。

這次錄像我們後來又看了好幾遍,每次都哭成這樣,但是這樣的哭泣卻和修煉前完全不一樣,每次哭完都好像心靈被淨化了,心胸更開闊了,修煉的意志更堅定了,更知道以後的路怎麼走了,感覺到被淚洗過的目光更堅毅了,好像已經知道馬上來臨的一九九九年要發生甚麼,好像已經為這即將到來的暴風驟雨做好了準備。

一九九九年後,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打人、抓人,一時間黑雲壓城,恐怖從天而降,大法弟子們不畏生死,走到天安門,喊出我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只要一看到這樣的畫面,我就會淚流滿面,為了真理不畏生死,為了救人捨盡一切,何等的「悲壯」!我真的很希望世人能夠清醒,能夠看到這一切,能夠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大捨的胸懷。我一直都不能知道師父的手印具體的涵義,可是我能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師父的期望,這些是誰也無法從我心上抹去的,刻骨銘心永不會忘。

這一次又一次直擊心靈的哭泣,這一次又一次完全不一樣的淚水,這震撼、這感動永遠無法忘懷,把這些事交流給同修,讓我們同感師尊的偉大,共同做好我們該做的事,完成我們的使命。

有時候我在想,無神論、實證科學多麼淺薄,無法解釋的東西太多了,可是卻要舉起權威的大棒子鎮壓一切異見,怎麼可能真正讓人信服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緣歸聖果〉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了願〉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