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神奇的修煉故事看否定舊勢力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九日】有這樣一個神奇的大法修煉故事。在中國農村,有一位瘦弱的婦女。她不識字,腿腳不方便,只能依靠拐杖行走,因此在這十惡毒世,通常是人見人欺。一個偶然的機會,她學了法輪大法,感覺到了大法的美好。同修們待她如親人,教她識字學法,慢慢的,她自己能通讀《轉法輪》了,師父的詩歌《洪吟》她也會背了。

然而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了一場對法輪功的瘋狂污衊和打壓。這位農村婦女和她的同修們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抓回來後,惡警們把她打得全身是血,她咬牙都挺過來了、承受過來了。出來後,她繼續說真話、貼真相貼、發真相資料等,多次被抓被打,從不氣餒。鄉村一些幹部聽信中共造謠,對她恨之入骨,認為她是「頑固份子」。

一次行動中,她又被抓了。那些極壞的鄉村幹部授意惡警們將她打死。惡警們拿著比手腕還粗的大棒子圍著她打。對這樣一個瘦弱的農村婦女來說,可想而知,不一會兒她就被打得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就在奄奄一息時,她感覺到:「這次可能挺不過去了……」不過又一想:「一個殘疾人得了這麼好的大法,死了也值得。」

惡警們打累了,看她快被打死了,就休息一會兒。這時一個警察惡意的對她說:「讓你死得明白吧,有領導授意將你打死,我們馬上就把你送到火化場化成灰了。」

她聞聽這話,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兒(也是法輪功學員),還有很多同村的同修,都那麼好。她突然轉了心念:「我不能死。大法這麼好,我還要發真相資料,我還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

剛想完,她發現自己能動了、有力量了,能爬起來了。

她真的爬起來了。

惡警們看見她爬起來了,心想:真命大,於是又圍上來更瘋狂的打。大棒子都被打斷了,可她竟然感覺不到痛,反而越打身上越舒服。惡警們嚇傻了,不敢打了,說她是「打不死的鐵拐李」,當然就放了人,從此人們也叫她「打不死的鐵拐李」。

筆者每每想起這個故事,就深感「師恩浩蕩,大法神奇」!也感動於同修正念的偉大。

受這個故事的啟發,我就在想:在正法時期,在反迫害修煉中,面對邪惡勢力的迫害,光想到自己是修煉人還不足以闖關。就像上面的綽號「鐵拐李」的這位農村同修,她受恩於大法,雖然多次被抓被打,但從來不妥協,始終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而也能履次硬挺闖關。但最後一次,當邪惡(舊勢力)真要奪走她的肉身時,我看到了她在巨大承受中對生死的坦然無執;當她被邪惡(舊勢力)打得奄奄一息時,邪惡(舊勢力)也沒想讓她能過的去這個死關。直到她轉念一想:「我不能死,大法這麼好,我還要發真相資料,我還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就是這念頭一轉的瞬間,她獲得了大法的力量,出現了神跡。為甚麼?!

試想: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意義遠遠大於個人修煉的意義,個人修煉成就的是一個人、一個神,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要救度無量無計的眾生和神,兩者之間根本無法比擬。

「鐵拐李」先前一味的個人肉體承受,基點在個人修煉的承受上,成就的是她自己一個人,是個人修煉時期的修煉理念,對個人修煉的安排是舊勢力的拿手好戲,歷史上很多覺者(包括釋迦牟尼佛和耶穌)的成就過程(受迫害過程)不都是這樣的嗎?!舊勢力把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看得最重,它們就要大法弟子走這樣的「成就之路」。所以,在正法時期還按這樣的理念修煉,就不知不覺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沒能做到全盤否定舊勢力。

「鐵拐李」後來想:「我不能死,大法這麼好,我還要發真相資料,我還要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這個基點就是站在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理念上了。所要救度的是無量無計的眾生和神,哪怕舊勢力就是拿「鐵拐李」在輪迴歷史上欠了多少條人命或欠了哪些神的債而要「鐵拐李」用肉體還命債,兩者之間根本就是不能對等的,這個肉體還命債的要求就顯得微不足道了。所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要按照正法時期的修煉理念來要求自己,正念正行,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才是師尊要的!

在這二十多年的反迫害修煉中,邪惡(舊勢力)的迫害無孔不入、如影隨形。想想看,一路走來,很多同修都是磕磕絆絆,包括我也是,不得不靜思了。但是,還有很多同修對邪惡(舊勢力)的迫害感到「無可奈何」、「無計可施」,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全盤否定。想想看,是不是還誤在個人修煉時期的修煉理念當中沒有走出來?

只是個人的一點淺悟,有不對的地方,還請慈悲指正。

【編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對錯與否由作者個人負責,請讀者自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