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二十多年遭迫害 長春市周秀芝又被非法判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長春市二十多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周秀芝和丈夫王恩國就在其中。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周秀芝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庭審,被誣判三年零兩個月、勒索罰金一萬元。周秀芝上訴到長春中級法院。至今,家人沒接到判決書,卻被告知去交罰金。

周秀芝,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周秀芝身體不好,心臟病很嚴重。修煉後,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歸正自己的言行。學法一個月後,她的心臟病就好了,走路都特別輕,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早六-點多鐘,長春市公安局國保,聯合各區國保、轄區派出所警察,在市區,綁架至少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王恩國和周秀芝夫婦。周秀芝被非法關押在葦子溝拘留所十五天,後被非法關押到長春市第四看守所。王恩國被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

當時,家裏兩個孩子無依無靠,無經濟來源。年後,周秀芝七十四歲的姥姥去汽開區公安局、檢察院要人,得知周秀芝和王恩國已被警察構陷到汽開區檢察院。

被非法關押一年以後,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周秀芝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兩個月、勒索罰金一萬元。周秀芝不服判決,上訴到長春中級法院。

在周秀芝上訴期間,她的家屬多次給法官打電話,法官只是推諉。之後,其他法輪功學員不斷地給法官打電話,講真相,法官表示,要跟律師談談。在跟律師回電話時,法官暗示上訴也沒有甚麼作用,結果都是一樣的。律師提供了有關法律的依據,並請求法官「槍口之下抬高一寸」。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家屬接到一封郵政快遞,告知要去交判決生效的罰金。家屬給發通知的王強打電話,告訴他,並沒有收到判決書。王強說,他已經收到了,按照法律規定發通知,你的事自己去問法官。家屬打電話給法官,一直沒有人接。

家屬後去銀行查詢,才知道,銀行已經凍結了周秀芝的賬戶。中共不僅非法剝奪周秀芝的一切合法權利,而且強行搶奪周秀芝的家庭財產。

在過去二十年中,周秀芝和王恩國因堅持信仰,屢遭中共迫害。周秀芝曾被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各種酷刑迫害,王恩國兩次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六年,遭受殘忍酷刑折磨。由於他們的家庭是中共重點監控對像,騷擾、抄家、綁架時常發生,孩子們失去父母照顧,也被警察騷擾、恐嚇。

一、迫害之初 丈夫被開除 周秀芝被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恩國所在的單位一汽散熱器廠就不讓他上班。為了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讓他天天去安慶派出所,不讓回家。

二零零零年初,單位一個姓榮的組織科長找王恩國談話,說如果不放棄修煉,就不讓上班,還威脅說要收回住房,遭王恩國拒絕。同年,王恩國被非法勞教在朝陽溝勞教所期間,單位把他非法開除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五日,周秀芝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爭取有一個合理的修煉環境。但是一到天安門廣場,周秀芝就被警察綁架。十一月六日,被非法關押到長春駐北京辦事處一宿。十一月七日,周秀芝被劫送回當地。

周秀芝所在轄區的安慶路派出所人員,把周秀芝非法關在派出所樓道底下的黑屋內。晚上,周秀芝被送到長春市鐵北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八天之後,被送到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周秀芝被送到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四大隊。大隊長張桂梅、往姓警察每天都對新遭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轉化」,不讓睡覺、洗腦,「轉化」不了的就上刑。用電棍電擊、上大掛、綁死人床等,每天還被強迫幹活十個小時以上。

周秀芝的母親帶著她三歲的兒子到勞教所看她時,孩子已經不認識媽媽了。過了好一會兒,孩子才叫了一聲:「媽媽。」周秀芝抱著兒子放聲大哭。

二、丈夫王恩國被非法勞教 周秀芝生活維艱

1. 王恩國被非法勞教

王恩國也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王恩國外出辦事回來,走到家門口用鑰匙開門時,被長春國保大隊四個便衣推進家門,然後把摩托車帽子扣在王恩國的頭上按下去,用鈍器擊打頭盔,王恩國被震得頭暈,上不來氣。

二十多分鐘後,他們叫來車,把王恩國綁架到一汽公安分局。後被安慶派出所送到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三個月。期間,警察讓刑事犯掰王恩國的手指,往上掰最小手指。刑事犯又用牙刷把插在王恩國的左手食指與中指之間,來回轉。逼王恩國放棄修煉,還有一個刑事犯人跳起來揮動胳膊,用胳膊肘往王恩國腦袋襲擊。

二零零零年三月,王恩國被安慶派出所送到朝陽溝勞教所。一段時間內,王恩國被迫坐在水泥地上,不讓睡覺,看燈泡。幾個月後,王恩國被轉到奮進勞教所。白天坐教室木凳,晚上熬夜不讓睡覺。十二個人坐在一起,坐在用長二米、寬十釐米木方釘成的凳子上。因夏天炎熱,人多擁擠,幾天後,木凳被坐折。

二零零零年秋天,王恩國因反迫害,開始絕食。他被帶到管理科灌食,張科長和各大隊管教五、六人把王恩國撂倒,用開口器強行把牙別開,把糊糊粥直接順嘴灌。發現粥太粘,他們又灌入很髒的洗手水。親自參與者有警察王濤。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王恩國被長春市司法局非法勞教兩年。

2. 周秀芝和孩子被騷擾 一家人生活維艱

在二零零零年三月王恩國又被非法勞教期間,周秀芝和孩子在家,派出所和街道主任經常到家裏騷擾。

王恩國被單位無理開除,周秀芝也失去了工作,沒有生活來源。周秀芝在家的附近找了一份每月三百元錢的工作。即使這樣,派出所警察還到周秀芝所在的工作地點騷擾,讓周秀芝交照片、按手印。周秀芝不配合,他們就要拿相機來給她現場拍照。周秀芝被迫失去了這份工作。

派出所警察以阻止周秀芝去北京為名,找周秀芝,找不到她,就去周秀芝兒子的幼兒園去找孩子,給孩子登記、騷擾。

一天早晨,周秀芝剛要出門,送孩子去幼兒園,派出所的警車已經停在她家樓下,等著抓她。有兩個警察上樓敲門,周秀芝沒開。半小時後,他們才離去。

周秀芝家的電話也被他們監聽,周秀芝和孩子整天生活在恐怖當中。孩子一聽到有人敲門聲,就害怕,長期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和精神壓力。

二零零二年,王恩國被非法勞教兩年又遭超期關押了三個月後,終於回來。但他們家卻成了「重點監視對像」,經常遭受騷擾。無奈之下,周秀芝和王恩國只得帶孩子租房子,到外面住。

在接下來的兩年多時間裏,他們被迫搬了九次家。每次都是因為遭騷擾才不得不搬家。

三、遭暴力毆打 王恩國被劫持冤獄六年 周秀芝被迫流離失所

1. 王恩國被劫持 周秀芝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在出租屋內,王恩國被惡警跟蹤後,被長春市公安局綁架。周秀芝和女兒(剛滿十五個月)在屋內,公安警察四、五個人,到屋裏把王恩國按到沙發上,給他帶上摩托車頭盔,雙手被反綁著,使勁往頭部打他。

周秀芝抱著女兒,阻止他們說:「你們不許打他!」警察高軍回手照著周秀芝的頭部就打了一拳,把周秀芝女兒嚇得哇哇哭。一起遭綁架的還有來周秀芝家串門的老姨和三哥。警察把王恩國送到汽車廠錦程分局迫害。

周秀芝在家也被戴上手銬,銬在床的欄杆上。周秀芝的女兒當時還沒斷奶,每次孩子要吃奶,他們才把手銬給周秀芝打開,吃完,再銬上。晚上,周秀芝的兒子放學回來,看到家裏的情景,嚇得直哭,孩子當時才八歲,上小學二年級。就這樣,周秀芝帶著兩個孩子在一個單人床上擠了一宿。

公安的三個警察在周秀芝家床上住,在她家蹲坑、守候,企圖非法抓捕來周秀芝家的其他法輪功學員。他們為了能抓捕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每天早、晚接送周秀芝的兒子上學,看看有誰和她兒子聯繫,一直持續了五天。

警察把周秀芝家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就連幾個硬幣和一個五元的殘幣都拿走了,使周秀芝身無分文。她的女兒沒有奶吃,警察中有一個人有些善心,都看不下去了,給孩子買了一袋牛奶。警察在周秀芝家吃住五天,花著從周秀芝家搶去的錢。

第二天,周秀芝母親來她家,蹲坑警察像瘋了一樣,把周秀芝母親隔到另一個房間,把老人身上帶的錢和鑰匙都搜出來,一頓盤問。大約半個小時後,才讓周秀芝的母親看孩子。其中一個警察到外面打電話說:「這回有人看孩子了。」周秀芝聽到後明白了,這是要把她抓走。

周秀芝趁著給孩子做飯時,開門就跑了。三個警察在後面追,沒追上。回到屋裏,警察打了周秀芝母親一個耳光,把周秀芝的女兒踹了一腳。才十五個月的孩子,從那時開始,就被嚇壞了,見到陌生男人就害怕。

周秀芝從此流離失所,不能回家。兩個孩子只好由她母親照看,老人帶著孩子,每天過著度日如年的生活。

這次王恩國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到長春市鐵北看守所,受盡了非人的折磨,險些失去生命。一年以後,王恩國被非法判刑六年,被轉押到四平監獄非法關押,遭到了更殘酷的折磨。

2.王恩國在鐵北看守所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九日,長春市國保顧紀伍、劉慧彬等人到王恩國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書、大法師父法像、一台摩托車、愛普生和佳能打印機各一台、佳能複印機一台、一托七刻錄機一台、筆記本電腦二台、現金大約七、八千元、存摺一張、真相資料、打印耗材、打印紙。

之後,長春市國保把王恩國非法關押到汽車廠分局地下室二號審訊室。四、五個警察用繩子把王恩國綁在鋼管椅子上之後,再用繩子把他整個人綁在椅子上,用一根繩子把腿抬起向後綁,王恩國感覺越來越痛苦。

當天晚上半夜時,王恩國要上廁所,警察鬆了鬆繩子,王恩國帶著椅倒在牆角,當時撞暈(編者註﹕在中共非人的酷刑折磨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時刻面臨著死的威脅,但是,法輪大法教導人珍惜生命,在任何情況下,自殘、自殺都是錯誤的)。

過了很長時間,警察才把王恩國從椅子上解下來,地上全是血,襯衣濕透。警察害怕了,用一條毛巾把王恩國頭上出血的傷口捂上。早上,將他送汽車廠醫院急診室,縫七針後,把王恩國送到地下室一號審訊室,把王恩國捆在鋼管椅子上兩天。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二日後的半夜,派出所警察把王恩國送到鐵北看守所,看守所人員因王恩國頭上有包紮,渾身都是血,拒收。國保找看守所上級部門,一個小時後,強行把王恩國送入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五月初,在鐵北看守所,王恩國被強行穿上約束衣(用厚帆布做的衣服,能隨時收緊。一旦收緊,人的骨頭被勒得嘎巴嘎巴響),約束衣裏面還被強行穿上三層保暖的衣服。他們把束身衣收緊,王恩國胸腔被勒的無氣息,無法呼吸,他們才鬆開一點。晚上睡覺時,束身衣也一直穿著。警察安排兩個犯人把王恩國夾在中間,使勁擠他。

王恩國反迫害絕食四個多月,天天被警察指使的犯人灌食。期間到醫院檢查,醫生說:胃黏膜脫落,不能灌食。警察卻指使犯人繼續給王恩國灌食。從那以後,又粗又硬的灌食管插在胃裏,就不拿出來了,直接把灌食管另一頭綁在王恩國的腦袋上。

彭科長、管教陳晾武曾經把果味鉀和鹽攪拌後,對王恩國進行灌食;把方便麵和菜湯饅頭搗成糊強行灌食;沒有針頭時,就用抽機油的針頭灌,一天二、三次。

3. 王恩國被冤獄六年 在石嶺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長春綠園法院對王恩國非法判六年。王恩國合法上訴,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長春市中級法院根本不顧事實,維持對王恩國的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王恩國被非法關押到四平石嶺子監獄遭迫害。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王恩國被劫送四平石嶺子監獄。五月份,因王恩國不戴名籤,副監區長耿名才找王恩國談話,幾個警察(其中一個叫張慈航)把王恩國按倒在地,用電棍電。

二零零六年七月底到八月八日期間,在接見室二樓,王恩國天天被毒打迫害到半夜,參與的人有勞改犯高名龍、鐘豔龍、胡威。

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晚上七、八點鐘,警察楊鐵軍喝醉了酒,叫來三個勞改犯,用囚服勒王恩國的脖子,用上衣把王恩國的腦袋包上,一頓拳腳。高名龍把王恩國按倒,用腳踩著王恩國,再用電棍電,一直到半夜才停止。王恩國被毆打致失去了活動能力,去廁所必須人扶著,牙齒不能咬東西。

王恩國每月都被強制寫「轉化」書,不寫,就挨打。王恩國遭毆打時,在走廊的洗漱室,惡人用一個屏風擋著,外人看不見人,只能聽見聲音。有一次,犯人高名龍突然發力,擊打王恩國的胸部,王恩國頓感胸腔劇痛。

二十多年來,王恩國、周秀芝夫婦因為修煉真、善、忍,被中迫害家無寧日,身心受傷,如今,周秀芝又被非法判刑,面臨巨額勒索式罰款。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

修煉法輪大法福益家庭、社會,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在未來法制昌明之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面臨未來正義法庭審判和終身追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