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原局長馬林退休五年後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根據雲南2021年10月25日消息,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原中共黨委書記、局長馬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退休五年後被查。

馬林在退休五年後落馬,實在應了中國那句古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善惡必報。」

馬林,男,漢族,一九五六年七月生,山西沁水人, 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二零零四年七月任中共臨滄地委副書記;二零零四年七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政委;二零零八年一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中共黨委書記;二零一六年八月退休。

雲南省監獄管理局負有對雲南省所有的監獄的管理、指導、監督並糾正監獄違法行為的職責,然而馬林作為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在其任職十幾年的時間內,對雲南省第一監獄(以下簡稱省一監)、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以下簡稱女二監)長期迫害遭冤獄的法輪功學員,造成至少23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人致傷、致殘,更多人因監獄內的迫害導致身體衰弱、罹患多種疾病,精神被摧殘的極其惡劣的違法行為,卻置若罔聞,熟視無睹;對多名當事法輪功學員及法輪功學員家屬、律師、正義人士向監獄管理局的投訴、控告、舉報、申辯,同樣不予理睬,推諉拖延,甚至打擊報復,威脅、恐嚇。

不但如此,馬林擔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期間,還積極傳達邪惡610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政策,對監獄下達所謂的轉化任務,給監獄施壓,又以經濟利益、提拔升遷、考核等為誘餌,鼓動監獄為了達到轉化率,不擇手段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以下是馬林任職期間,雲南省監獄管理局下屬的省一監與女二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一、雲南省第一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雲南省第一監獄(以下稱省一監)。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這裏成了關押雲南省男性法輪功學員的監獄。據不完全統計,二十年來,雲南省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輪功學員有141人,其中14人兩次判刑,關押在省一監。已知有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許多學員遭到酷刑折磨。

省一監明文規定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就嚴管:(1)入監後首先關進嚴管室,或坐小凳子;(2)進行包夾:每個法輪功學員派二至多名犯人二十四小時「包夾」(多為五大三粗的暴力犯),包括上廁所、洗澡、就餐等都要跟隨,規定不准與人接觸和交談,隨時都可能遭包夾謾罵或毆打;(3)剝奪一切權利:不准通信、不得接見、不得打親情電話、限制購物(每月50元);不得減刑、不得享受有關「特赦」、「提前釋放」、「保外就醫」(除非生命危險監獄主動送回外)政策等;(4)強迫洗腦:入監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寫自傳,談對法輪功的認識,有專門獄警負責監管做轉化工作。除平時有目的洗腦外,省一監夥同地方610、國保警察、單位不法人員不定期地到監獄辦「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迫洗腦轉化。

省一監實施的酷刑數十種,常見的是體罰、毆打、戴腳鐐手銬、吊銬(吊銬在窗、門、床鐵欄杆上)、關鐵籠、穿緊束衣、噴辣椒水、灌食、使用不明藥物等。

1、體罰

罰站軍姿、蹲軍姿、罰跪磚頭、曬太陽(跟著太陽走)、坐小凳子等。

案例:高級講師飛雪龍被罰頂水、跪磚頭致生命垂危。

2、毆打

獄警毆打,或者獄警指使犯人毆打,群體腳踢拳打,掌嘴巴

案例一、李振到省一監當天就被打落門牙、戴上手銬近一年時間。

案例二、昆明交警王雲被吊銬,被五名獄警毆打十多分鐘,打後關進小號一個星期。

案例三、晉寧縣村民李文波入省一監八監區當天被三十多名獄警圍毆,被獄警指使犯人用封口膠布將他的嘴封住,在外面又加戴上一個大口罩,隨後把李文波拖進嚴管室內,用四副手銬將李文波四肢成大字狀每日二十四小時(除吃飯和上廁所解開外)銬在鐵欄杆上長達數月。

3、戴腳鐐、手銬、吊銬

案例一、甘肅省副高級工程師包遠靖在省一監遭十字吊銬達半年。

案例二、四川籍法輪功學員侯發勇在省一監被吊銬86天。

4、關「豬籠」(鐵籠子)

鐵籠子只有一米多高,人在裏面不能直立,雙手被吊銬著,不能坐,只能蹲著,叫「蹲馬步」。凡是從裏面出來的人都是抬著出來的。

案例、瀾滄縣69歲的李先澤在省一監五監區被關鐵籠33天。

5、野蠻灌食

案例、建水縣經濟師馬旭勇被強行灌食殘酷折磨。

6、噴「辣椒水」

獄警用特製的「辣椒水」往臉上噴,噴得眼睛又辣又流眼淚,嗆得又流鼻涕又咳嗽,特別難受,嚴重的可以致眼睛失明。

案例:昆鋼退休工人張良被噴了五次「辣椒水」。

7、坐小凳子

案例一:宣威法輪功學員高澤猛由於坐小凳子等酷刑折磨致精神崩潰。

案例二、昆明法輪功學員嚴經雄不轉化被強迫坐小凳子。

8、使用不明藥物、打毒針。

案例:雲南省精神病醫院主治醫生胡今朝,在雲南省第一監獄五監區遭受藥物迫害。出現肌膚緊張、痙攣,肺部肌肉縮緊、咳嗽、肺針刺感、胸部憋悶,皮膚乾燥、開裂、片魚鱗樣黑斑,頭沉、意識模糊、胃腸不適、嘔吐等症狀,致使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被省一監迫害致死案例(部份):

案例一、四川攀枝花市羅江平在省一監被注射不明藥物、毆打、野蠻灌食含冤去世

羅江平,男,當年51歲。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人。二零一二年一月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關押在省一監,由於羅江平拒絕「轉化」,被戴腳鐐手銬,被獄警和犯人腳踢手打、注射不明藥物、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超負荷勞動,完不成任務不准睡覺、單獨關小號等摧殘,被野蠻灌食等酷刑折磨,羅江平的下牙被全部撬掉,只剩幾顆鬆動的上牙。撬牙導致口腔大量出血,嘴裏面都是爛肉。關押在省一監短短的三個月就出現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醫回家,僅五天就含冤離世。

案例二、四川省西昌市方征平在省一監關小號等多種酷刑致死

方征平,男,當年56歲,四川省西昌市人。二零零七年底到雲南綏江縣發放真相資料,被綏江縣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送往省一監途經雲南曲靖時,押送方征平的惡警將方征平羈押在曲靖監獄一夜。曲靖監獄的惡警點名時,由於方征平年紀大,耳有點背,沒能及時回答,曲靖監獄的三名惡警一擁而上,一頓拳打腳踢。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掙扎著站起來,又被打倒。然後這三名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向方征平的臉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每站起一次,都被惡警踢倒再打,這樣反覆三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體鱗傷的方征平被抬到省一監四十五天後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方征平被關押在省一監十監區三中隊,因拒寫「保證書」而遭到關小號等多種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下了病危通知書。他的父母希望方征平能取保回家,未得監獄同意。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在省一監去世。

案例三、施甸縣原輔導站站長楊開文被監獄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不久去世

楊開文,男,年齡不詳,保山施甸縣油望鄉永福村農民。楊開文和妹妹楊光菊由於向當地民眾郵寄真相資料講真相,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被保山地區610及公安局綁架並各判刑三年,楊開文被非法關押在省一監,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三年刑滿回家後,時間不長就去世了。

二、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據不完全統計,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二年來,女二監關押了被非法判刑的300多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50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受過各種酷刑折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對因修煉法輪功而判刑入獄的學員不按照監獄對其他犯人的管理規定執行,有一套只有口頭傳達卻從沒文件的所謂「規定」,直接剝奪憲法賦予每一個服刑人員的申訴權利,對不認罪、繼續申訴的法輪功學員施以嚴管及其它種類不一的各種懲罰形式,虐待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自2001年至今已有五位法輪功學員在女二監被虐待離世:史喜芝、王蓮芝、沈躍萍、楊翠芬。其她九位法輪功學員因在女二監遭受折磨,出獄後相繼含冤離世:陳淑秋、王嵐、黃韜、孫懷鳳、李健英、倪美珍。

女二監虐待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有:

1、長期長時間坐小凳子

在女二監的法輪功學員,無論年齡及自身身體條件,只要不認罪要求繼續申訴的,每天被罰坐在小方凳子上或小小凳子上。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要坐到晚上十點半,每天16個小時。除每週星期天之外,每天如此。監獄將此虐待方式對外謊稱為「學習」。此種虐待方式造成多人屁股坐爛、腿腳浮腫或出現其它病症。

案例一:倪美珍76歲坐小凳導致生命垂危,保外就醫後離世.

案例二:殘疾人郭伶坐小凳導致股骨頭壞死。

2、關禁閉

在女二監,有的法輪功學員不認罪就被關禁閉,或者在關押期間,不配合警察的無理要求,隨時被關禁閉,有的一關就是幾個月,甚至幾年。關禁閉期間,不得洗漱、洗澡、換洗衣服、不得衛生用水、月經期不得用衛生巾。

案例一:玉溪市主治醫師沈躍萍被長期關禁閉患肺結核穿孔致死.

案例二:方世梅被關禁閉導致神志不清被家人接回。

3、限制飲水、上衛生間、不給用衛生巾

女二監對不認罪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限制只給一瓶(約500-1000ml)的飲用水,每天只能上三次衛生間,早中晚各一次。其餘時間被強迫憋屎憋尿,甚至是拉在褲子裏。十多年如此,一直到2014年以後才增加了上衛生間的次數,但是仍只能在規定時間內去。

案例一:紅河州何蓮春因為上衛生間常常被犯人毆打致傷。

4、強迫大分貝聽污衊法輪功錄音音響、看污衊錄像

女二監在法輪功學員耳朵邊播放污衊大法的錄音,將聲音放到最大音量,使許多法輪功學員聽力發生障礙,甚至有的耳膜穿孔,聽力下降、失聰。

案例一:顧正芬在女二監遭此折磨導致耳朵失聰。

5、強迫睡水泥地、不得購買衛生用品

女二監違背《憲法》和《監獄法》,在九監區針對法輪功學員成立了專門的嚴管監舍,對嚴管進行所謂分級管理,(一級嚴管、二級嚴管和考察級)。如果被進行一級嚴管的,每天強迫睡在水泥地上,一年四季只能墊一床薄薄的棉墊,蓋一床薄薄的被子,冬天再冷,颳風下雨也不准關窗子,任由冷風吹。也不給加棉被,而且還不准穿棉衣、棉褲,只准穿一套單衣。

限制洗漱,一個星期洗頭、洗澡一次,時間一共只給五分鐘,半個月洗一次衣服,有的三個月才給洗一次床單被子。不准買衛生紙、衛生巾,也不准向別人借,許多法輪功學員在月經期,使用遺棄的廢報紙、衣服,或者一個衛生巾反覆使用數月。

案例一:紅河州何莉春目前仍在女二監遭受這種折磨。

6、安排專門服刑人員虐待法輪功學員

監獄安排專門的服刑人員與法輪功學員組成三人互監,並以獎分、減刑利誘並授意其虐待法輪功學員以達到逼迫法輪功學員認罪的目的。她們24小時看管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人格侮辱、謾罵,在生活上挖空心思刁難、折磨,如監獄不許法輪功學員自己去打飯菜、晾曬衣物,由兩名服刑人員去幫打飯菜,要麼狠狠地壓滿一大碗飯,要麼故意打一小點,這頓撐死,下一頓吃不飽。不給法輪功學員曬內衣褲、曬鞋襪,只能焐乾。法輪功學員上廁所,剛到廁所就故意催促叫罵快走,致使學員便秘、憋屎憋尿,患腸道、婦科疾病。

案例一:曲靖市徐亞梅在女二監被關嚴管監舍,遭受包夾犯人折磨、虐待。

7、剝奪會見、通信、打電話權利

女二監任意剝奪法輪功學員的會見、通信和打電話權利,有的在監獄幾年都沒有能夠見一次家人、打一次電話。

案例一:楚雄州王美玲在女二監長期被剝奪會見、通信和打電話權利。

案例二:昆明市吳奇慧在女二監長期不得會見家屬。

8、強迫服用不明藥物導致身體精神出現異常

監獄強迫一些法輪功學員服用不明藥物,服用後導致頭昏頭沉、渾身無力、失眠、渾身浮腫等身體異常,精神恍惚。

案例一:紅河州何蓮春被獄警授意包夾犯人在飯菜中放不明藥物;

案例二:昆明市嵩明縣許春鳳從關進女二監第一天一直到她離開監獄的近兩年時間,每天不間斷地,早、中、晚三次遭強制吃藥,最少時十多顆,也有二十多顆,最多時竟達到三十多顆。吃了這些藥,馬上就開始腹瀉,有時一晚上要去七、八次廁所,而且整個人精神不濟,渾身無力,手腳酸軟。

案例三:宣威市趙菲瓊在女二監被強迫打毒針,造成記憶力衰退、精神異常。

限於篇幅,關於雲南省第一監獄、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請參見明慧網文章: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雲南第一監獄20年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錄(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他們的死亡 雲南第一監獄罪責難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一日】《雲南省第一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情況》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四日】《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虐待法輪功學員的種種手段》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嚴管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雲南第二女子監獄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雲南監獄罪惡見聞錄(圖)》

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也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婪和喪失做人的道德底線。

縱觀歷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那些曾參與迫害的高官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等都已經被繩之以法投入監牢,所有參與迫害的人員都將面臨法律和天理的雙重審判。

在馬林被查之前,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已有三人落馬:

◎劉思源,男,漢族,1958年11月16日生,吉林永吉人, 2003年11月至2014年7月,任雲南省第一監獄黨委副書記、政委;2014年7月至2017年6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刑罰執行處處長;2017年6月至2018年10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刑罰執行處調研員;2018年10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2018年11月退休。2019年4月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19年12月15日,劉思源被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

◎朱旭,男,漢族,雲南省人,大學學歷,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2019年4月12日,朱旭涉嫌嚴重違法,被查。2019年12月15日,朱旭被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零六個月。

◎王春華,男,納西族,1961年4月出生,雲南麗江人。歷任雲南省北郊監獄籌建組組長,雲南省第二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2011年3月至2015年9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2015年9月至2017年11月,任雲南省戒毒管理局政治委員(副廳級);2017年11月至2018年5月,任雲南省小龍潭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2018年5月任雲南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2020年12月成為雲南省監獄管理局二級巡視員。2021年4月22日,王春華被查。

警醒吧,惡報真真切切就發生在眼前。正所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在這奉勸那些還在追隨江澤民集團血債幫的政法系統官員,趕快停止迫害,珍惜自己最後的贖罪機會,在你的權利範圍內,盡可能幫助、保護法輪功學員,為自己為家人選擇一條光明的路,才是明智之舉。

'馬林'
馬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