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陽市錢糧湖鎮四位老人的養老金被扣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湖南省岳陽市君山區錢糧湖鎮四位大法弟子蔡桂姣、朱春秀、雍玉蓮和趙群蘭的退休養老金被扣押:

蔡桂姣,從二零一六年份被非法關押判刑,養老金全部被扣押至今。今年在解決養老金問題時,君山區社保局從中搶走一萬一千多元退休養老金。

朱春秀曾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二零二零年被君山區社保局非法停發退休金。社保局搶走二萬多元退休養老金後,才同意發給朱春秀養老金。

雍玉蓮和趙群蘭,曾被非法判刑三年,於二零二零年九月同時被君山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社保局)非法停發退休金。

雍玉蓮曾經疾病纏身,做過三次手術,開過九刀,中藥、西藥、針灸、草藥常年不斷,被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八月三日有幸學煉法輪功,才幾天的時間,所有病痛不翼而飛。趙群蘭也曾經病不離身,甚麼偏頭痛、婦科病、腰痛、感冒不斷等,一九九七年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獲得健康,一身輕了,再也沒打針、吃藥了。

雍玉蓮、趙群蘭兩位學員和家人從去年十月份到今年上半年分別十幾次到君山區社保局,每次都要辛苦往返幾十公里路程,找經辦人員劉心和監督股主任韓孟蓮尋訪和諮詢、交談等各種辦法想要回屬於自己的退休金。最後他們根據勞社廳函﹝2001﹞44號、勞社廳函﹝2003﹞315號和湘勞﹝1998﹞55號等相關政策等文件來答覆,根本不講法律。又經過韓孟蓮的花言巧語,連哄帶騙,使二位善良人被騙。

雍玉蓮、趙群蘭原本都有三十幾年工齡,幾次被各單位遺失和社保局算來算去,最後雍玉蓮還有二十年工齡,趙群蘭只有十五年多工齡了,就連一九九六年之前,在工廠正是為國家創造利益的工齡全部給扣除。社保局還要求停發退休金的人員(被判了刑的人員)退還所有領的退休金。雍玉蓮退休二年,被迫退給社保局五萬四千元,趙群蘭退休七年,被迫退給社保局十三萬四千多(包括獨生子女費),再按現在的工齡從新退休、算錢。當時她們二位分別交錢時,都提出:「能不能算一下有多少退休金,按現在的工齡算,能退還給我們多少錢。」他們當吋就說:「不行,系統算出來才知道。」有人說:「系統不是人操作的嗎?退給你們社保局的退休金都算出來了,為甚麼現在的退休金就沒有算出來?」社保局就是用這種辦法先套錢,再拖上一個月至三個月時間,才把退休金髮放下來。過後好多人大呼上當。雍玉蓮原有兩千多元退休金,現在只有一千四百多元了,趙群蘭原有兩千多元退休金,現在只有一千三百多元了,平均每人每月被搶走一千元。

下面是岳陽市君山區錢糧湖鎮人大主席回訪法輪功學員趙群蘭關於退休金問題的談話: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中午,趙群蘭家中來了二位不速之客,經他們自己告之:一位是君山區錢糧湖鎮的人大主席稱羅主席 (羅然軍),另一位是信訪辦的劉主任。不久錢糧湖鎮朝陽居委會的治安主任嚴定吉也趕了過來。他們自己說來了幾趟,家中沒人。趙群蘭問到有何事,還讓你們跑了幾趟。他們說:回訪,解決群眾問題,關於你的退休金和獨生子女費的問題,是嚴主任反應上來的。接著劉姓主任又開始照像,趙群蘭說:「照甚麼像,這是侵犯我的肖像權,不要照。」羅連忙說「完成上面的任務,證明我們來了。」

之前的十月九日,朝陽居委會的書記蔡中文、治安主任嚴定吉和王穎萍三名主要領導人到趙群蘭家中同樣是照像、詢問退休金的問題和生活上的一些問題。趙群蘭講了退休金和獨生子女費被扣押的一些問題。可是直到現在也沒搞清楚這些人幾次急著到趙群蘭家中問退休金是怎麼一回事。

不管怎樣,趙群蘭本著善念告訴了他們自己的退休金和獨生子女費被扣押的情況和被迫害的經過。當時趙群蘭回憶往事時眼裏含著淚水,平靜地說:

「我原本是一身病走入大法修煉的,可是好景不長,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對我實行了各種關押,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判刑等,在裏面遭受了各種酷刑,冬天在外邊凍、夏天在外邊曬、不准睡覺、吊、銬是常事等等酷刑被整的暈死過去幾次,還被注射過破壞神經的藥物,過後人老是迷迷糊糊的,回家後連自己家人的名字也想不起來。關押在監獄時,三年不准出監房,被整得心臟病和高血壓,精神受到很大的打擊,死裏逃生回到了家,回家後不能幹活,(因被逼迫離婚多年),只能靠娘家養著,弟弟看我退休時間已到,就幫借了近八萬元錢才退了休 (一直吃住在母親家);二零二零年無固遭人惡意舉報,從九月份開始被迫停發退休養老金,沒有任何通知,經過多次尋找,才知道是君山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社保局)停發的。你們說這不是明著搶錢嗎?他們不講任何法律,就他們自己說了算,找他們時沒有我們說話的份,你們說這不是獨裁嗎?今年弟弟和親戚朋友們看到我這種情況,又幫著交了十三萬多元錢,共計交了二十一萬元多,才一千三百多元一月,連獨生子女費(四千多元)都被扣押,直到現在還沒有發下來。虧欠的賬不知甚麼時候才還得清,這一千三百多元錢只夠吃飯的,等等。」

接著趙群蘭又講了各方面的真相,將近半個小時的面談後,趙群蘭又說:「羅主席你們既然是來解決群眾問題的,那我要求恢復我的退休養老金?」 羅說:「不行,我沒有能力,這是上面搞的。」最後羅然軍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勢,說了一些官方話就飛快地走了。

岳陽市君山區錢糧湖鎮人大主席:羅然軍 15897303986
岳陽市君山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基金監督股主任:韓孟蓮 18873093935
岳陽市君山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辦事人員:劉心、肖主任 0730─8115163
錢糧湖鎮機關辦公室聯繫電話:
值班室 0730─8925339
信訪辦 0730─8925702
民政辦 0730─8925345
黨政辦 0730─8927122
武裝部 0730─8927455
財政所 0730─8925333
經管所 0730─8927550
組宣辦 0730─8925501
農業辦 0730─8925829
司法所 0730─8925503
衛計辦 0730─8927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