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能被瞞過去嗎?(多圖)

——共產主義者的慣用伎倆在香港和美國公開登場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在「三十六計」中,有一計叫做「瞞天過海」。小的騙局往往發生在暗處,而大騙局卻發生在明處,被設計安排之後,讓人們信以為真。1989天安門民運、1999中南海上訪、2001天安門自焚偽案,2019-2020香港「反送中」、2021美國國會山,普通人常常只能以己度人,所以無法想像共產黨人的心機,所以即使有人站出來揭露共產魔鬼,很多人也很難理解和接受。

然而,瞞天過海,「天」真的能被瞞過去嗎?

一、發生在過去兩年多的相似一幕

2019年7月1日,在香港市民「反送中」的和平抗議過程中,突然發生了一衝擊政府立法會的事件。

7月1日白天,在香港立法會外面的示威者一直未能進入樓內,而到晚上9點,一批值守立法會的警察突然撤退,部份示威者隨即衝進立法會大樓。有報導質疑警方故意撤退設陷阱。

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輕人,並未暴力砸毀任何設施,而一些人卻搗毀玻璃等設施,造成暴力場面。

美國之音記者採訪了中國的民眾,一名要求匿名的山西民眾表示,上百萬人抗議反映了香港的民意,當局可能以暴力事件為藉口打壓香港民眾。他稱,有必要調查暴力衝擊立法會人員的身份。

香港網民David Ng在推特發帖表示,懷疑有黑社會或者公安的人假裝示威者混在衝擊立法會的人群中,他們可能試圖製造一宗港版的「國會縱火案」,好為中共隨後在香港大開殺戒製造藉口。

無獨有偶。

2021年1月6日的下午兩點多鐘,正在美國總統選舉,就要進入一個州的選票舞弊證據的質證環節,然而,從外面闖進國會的人,打斷了選舉的正常環節。雖然闖入國會者都隨身攜帶川普支持者的標識,如旗幟、帽子等,但一名退役軍官透露,開發面部辨識系統的XRVision公司,利用人臉辨識軟件對闖進國會的抗議者進行分析,結果發現,兩名闖入參議院中的男子,應是費城的安提法成員。

線索

《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報導中提到此事。《華盛頓時報》指出,安提法成員的目標是通過暴力促進無政府主義,進而終結美國,建立一個斯大林主義國家。「再也沒有美國」(No more USA at all)是安提法抗議中常使用的口號。

安提法(Antifa)是Anti-Fascist(反法西斯)的縮寫,起源於1930年代。參與安提法的人崇尚暴力,認為暴力攻擊是必要手段,在立場上反政府、蔑視法律,被視為極左團體。意大利和西班牙的Antifa直接奉行共產主義。

《華盛頓時報》表示,在大選前,一個安提法支部曾在社交媒體上發出提醒:他們會讓成員戴上紅色的「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簡稱MAGA)帽子,喬裝成川普支持者。

該安提法支部說:「2020年11月4日別忘了把自己偽裝成愛國者/川普支持者。戴上MAGA帽子。美國國旗。一身令人信服的警服更好。這樣美國警察和愛國者就不會知道他們的敵人是誰,圍觀者和媒體會認為有川普支持者在騷亂,這樣就很難讓大眾輿論反對我們。」

在聯席會議恢復會議之後,佛州聯邦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說:「今天闖進國會大廈的一些人,並不是川普的支持者,他們偽裝成川普支持者,實際上是暴力恐怖組織安提法的成員。

各媒體都在現場直播。有段現場視頻明確顯示,多位警察移開護欄,引導人群走入了警戒區域。也就是說,警察因故放行人群,使後者能夠直接接觸到國會大樓的各個出入口。有網友說,抗議人士沒有像媒體一致宣傳的所謂「突破」(breach)警戒線,他們是被人有意「放進來」的。

更奇怪的是,許多媒體在事件發生之前,就提前把前往表達心聲的百萬和平人士稱為「暴徒」,好像媒體事先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而在「闖國會」事件發生後,兩院內一些議員,除了譴責暴力之外,還立刻劃清界限、不調查先定罪地把總統指為肇事的指使者。值得一提的是,當日下午,總統在講話中,除了面對各大媒體的鏡頭歷數大選舞弊事實之外,還特別提醒與會者要「用和平的、愛國的」方式表達心聲。

2019年發生在香港的衝擊立法會,以及2021年美國選舉中的衝擊國會,只在短暫的時間,法律、道德、暴力就在民間請願一方與當局權力機構之間發生了180度的大轉彎。有理的,成了沒理的;道德的,成了不道德的;和平的,成了暴力的。其實,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要民主、反腐敗」請願,1999年的法輪功學員「中南海萬人請願」,以及2001年1月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三、共產黨人慣用的構陷伎倆

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門暴力鎮壓和平靜坐的大學生之前,發生了若干起中共解放軍被暴力殺害的事件。

中共官媒反覆播放在建國門立交橋上掛著的一具戴著「解放軍軍帽」的、燒焦的屍體,令人觸目驚心。

目睹整個事件過程的趙真(化名)揭露,中共為了激化仇恨,派遣軍人化裝成工人和學生潛入廣場抗爭人群,在混亂中將軍士長崔國政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澆上用瓶子攜帶的汽油。化裝的軍警人員大約有7-8人,他們的行動完全是有準備的,動作兇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趙真還表示,當時現場有100多人圍觀,但事實上大多民眾和學生手中沒有任何武器,更不可能有鐵棍、汽油之類等東西。

其後,中共用「制止暴亂」為理由,將坦克開進北京,解放軍對手無寸鐵的年輕學生大開殺戒。

同樣是在天安門廣場,2001年1月23日,也發生了一起蹊蹺汽油焚燒事件:

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中國人最敏感的日子)、最能煽情的人員搭配(老人、天真爛漫的女童、花季少女)、最駭人聽聞、怵目驚心、畫面感極強的死亡方式(自焚)、具有現場感和縱深時效性的死亡時間(一對母女:母親當場被打死,女兒在醫治過程中疑似被謀殺)。自焚案發生後,激起了民眾的憤慨,中共藉此掀起了迫害高潮。

然而,國際社會通過對「天安門自焚」錄像的技術分析,通過來自方方面面的嚴謹求證,已經證實此事件純屬構陷,是江澤民集團為蓄意栽贓法輪功而設計: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並喊出要在「三個月內鏟除法輪功」。在發現迫害無法得逞、難以為繼後,江澤民與羅幹等人密謀,推出了這台殘暴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一起以人的生命為代價的世紀偽案。

不幸的是,共產黨人的無底線(他們自己稱超極限)構陷伎倆,反覆使用、反覆得手。

從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到蘇聯,再到中國。共產黨人一手謊言、一手暴力,巧取豪奪,已經一步一步的實現了他們的計劃,將正義與善良統統踩在了腳下。今天他們已經在佔據香港,並把共產主義手段搬到了美國國會山。

結語

在傳統文化中,任何政府作為,只有符合真實、善良、公正的普世原則,才合乎天定標準。然而當人心敗壞,道德淪喪,黑白顛倒的時候,有句話叫「人不治天治」。也就是說,當人間正義被徹底拋棄時,人類的劫難就已形成。

在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在春季較輕微的第一波疫情過後,秋季捲土重來,全球五千餘萬人在瘟疫中死去。

公元七世紀起始的古羅馬大瘟疫,一波比一波嚴重,無數人疫亡。

2020年開始的新冠病毒,已造成全球上百萬人死亡。目前毒株已經變異並加劇擴散,2021年伊始,疫情比2020年更迅速、疫亡時間更短暫。疫苗能抵擋病毒的變異和進攻嗎?

人可以用任何手段瞞天過海、無所顧忌、惡事做絕,但「天」真的能被瞞過去嗎?其實誰也無法逃脫「善惡有報」的天定法則。劫難在前。唯有走出魔鬼的謊言,站在正義一邊,才是真正的解脫劫難之道。



附錄參考:


圖1:Newsmax節目主持人格裏-凱利(左)指出:各家到場實況轉播的媒體錄象顯示,抗議人群被警察放行,進入了國會大樓的入口區,而不是各媒體異口同聲所說的「突破」(breach)封鎖線。


圖2:媒體錄象顯示,抗議人群被警察放行、進入國會大樓的入口區時,背對鏡頭的這個人揮舞雙臂為人群導流。


圖3:格裏-凱利(左)指出:錄象資料顯示:CNN在1月6日上午11點就已把百萬抗議人群成為「叛亂者」(coup),他們似乎早就知道下午會發生甚麼。


圖4:Newsmax新聞截圖:1月6日下午2點,FOX新聞把走在DC人行道上的抗議者說成是在數票過程中的「奔瀉」(erupt),而另一名總統候選人則直接將抗議者稱為「暴民」(mob),稱「暴民在向DC集結」。


圖5:Newsmax新聞截圖:國家公共廣播(NPR)1月6日上午9點33分就推出了「川普支持者風捲首都、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的「新聞」圖片


圖6:下午發生暴力事件後,一名議員發言,聲明收回自己對舞弊州的反對票。


圖7:代表佛州的國會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是眾議院武裝部隊委員會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成員,在國會的工作重點是國家安全、退伍軍人事務以及對憲法原則的遵守。
1月6日,儘管近百萬抗議者和平自製,但下午發生了一些人衝入國會大樓、並與警察發生衝突的暴力事件。之後,國會關於選票確認的辯論會繼續召開,有些議員收回了對舞弊州的反對票;有些議員慷慨陳詞,直接譴責現任總統是造成流血事件的元凶,並把所有抗議者都通稱為反叛者。一片聲討聲中,蓋茨議員站起來發言說:
「今天上午,川普總統明確的呼籲大家要和平地抗議和示威。」
「我們(應該)被稱為一幫背叛司法的人嗎?」
「從1985年開始,在共和黨總統宣誓就職之前,都有民主黨人拒絕了選舉團的投票。可是現在我們(共和黨人)這樣做,就成了『違反常規』!」
「因為我們簽了字,要求法庭解決爭議,一些左派就說我們不應再被保留在議會中的席位。」
「不能實行乾淨選舉的州,他們的選票就應該被剝奪。」
「舞弊是系統的,是重複的。同樣的系統,我敢說,都被影響了。」
「我們應該拒絕這些這些選票。」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