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簽行政令 禁八款中國應用軟件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明慧記者英梓綜合報導)美國總統川普2021年1月5日簽署行政命令,禁止與包括螞蟻集團支付寶、騰訊的微信支付在內的八款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connected software application)進行交易。行政令要求商務部確定將要禁止的交易,並要求商務部45天內採取行動。


圖:美國總統川普2021年1月5日簽署行政命令,禁止與包括螞蟻集團支付寶、騰訊的微信支付在內的八款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connected software application)進行交易。(網絡截圖)

該行政令名為「處理中國公司開發或控制的應用程序和其它軟件構成的威脅」(Executive Order Addressing the Threat Posed By Applications and Other Software Developed or Controlled By Chinese Companies),禁止的八款中國應用程序包括:支付寶(Alipay)、CamScanner、QQ錢包(QQ Wallet)、SHAREit、騰訊QQ、VMate、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WPS Office。

川普總統在該行政令中稱,美國必須採取積極行動,打擊開發或控制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connected software application)的個人或實體,以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

總統簽署行政令:中國應用程序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外交和經濟

該行政令稱,為應對2019年5月15日第13873號行政命令(確保信息和通信技術與服務供應鏈安全)宣布的信息和通信技術及服務供應鏈的國家緊急情況,必須採取額外的行動。具體來說,中國(PRC),包括香港和澳門(中國)人員開發或控制的某些移動和桌面應用程序及其它軟件,在美國的傳播速度和普及性繼續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經濟。此時,必須採取行動應對這些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構成的威脅。

行政令對術語「互聯軟件應用程序」的解釋是,讓最終用戶在終端計算設備上使用的軟件、軟件程序或軟件程序組,旨在通過互聯網收集、處理或傳輸數據,作為其功能的組成部份。」

「通過接觸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和計算機等個人電子設備,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可以接觸和捕獲用戶的大量信息,包括敏感的個人身份信息和私人信息。這一數據收集有可能為中國(PRC)和中國共產黨(CCP)提供接觸美國人個人和專有信息的機會──這將使中國得以跟蹤聯邦雇員和承包商的位置,並建立個人信息檔案。」

該行政令強調,中國(PRC)和中共(CCP)持續竊取或以其它方式獲取美國人的數據。例如,2014年,由中國特工策劃的對(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PM)超過 2100萬人安全許可記錄的網絡入侵。2015年,一個中國黑客組織入侵美國安森(Anthem)健康保險公司,影響了超過7800萬美國人。2017年針對Equifax網絡入侵事件,司法部起訴了中共軍方人員,該入侵損害了近半數美國人的個人信息。

鑑於這些風險,該行政令稱,許多行政部門和機構禁止在聯邦政府的計算機和移動電話上使用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和其它危險軟件。然而,鑑於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的威脅性,這些禁令是不夠的。事實上,印度政府已經在全國禁止使用200多個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在一份聲明中稱,這些應用程序「以未經授權的方式竊取和秘密地將用戶數據傳輸到印度境外的服務器」。

該行政令稱,通過評估發現,「一些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會自動從美國數百萬用戶那裏捕獲大量信息,包括敏感的個人身份信息和私人信息,這將使中國(PRC)和中共(CCP)得以訪問美國人的個人和專有信息。」

川普總統在該行政令中稱,美國必須採取積極行動,打擊那些開發或控制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的個人或實體,以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

商務部長:已開始執行行政令中的指令

行政令指示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評估可能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其它應用程序,並要求商務部長、司法部長和國家情報總監發布報告和建議,以防止將美國用戶的數據轉移給美國的外國對手。

羅斯在當天的聲明中說:「根據總統指定給商務部長的權力,我已指示我的部門開始執行行政令中的指令,包括識別某些中國互聯軟件應用程序相關的違禁交易。」

「我支持川普總統的承諾,保護美國人的隱私和安全免受中國共產黨的威脅,商務部將利用行政令賦予的權力繼續我們的使命,以確保國家、經濟和人民的安全。」

中共利用大數據搞統戰 國安顧問:全球需嚴防

2020年10月23日,美國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以「貴在坦誠:論中國與世界的關係」為題的演講中稱,中共透過搜集與利用大數據,實施統戰,挾持個人甚至國家,任其為所欲為。

他說:「建立檔案的嗜好是列寧主義政權的特徵」。中共統戰部門幹部的數量是美國國務院外交人員的四倍。中國外交部負責與各國政府進行外事活動,統戰部則在搜集他國情報,對海外居民施加影響。他們專門關注外國的精英階層和機構。

「沒有任何政權比中共更有能力去影響他國的政策,以及國外民眾的認知和選擇。」

他表示,中共心理誘導的原材料就是大數據。中共給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外國公民建立數字檔案。中共實施的是「將傳統的列寧主義與強大的數字監控新工具相結合的宏大部署。」

他以深圳振華數據信息技術公司為例,稱其是「對公開和私下數據進行收割建檔的企業」。據說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稱之為「攻心戰」。根據公司網站披露,其產品的買家是中共國安系統。 振華彙編的人事檔案幾乎囊括了地球上每個國家。王室、議會、法官、文職人員、科技專家、新興企業家,海軍上將、軍艦水手、教授、智囊團成員、中央和地方官員,不一而足,甚至兒童也不放過。 這符合北京無孔不入的政治鬥爭習慣。

他解釋,實際上,實力更加雄厚的中國科技公司,包括一些著名應用程序開發商,能量要大得多。建立檔案的嗜好是列寧主義政權的特徵。資料的使用一如既往, 用於施壓、勒索、獎懲、威脅、恐嚇、奉承、污衊、分化和征服。

他說,因為手機與網路,我們將知識產權、政府文件、私人生活等任意公開。無形中,「我們自己創造條件,使獨裁者可以搜集大量數據」。

「中國共產黨已經重新安排了舉國部署,用來有效利用數字手段擴大黨的力量和影響。」

他強調,如果正確辨別邪惡,使它無所遁形,就會發現邪惡其實是脆弱的,甚至是虛張聲勢的。邪惡最害怕的是公之於眾的真相。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