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凝望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今年中國的北方很冷,一個集日,兒子正好在家,我對他說:「現在疫情又來了,媽得去救人,你開車拉我去行不?」兒子說:「行、行。」

到了市場,我首先發資料,告訴兒子把車停穩後等我。我發資料過程中,有的面對面發,有的放在趕集人們停的車裏。當我發完抬頭遠望時,發現兒子在凝望著我。我知道他是心裏牽掛著我,因為在紅色恐怖下生活的中國人都知道邪黨的惡。何況飽經風霜、深受其害的兒子呢。

我問他:「你一直在瞅我呀?」他說:「我看見了你一會兒去車旁,一會兒去人群裏。」

兒子天資聰穎,從小就很懂事,我經常給他講故事,告訴他如何做人的道理,他每次都是認真聽,然後能夠按我說的去做,鄰居都誇他是個好孩子。他七歲起具有自己的觀點,幫助大人料理家事。上學後,他不和同學打架鬥毆,一旦有同學罵他時,他不還口,並且對同學說:「我媽告訴我不罵人,你也別罵人了,咱們在一起好好玩。這多好啊!」同學聽完感到很不好意思,不但不罵了,而且高高興興的和他嬉戲。同學們都敬他,連最頑皮的同學也不欺負他。因此,兒子的童年我沒有操甚麼心。

我過去身患頑疾,不能正常生活,沒有勞動能力。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重獲新生,有了健康,能夠種田、管理家務,全家人受了益,兒子更是歡天喜地,他看了一遍大法著作《轉法輪》,也煉了一段時間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開始抹黑法輪大法、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後,我因不放棄修煉,向世人講真相,慘遭迫害,四、五年兒子失去了母愛,他感覺好像天都塌下來了,精神支柱斷了,雖然學習成績好,中學沒有讀完便輟學。

我從勞教所回來後,兒子不是當年的兒子了,變成了另外的一個人。他聽信了中共的邪惡謊言,怨恨我不該拋棄親人,不管他。我沒有和兒子一般見識,他還是個未成年的孩子,我理解他的痛苦,承受了那麼多不該遭受的歧視。我與他為善,總是用大法賦予我的慈悲感化他。

我和老伴一起種田、養豬,很快償還了家裏建房的外債;後來,老伴打工,我種田,又很快還清了給他娶媳婦的一筆巨額欠款;他娶妻生子後,他打工收入微薄,我和老伴一直承擔他們三口人的生活費用。我們對他的仁至義盡,他滿足了。特別是我對他以及他妻兒的善待,他感動了。

尤其是家裏或者他本人遇到困難時,法輪功學員能夠到場,主動伸出援助之手,都來幫忙,幫助排憂解難,他佩服了,從內心感到法輪功這個群體很正,是所有群體都比不了的;法輪功學員都善良、都是好人。

在法輪大法純善、美好的感召下,兒子先天的本性逐漸復甦,一年一個樣,變化很大。他主動退出少先隊,佩戴護身符,接到真相電話他都注意聽,二零一五年也溶入了訴江大潮之中。他又看了一遍大法著作《轉法輪》。他支持我修煉,支持我講真相救人。

去年武漢肺炎疫情以來,同修們都忙於救人,我也很忙,兒子見我忙,他主動承擔起家裏的二十畝田地的田間管理,不讓我下田幹活。他常年打工,利用閒暇忙農活;秋收時,他不讓我一個人下田幹活,讓他爸或他閒班時和我一塊幹活。兒子給我救人大開綠燈,我有充足的時間做自己該做的事。

我和兒子外出時,我去發資料救人,他便停車在路邊等我。我和兒子去趕集時,我倆在一起購物,我總是一邊買東西一邊發真相,他在身旁守候,購的物他拿好,方便我救人。

值得欣慰的是我每當提起師父時,他也隨我稱師父。家裏供奉著師父法像,我經常給師父敬香。幾個月前,香用沒了,我委託兒子幫助買,他在城裏買回了最好的香,我還他錢時,他不要,微笑著對我說:「我給師父買,我拿錢。」他知道敬師敬法,我為他高興。

兒子還是當年的兒子,過去他是個好孩子,如今是個好兒郎。他不吸煙、不喝酒、不打麻將,社會的惡習一點不沾,與人不爭不鬥,當今社會中難得的好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