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魔難中找到根本執著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二零零四年底,我從勞教所被單位接回家,第二天同修就到家裏看我,要我找找有甚麼執著心,我也肯定是自己有執著。被綁架後雖然也找到了證實自己、顯示自己的執著心等,但是沒有從根本上去挖根,徹底放下這些心。

從勞教所回來後,我也沒有好好學法,很快就投入到做反「轉化」的事情中去。在勞教所時,省六一零派「幫教團」來所謂轉化我。回來後想哪能只有他們來轉化的,我們也得去把邪悟的同修拉回來。於是我邀約幾位同修一起,不斷找那些學員交流切磋,用大法法理去喚醒他們。經過大家努力,最後「幫教團」瓦解了,除個別人外,大多數在大法的感召下從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那時由於沒有注意修自己,歡喜心、顯示心,甚麼心都出來了,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再次被綁架判刑五年。

二零一零年我從監獄回到家裏,第二天,有同修相約,幫助我們找執著。我們在一起談了兩天,對一些不符合自己的觀念的看法還發生了爭論,好像也找了執著,但還是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在監獄三件事做的還不錯,有同修還羨慕呢!還以為自己的認識跟上正法進程。所以很快我又投入到做事當中。每天從六點十分發完正念一直做事到晚上十二點或更晚,常常發正念、學法和煉功都不能保證,整天都陷在做事當中。那時幾乎每天都有同修來家,也知道自己有漏,但是礙於面子,打著為了別人的幌子,一度在「捧殺」中難以自拔,再次被邪惡鑽了空子,又被綁架判刑六年。

二零一八年我從黑窩回到家裏,也是在第二天,同修到家裏看望我,也談到要先不忙於做事,好好學學法,好好找找自己的執著。

為甚麼我每次從黑窩出來就有同修來向我提出找執著呢?這是師父利用同修來點醒自己,但是每一次自己都不好好悟悟,所以累遭迫害,還認為自己反迫害做的不錯呢,還把被迫害當成自己要走的路。

有一天,我和妻子去一個學法點參加學法,讀完法,針對一些同修過病業關的問題,我剛剛談自己的體會及看法時,一個同修打斷了我的話說:受迫害不是我們要走的路,過去我們做的再好,那都是過去的事,主要的是今後如何走好最後的路。接著她講了她在看守所如何否定迫害,正念走出來的體會。雖然不起眼的幾句話,對我的震動卻非常大,因為多年走過來,誰也沒有這樣當面指出過我的問題,只有我去指責別人的。我知道是師父利用同修的嘴來點化我,使我真正的靜下心來找自己的根本問題。

那麼甚麼是自己的根本執著呢?我開始深刻反思自己。這次從黑窩回來後,我沒有立刻去做事情,強迫自己完全靜下心來在家裏好好學法,向內找、修自己。一段時間我閉門在家,早上煉完功發完正念我就開始背法,看師父講法錄像,累了就聽同修交流文章、《九評》、《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看真相影視等。背完一遍《轉法輪》我就開始用毛筆抄寫《轉法輪》,晚上參加家庭學法,看師父其他講法。在背法、抄法中不斷對自己走過的路進行梳理,找自己根本的執著是甚麼。

反觀自己走過的路,迫害前那時成天想到的是多學法,多煉功,修煉中沒有多少障礙,提高也就快,執著也很容易去掉。迫害開始了,法對我們的要求也高了,加上舊勢力的干擾和邪惡安排,史前發過的誓約等因素,有一個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問題。能否走的正,堅定信念,完全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對大法弟子就是一個嚴峻的考驗。舊勢力為了不讓你修成,千方百計鑽你的空子,把你的執著放大,而執著於自己的執著。師父說:「可是你現在是個修煉的人,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待大法,這是根子上的問題,也正是我要給你指出的。」[1]甚麼是自己根子上的問題?師父說:「如果這後天觀念變的很強,那麼它就會反過來支配人真正的思想與行為,這時人還以為是自己的想法呢,現代人幾乎人人是這樣。」[2]

我這個人在當常人時,就很要強,認為自己聰明、有本事。在我眼中很難有自己佩服的人,容不下別人比自己強,如別人要好了呢,心裏就不舒服,有強烈的嫉妒心;有強烈的事業心和榮譽感,總想體現自己的能力和價值。其實這些都是邪黨多年來洗腦而造成的變異觀念。這些在常人看來好像是優點,但在修煉中往往會成為一種障礙。因為修煉不是常人中的甚麼工作,是修煉,就得用法來指導,向內找修心,提高心性,提高層次,做一個無私無我,完全為了別人的人。我找到了這些年,我沒有很好擺正我與大法的關係;證實法和證實自己的關係;修煉與做事的關係。而執著「自我」,執著自己的認識、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做法,無視周圍的同修,包括家人同修,常常是固執己見,走了極端。以及從中表現出來的爭強好勝心、顯示心、做事心、妒嫉心、虛榮心、狡猾的心及邪黨文化中「有了成績好說話」的心,等等的變異觀念。也就是在證實大法中表現自我,看重自己的得失。

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後,我不斷用法來衡量要求自己,遇到甚麼問題首先都找自己。同修找到自己交流,首先端正自己的思想,放下自我,同修提出的問題,共同在切磋中提高認識。由於把學法放在首位,不放鬆學法,大法不斷開啟了我的智慧,做起大法的事也就很輕鬆,「靈感」就會源源而來,往往事半功倍。

一次,同修談起一位以前認識的同修邪悟,後來得了「半身不遂」,我有意找同修談談,儘量不讓一個學員落下。但是同修告訴我:誰去見她,她都講她邪悟的理論,根本不讓你插話,建議我還是別去。我還是堅持說:我去試試看,我不是去改變她,只想勸勸善。我和妻子,還有那位同修一起到了邪悟同修家裏,因為抱著為別人好的心態,不是去教訓人,我心平氣和的和她談了得法很不容易,談了自己初期得法的修煉體會,最後善意的勸她不要放棄萬古不遇的大法,以免留下終身的遺憾。並建議她:煉煉功。她告訴我:她開始讀《轉法輪》,煉功了,身體有了一些好轉。我就鼓勵她儘量多煉功,多學法。交談中氣氛很融洽。在回來的路上同修說:今天她怎麼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說:和別人交談,先要正己,自己的念正了,因為你是完全為別人,不帶自己的雜念,那麼一切正的生命都會來幫你,這時一切不好的東西都會被解體。這也是我最近更加深刻認識到的法理。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