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個「絕不答應」的背後真相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二日】今年是抗日戰爭75週年紀念日,9月3日,中共黨魁在北京召開的紀念大會上,一連說了「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等五個「絕不答應」。

選擇在這樣一個世界反法西斯紀念日上說出這番話,除了無恥,更多的可能還是心虛。全世界和中國人民越來越能看清中共的邪惡真面目,也越來越能將中共和中國區分開來。網友們反問:「這些事情問過人民麼?」「獨裁者總是把人民當奴隸,當炮灰!」「謊言治國的最大特徵,拿人民說事。」

更為荒唐可恥的是,中共表面宣稱以民為本,背後卻殘民以逞,血腥的瘋狂與虐民的暴政一刻也不曾停息過。

被民兵活活打死的無辜村婦

在現代文明社會的今天,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無辜的村婦被非法拘禁在山中,長達半個月的非人毒打折磨,直至死亡。死後屍體被強行焚燒。這樣光天化日之下的慘劇,官府居然沒有立案,無人問津。

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報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山東省蓬萊市龍山店鎮大張家村法輪功女學員李玲,在鄰村山上的一個空房間裏被本村兩個民兵活活打死,而指使者竟是本村村長。

目擊者稱李玲遺體「兩眼突出,向外鼓得特別大,看起來很可怕,牙齒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傷,渾身青紫,慘不忍睹」,更令人髮指的是事發後,中共不但不立案調查事實真相,為死者沉冤申訴,反而派民兵把守李家門口,攔住聞訊前來的親友,強迫家人當天火化遺體。

知情者揭露,六月二十八日李玲因發放真相資料,被村支書響得茂帶著五、六個民兵綁架至山上,後不停地毒打並施以酷刑折磨:踢踹她往山石上磕碰,用棍棒捅心窩,強迫淋山雨等。李玲被他們整整折磨了半個月。七月十三日,李玲被送到響呂村私人診所「救治」,被告知已死亡。參與迫害的村民兵於得水、於得勝,是遠近知曉的心狠手辣的惡棍。

就在李玲被非法拘禁關押一兩週後,她丈夫林得勝服除草劑自盡、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夫妻雙雙就這樣無辜地慘死在中共手裏。一個村長帶著民兵就可以隨意酷刑折磨普通民眾,可以草菅人命,可以焚屍滅跡而不受任何法律制裁,這就是中共鼓吹的人民至上論。而死者僅僅因為她堅持了自己的信仰,就遭到了如此殘酷血腥的迫害,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簡直是聳人聽聞,然而,這在中共國,僅僅是冰山一角而已。

種族滅絕下的信仰滅絕

中共陳全國執政的新疆在近年開始推行種族滅絕政策,100多萬維族人被秘密關押在集中營內,中共美其名曰是教育培訓班。但中共在新疆地區開展的對法輪功的信仰滅絕早在1999年7月就開始了。2017年7月,中共在推行新疆種族滅絕政策的同時,加大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力度。

明慧網曾報導,中共為了構陷法輪功學員,無所不用其極,「烏魯木齊市國保警察程學禮,甚至威逼誘騙法輪功學員樊映霞四歲的女兒和十幾歲的殘疾兒子錄對其母不利的口供。」武漢肺炎疫情期間,中共更是變本加厲,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抓進集中營後就杳無音信,家人也不允許探視。

據意大利線上雜誌《寒冬》2020年9月6日披露,根據新疆當地政府2018年發布的一份文件,法輪功學員等三種宗教群體成員,必須送入集中營關押,直至「轉化」。所謂的「轉化」就是中共將堅定的信仰者關進所謂的「法制培訓班」,用各種謊言迷惑信仰者,並施以酷刑折磨,直至當事人承諾放棄信仰。而始終不放棄者將被中共判刑塞進監獄繼續折磨,也有很多修煉者在「洗腦轉化班」就被迫害身亡。石家莊法輪功學員袁平均2010年8月2日被關入「洗腦轉化班」,不到10天即被迫害致死。

據悉,目前幾乎新疆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中共列入黑名單,要麼已被抓捕,要麼流離失所或被限制人身自由。

抓蒙人禁蒙語,意在推行黨文化

中共內外宣經常鼓譟所謂的黨的民族政策,每年「殃視」新年晚會都要整一些不同民族的演員上台,以示56個民族的大團結和諧。而事實上,新疆、西藏幾乎已成了中國土地上兩個地域最廣袤的大監獄了。最近,中共將摧毀不同民族文化的黑手伸向了內蒙。

中共內蒙古教育廳8月26日發布《全區民族語言授課學校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國家統編語文教材實施方案》,即「第二類雙語教育」。此舉遭到了蒙人的強烈反對。數以萬計的蒙古學生、家長和各行各業的人士以罷課、罷學、遊行等各種方式抗議中共消滅蒙古民族文化的粗暴行為,但中共立刻對蒙人進行了暴力鎮壓,警察抓人、打人的視頻不斷上傳海外網絡。

通遼市捨伯吐蒙古中學一名中學生因抗議母親被打從學校四樓跳下,不幸身亡。33歲的女公務員蘇日娜自殺身亡以示抗議。中共情急之下,發文強制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的人員將孩子送回學校學習中共規定的教科書,否則將會被停薪、停職。與此同時,中共大規模分化、抓捕抗議人士,將反對者扣上「政治犯罪」和「被國外反華勢力挑唆」等大帽子。據自由亞洲引述海外蒙古人,已有數百人被捕。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在針對新疆、西藏、南蒙地區實施民族文化滅絕政策的時候,是打著「漢化」的旗號的,有意的製造漢族與少數民族的對立,煽動少數民族對漢文化的抵制和對漢人的仇視。實質上,中共在上述地區推行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傳統漢民族語言與文化,而是邪惡的黨文化。推行的漢字已是被中共簡化後的無根的簡化字,宣揚的文化更是無神論加鬥爭哲學的馬列邪惡主義。無論哪一個民族的人,如果從小接受了這樣教育與文化,日後其思想與行為一定是與傳統文化和普世價值相背離與敵對的,說白了,根本就不是人類應有的文化。

中共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毀滅人類,卻口口聲聲說不允許任何人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這「血肉相連」之詞,實在是十足的綁匪自白書,毫不掩飾的狼外婆宣言。

香港12歲少女被群警施暴

自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在國內媒體上不斷抹黑香港人,而屏蔽了一切肆意虐殺香港年輕人的暴行。

來自默默@zixinho17的推特用戶上傳了一段視頻:在香港民眾9月6日發起的抗議港府推後立法會選舉遊行中,一群港警將一名12歲的香港未成年少女圍堵在牆邊施暴,一部份全副武裝的港警將女孩壓在地上,另一部份港警立刻圍成人牆將市民和記者堵在外面不得靠近。該視頻截至9月11日獲得了268.4萬次的觀看。

有網友跟評:這些港警對12歲少女這樣下毒手,且配合的這麼默契,這種毫無人性的行動是如何訓練出來的?除了中共魔鬼以外,誰還能豢養這樣一批披著人皮的狼來保衛市民?更有民眾懷疑,這些所謂的港警是中共駐港軍人或特務換裝喬扮的。

9月9日,推特上另一段已獲得8萬次觀看的視頻顯示:北京武警總醫院器官移植科住院處的一位女性年長患者表示,她在此換過肝臟,費用為40萬人民幣,她透露該醫院去年器官來源非常多,最快一週換肝,而且醫院不准患者問肝臟來源,但承諾都是非常健康的人的器官。

如果我們把這段披露北京武警總醫院黑幕的視頻和香港去年反送中運動以及新疆集中營聯繫起來推測,結果令人十分驚恐:中共仍在大規模進行活體器官移植的罪惡行徑,器官來源很可能是香港被抓捕送中的年輕人和關押在新疆及各地監獄裏的法輪功學員、少數民族群眾。

蔣介石的真知灼見

民國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蔣介石出席長沙市民歡迎大會演講上曾深刻指出:「他們(中共)把整個社會,劃分做許多對立的階級,他們以為階級鬥爭,是社會進化的原動力,所以階級的意識,如不明顯,他們要使之明顯,階級的衝突,如不激烈,他們要使之激烈。……所以他們常奸淫擄掠殺人放火,使得社會混亂,民不聊生,然後可用威迫利誘的方法,奪取民眾,來做他們的奴隸,而民眾可曰奪取,是其已不當民眾為人類了,其居心可知矣。一方徒唱高調,以最遠的將來的利益,引誘民眾,使之為共產黨效力,別方面又以政治力量,強迫民眾,聽其指揮。」

「以恨為動機的革命,決不適於中國的民族性,因為動機既然是恨,行動一定是殘酷和卑污,而且要損人利己的,這完全和中國的民族性相反。中國幾千年來倫理觀念,都是利他的,不是利己的,所以中國民族的固有特性,是和平的、寬厚的、和光明的;不願受別人的殘酷的待遇,也不願以殘酷的手段施諸別人。既不願以卑污的手段對待別人,也不願別人以卑污的手段對待自己,所以殘酷和卑污手段,在中國決不能行使,至少不會為大多數人所讚許。」

中南海前保健局長:(共產黨)幹部壞得很

蔣介石對中共本質的判斷和認知,今天的國人讀來,仍覺醍醐灌頂。其實就是在中共體制內,甚至是高階人士也不乏對中共有清醒認識的。文革後,中南海中共高層的保健局局長王敏清曾對時任中組部部長的胡耀邦說:

「現在老百姓吃的還不如解放前。」「老百姓反映有些(共產黨)幹部壞得很。……一切大事小事都掌握在幹部手中,小到每天派不派你出工,派好活還是累活;大到孩子上學、外出打工……都由幹部喜好而定。誰要得罪了幹部,幾天不派你出工,你沒工分就分不上糧,連飯都吃不上!(共產黨)一些幹部甚麼壞事都幹,老百姓只能受死,不敢怒,更不敢言。」

如今,中共的邪惡真面目已在世人面前暴露無遺,特別是中國大陸人的清醒與三退運動使惡黨感到深深的絕望。中共的五個「絕不答應」恰恰說明了中共自身已經非常明白,它的執政合法性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質疑與危機,五個「絕不答應」是它臨終前的歇斯底里,空留笑柄而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