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明慧學校夏令營師生們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明慧記者章韻加拿大多倫多報導)二零二零年多倫多明慧學校的夏令營從七月六日開始到八月二十八日結束,歷時八週,師生們深感在疫情的特別時期還可以有這個活動非常幸運,收穫也很大。一位十歲的大法小弟子說:「這裏的環境讓我清楚了自己是大法小弟子。謝謝師父給我這麼好的機會。」

今年招收的學生從兩歲半到十三歲。除了每天的學法煉功外,大班(十至十三歲)的大法小弟子們還背《轉法輪》,學校的課程也包括教授中國古典舞、中國傳統文化、音樂、書法繪畫、手工課等等。今年學校還邀請了長春插播倖存者金學哲同修通過網絡視頻和大班大法小弟子們做修煉交流,近兩個小時的視頻交流,孩子們都認真聽完。

'圖1~7: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集體煉功。'
圖1~7: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集體煉功。

'圖8~13: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集體學法'
圖8~13: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集體學法

'圖14: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在學上舞蹈課。'
圖14: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在學上舞蹈課。

'圖15: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在學書法。'
圖15: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在學書法。

'圖16: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在市中心打橫幅講真相。'
圖16:明慧學校的大法小弟子們在市中心打橫幅講真相

「爸爸媽媽非常高興看到我的進步」

今年十歲的艾伯特(Albert)說:「通過聽金叔叔的視頻交流,我知道了在中國的同修的艱難,但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在做著救人的事,真的很偉大。我覺得我要珍惜這裏(海外)的修煉環境。」

他說他開始的時候不是很願意參加今年的夏令營,「媽媽問我的時候,我覺得可能會難適應。我可能會很累,一大早要起來,要學法煉功,回家還要幫忙照顧弟弟。但我來了幾天後就很快適應了,還覺得非常好。我跟爸爸媽媽說我非常喜歡明慧學校時,他們都非常高興。」

他還說:「沒來明慧學校之前,我基本是天天上電腦玩,有時間就玩,也不煉功,其實我是一出生就跟著爸爸媽媽修煉了,但最近我大概已經有一年都沒煉功了,我都覺得我自己不像個大法小弟子了。來到明慧夏令營後每天的學法煉功,讓我不但沒感覺到累,還覺得特別高興和有精力,回家後非常願意幫忙照顧弟弟。爸爸媽媽好像他們也抓緊時間學法煉功了,感覺家裏的修煉環境也好起來了。」

他表示以後會年年都來,還會推薦更多的小朋友來,「非常感謝師父給我可以參加明慧學校的機會!」

發現妒嫉心是可以馬上去掉的

'圖17:今年16歲的凱莉(Kelly)曹是明慧學校的志願工。'
圖17:今年16歲的凱莉(Kelly)曹是明慧學校的志願工。

今年16歲的凱莉(Kelly)曹是明慧學校的志願工,今年是她第三年當明慧學校的志願工。她從小在明慧學校長大,非常喜歡這個修煉環境,所以現在就來當志願工。她說:「今年有一個特別的收穫就是在其中發現自己的妒嫉心時,如果我不隱瞞它,曝光它,就會馬上去掉。」

她舉了一個例子:一天有另外一位志願工來了,她把東西收拾的非常整潔,所有的工作都安排的非常的有序,讓老師和學生都非常滿意和高興。「我當時就想:她怎麼能做得那麼好?後來我發現我不是一般的羨慕而是妒嫉時,我就想去掉這個心。但好像很難去,一看到她做得好,我那心就上來了。後來我發現很難去掉這個執著心時,我就去跟她表明了,我說我不知道為甚麼看到你做得好就會妒嫉,我也知道是我的錯,但就是很難控制。奇怪的是當我曝光我的執著心後,我對她的妒嫉心就很快去掉了。」她說:「當然這個環境很好,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很重要,如果呆家裏,時間一晃就過去了,不會抓緊時間學法煉功的。在這還有跟大家一起交流的環境,發現有執著心會馬上意識到要去掉它。」

大法小弟子非常幸運因為有明慧學校

'圖18:伊莎貝拉(Izabela)是在加拿大多倫多公立幼兒園做了20年工作的資深幼師,今年第一次在明慧學校教幼兒園的大法小弟子。'
圖18:伊莎貝拉(Izabela)是在加拿大多倫多公立幼兒園做了20年工作的資深幼師,今年第一次在明慧學校教幼兒園的大法小弟子。

伊莎貝拉(Izabela)是在加拿大多倫多公立幼兒園做了二十年工作的資深幼師,今年第一次在明慧學校教幼兒園的大法小弟子。她說:「一個孩子的教育中有三個重要的因素,家庭,學校,環境,其中環境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大法小弟子現在所生活的環境是非常險惡的,處處充滿舊勢力所設定的陷阱,孩子們像一張白紙一樣,很容易就受到污染。我在常人的幼兒園工作近二十年,所見所聞實在太多,現代教育中的很多現象是觸目驚心的。比如現在從幼兒園開始就給孩子灌輸有關同性戀的意識形態。還有些書籍,設計精美,但是內容都是講這些的。我們的孩子就是面對著這樣的環境。」

「多倫多的大法小弟子非常幸運,因為有明慧學校。這也是我下決心從常人幼兒園辭職到明慧學校的主要原因。我覺得這是師父交給我的責任,帶好這些大法小弟子,和其他同修一起,給他們營造一個修煉的環境。這同時也是師父安排給我的修煉環境,我非常珍惜。」她說,「這麼多教師同修一起,每天全身心投入為這些大法小弟子的成長努力,而大法小弟子之間也形成一個比學比修的環境,這是千金都買不來的。這是多倫多大法小弟子們的偏得。」

孩子是自己的鏡子

中班(八~九歲的學生)的班主任老師凱莉(Kelly)黃,這次是第一年當班主任。開始有點緊張,後來感覺收穫特別大。「不是我帶孩子,而是孩子們帶著我修煉。從孩子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的不足。」

她說:「一位比較喜歡擰勁的孩子,開始的時候我要她做甚麼她就故意不做,還說一些不好的話影響其他學生。後來我發現我對她的埋怨心和責備心去掉後,她變好了。原來孩子是自己的鏡子。」

她講述了這個過程:有一次,我在講課,大家都很安靜的在聽課,只有她自己站起來在那走來走去的。我要她坐下來,她不但不聽還講一些難聽的話,我就很嚴厲地對她說:「你再不坐下來,我就把你送校長室裏去坐。」當時我的聲音比平時大很多,同時我發現她的眼神裏也有點害怕了,其他孩子的表情也很震驚,相信他們是震驚於我的表情,應該是非常生氣和嚴肅。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我的行為影響了孩子本人,也影響了其他的孩子。平常一直在教導孩子們要忍耐,而我自己沒做到。所以發完脾氣後我立刻後悔,雖然孩子乖乖地坐回她的座位了,但是我因為沒做到忍而很不好受。下課後我就去跟這個孩子道歉了,她也非常誠懇地說是她的錯,也跟我道歉了。

我後來發現我對她有一種非常不好的心,因為每次看到她在給我製造麻煩的時候,我的心思是往外推:這個麻煩別在我這發生。但是後來發現這個心實在是太不好了,我反省之後,發現她在變好。同時我也發現是自己沒有發自內心的去對孩子負責,也沒有真正的做到足夠的耐心。當我體現出我的耐心和愛心後,這個孩子她在慢慢的改變。之後我就發現這個孩子學法狀態好了,連她的眼神都變的非常友好,變成一位願意幫助別人的孩子了。

老師要帶給學生好的場

金瑾老師在明慧學校做全職教師已經有八年多了,一直是教小班(四~五歲),她今年最大的體會是明慧學校是個修煉的場,老師要帶給學生好的場。

她舉例說:一個小孩因為調皮總做一些讓我頭疼的事,比如上手工課,他就用剪刀把自己的衣服給剪了;有時我準備好作業本都分好放在架子上了,他會把它全搞亂了;大家一起出門,都拿上自己的口罩戴上,他一手抓了別人的口罩就跑。有時他還動手打人。「有時不耐煩了我就會比較狠的批評他。」金老師說。

「後來我發現,我說多了這個孩子之後,我的情緒帶動了我班級的情緒,其他小孩對他的行為也會比較負面,沒有去善意的去理解他年齡還小,其實他有的時候做了那些事,他也後悔,他沒有完全掌控得了自己。當我意識到自己對他的批評讓其他的孩子都對他產生了負面影響時,我覺得我要把好的場帶給學生。後來我開始在班裏搞起來一個活動,每個人都去說別人的一個優點。慢慢大家都去看別人的優點時,這個環境就整個的不一樣了,孩子們告狀的情況少了,表揚別人的聲音多了,孩子們都樂意去做好事了。」

活動結束時,明慧學校的協調人龐老師說:「今年夏令營是多倫多明慧學校夏令營第十七年,也是老師、家長和大法小弟子修煉狀態非常好的一年。雖然因為疫情,受限的條件非常多,因為家長們和老師的合力,把一切都圓容得非常好。大法小弟子們也很懂事,很配合。」

「明慧學校是師父給明慧學校老師、家長同修和大法小弟子們最好的修煉環境,我們每個個體都在其中得到了修煉上的提高,性格上的完善和智慧上的提升。感謝師父的慈悲看護!謝謝家長同修們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