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師父護我們一程又一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我修煉法輪大法整整二十二年了,多年的修煉中我深深體會到,我每過去一個關,層次提高一點點都離不開師父為我辛勤的付出。師父為我們講解法理,幫我們演化功,替我們消去大部份業力,在身心遇到關、難時還要一路看護、保護著每一個弟子在修煉路上穩步前行。每一個實修法輪大法的同修都有自己修煉受益的真實故事。每個故事都是思想境界、身體轉化、智慧和能力的提升,也就是生命昇華的過程。下面就把我親身體會到的法輪大法的很多神奇列舉一二,感恩師尊!

一、我重傷的雙臂恢復正常

還記得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冬天一個晚上,已經入睡了,急促的敲門聲把我們一家人震醒,打開門後闖入一幫人,不由分說的各屋翻了一遍,把我和丈夫帶到公安分局。

非法審訊沒得到甚麼結果後,他們對我非法施以酷刑。將我的雙手背銬,再用繩子一端繫在手銬上,另一端繫在兩米多高的鐵管子上吊起,使身體懸空,一直吊著。有一個警察還抓住我的頭髮往牆壁上使勁撞、搧耳光,直到雙臂吊的脫臼後才放下。此時本人自己不能站立,身體雙腿、雙腳麻木,雙臂已經沒有任何知覺,兩個胳膊傷的耷拉著不能動。隨後還強行把我扔進一個不足兩米的鐵籠子。

我被放回家後,姐姐看到我兩個胳膊像麵條一樣失去知覺,擔心這樣會殘廢,就請一位朋友接骨醫師,讓他幫助我按摩治療恢復,醫師說:「錯過端拉最佳時間太長了,不好辦」。

我自己開始煉功,雖然動作不到位,胳膊動一下很疼,我仍咬牙堅持,感到師父加持的能量很強,沒幾天的時間,兩個胳膊神奇康復了,甚麼後遺症都沒有。現在回憶起我還深深的感到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顯現的是那麼真真切切。

二、丈夫正念闖病業關

二零一七年年末,我丈夫(同修)突然感覺身體發冷、發抖,並且不斷說胡話。十天後不吃不喝體重急劇下降,這期間不但不讓人給他吃藥、偏方還不讓使用,不讓人給他測試體溫,清醒時告訴他勿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知道,還說自己是師父的真修弟子。

我女兒出差前說是來看看爸爸的感冒是否好了,一看爸爸表現症狀:耳鳴、語言表達吐字不清、身體虛弱的站起都晃、自己不能行走、體重由150斤驟降至118斤、咳嗽、高燒(昏睡時測試39.3度),當時就被嚇哭了,決定不出差了,立即送爸爸去醫院。我丈夫很吃力的跟姑娘說:自己這不是病。女婿開車拉他到醫院進行全面檢查,各項指標都正常,CT結果沒問題,醫生只讓回家自己喝點淡鹽水,而且沒給開拿一片藥,沒給打一針。

就這樣,我們回來開始學法,煉功中途需要休息幾次,身邊放一個凳子,丈夫自己不能站立身體靠著牆,堅持煉功大約有二十多天,身體完全恢復了,從此開始更加精進修煉。姑娘和女婿都感到震驚,覺的大法威力真讓人不可思議。

三、疫情期間抓緊救人

今年疫情期間小區被封了,怎麼辦?那就把本小區再覆蓋一遍真相吧。我們小區是全封閉的,方圓3200多米,有56棟165個單元門,基本都是11層,還有別墅123戶。

第一天出去,我拿了百份小冊子,在小區轉了半圈,嘗試按了十幾個門也沒打開,感覺單元門密碼森嚴,小區內幾乎沒有人出入單元門,40分鐘過去了,一份真相也沒有發出去,準備回家時,我就默默地跟師父說:我不能把這些真相資料再背回去呀!請師父給弟子開智開慧。我就又走回剛才沒打開的單元門,試著按密碼,結果打開了幾個。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慢慢的我打開164個單元門密碼(寫到此時我已淚流滿面,感恩的心久久不能平靜)。說也奇怪,平時在家腿腳不俐落,走幾步不是腫脹就是疼,因前段時間腳脖崴了沒完全恢復,每當出去發真相資料就沒有這種感覺了。事實讓我切身體會到,這哪裏是我在發資料,分明是師父在排除一切障礙,拉著我的手在救人。

回首修煉路,大法的神威無時不在,是師父的大法為我消去滿身的業,化解了重重魔難,風雨中送我一程又一程。浩蕩師恩,我無以為報,弟子只能暗下決心,在最後的修煉路上竭盡一切所能,奮力精進實修,以回報師尊的苦度之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