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後身體的神奇變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我於一九六一年出生在東北農村一戶三代十口人的大家庭中,當時正是中共邪黨搞「大躍進」造成的大飢荒年代,農村的樹都被吃光了。母親懷我時,吃了一種叫「灰菜」的野草中毒得病,浮腫多日。我出生後除右耳附近部份外,整個腦袋都是「黃皮瘡」,直到四歲前,躺著、抱著只能有一個姿勢,致使腦袋畸形。我還未滿月,母親就得了「甲肝」,我也就斷奶了,只有玉米糊、高粱米湯充飢,還不夠吃。

雖然九死一生艱難的活了下來,但外表看軀體相對瘦弱,四肢有點扭曲;腦袋左側凸起,右側凹陷,致使五官失衡,臉和眼睛都是左邊大,右邊小;頭、脖子、嘴也都不正,不需仔細觀察也能看出來。在農村體弱幹不了農活是被歧視的。無所事事時就捧著學生課本,趕上恢復高考,拼命考上大學才解決溫飽。

工作後有病能看醫生了。歷經多方診治確認:我的五臟都有病,六腑沒有健康的。現代醫療水平治不好,只能維持。也就是說我此生只能活在病中,到死方休,看不到任何希望,就是渾渾噩噩的活著而已。

一九九七年四月下旬,目睹一個僅煉功五天的人,就使患有十年以上的胃潰瘍、腦神經衰弱兩種病狀徹底消失,且不見反覆。難以置信、可又是實實在在的事實,驅使我去了解大法。

《轉法輪》第七講談到戒煙,書上說:「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那時我正受吸煙之苦,曾六次戒煙失敗後更難受。就想我看書看這一講了,從此戒煙,那難忘的一天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十八日。

成功戒煙後不久,我患有多年的風濕性腰肌勞損的病突然好了。原來坐沒有靠背的方凳,吹電風扇,搬重物等,腰都疼的不得了;現在逐項試驗證明確實不疼了,腰疼這樣的頑疾不治而癒。加上之前時常心慌、呼吸困難、消化不良等症狀都沒出現過。

這一系列奇蹟,對我的世界觀衝擊太大,使有生以來被灌輸的「無神論」幾乎蕩然無存,頭腦中一片空白。變化剛開始,衝擊還在繼續。

我每隻腳上都有兩個雞眼,共有四個雞眼,這使我走路很痛苦,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我曾四處求醫,多方治療,卻越治越重。這害苦我多年的四個雞眼,有一天突然都不見了,而那皮膚完好,摸上去就像根本沒長過雞眼一樣。我深信這就是修大法創造的神跡。

有了這樣的人生閱歷,再看人的名、利、情自然有與眾不同之處。當真正認識返本歸真是人生唯一目地時,走到大法弟子中來就自然而然了,且沒有祛病健身、做好人等執著,就是修煉來了。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日開始參加集體煉功。不到一週,單位首次安排年度體檢,沒想太多就跟著去了。口腔科醫生在體檢表格項目裏一個一個寫「正常」時,控制不住自己,脫口而出:「我口腔有病呀!」醫生鄭重的說:「能看出你的牙周、牙齦、咽喉等都曾病的很重,現在也沒痊癒。但按醫療標準衡量,算治好了,不用醫治了。不管你採用甚麼方法調理好的,你一定要堅持。」看我一臉驚異的樣子,醫生微笑補充說:「有病不會說沒病的,病人越多、大夫獎金越高。」在X光胸透片上,照出左右兩側各有一條寬1~2毫米均勻明亮的直線。大法弟子都知道就是在貫通兩極法兩手運動的路線上。兩、三個醫生讓我赤裸上身躺在X光機上,反複查看很久,說不是病,結論上說是胸肌太發達了,但他們自己也知道解釋不通。

這次體檢讓我認識到了,煉功出現的現象醫院理解不了,從此以後不僅不去醫院看病,體檢也不去了。

十二年後,單位同事們隨年齡增長,不同程度出現老、病的症狀,他們抱著不同想法,惡作劇一樣非要拉我去體檢,並說可選項,只測身高、體重也行,沒辦法只好去了。從20歲到40歲有過三次嚴格體檢,所有個人信息上身高都是1.78米,這次快到50歲了,身高是1.80米,體重75公斤。在B超機上用了別人四倍的時間沒檢查完。醫生說肝部有亮光,粗看像脂肪肝,細看非常健康,找不到光的來源,看不懂為甚麼有光。醫生滿臉困惑,但態度誠懇的說保證不是病。

修煉不治病,就是清理身體。修大法後時常吐、便污血等東西,很快感到身輕體健,這些內在清理身體產生的變化,醫生或專業儀器能看到。而外在清理身體十分明顯,肉眼可見。是從毛孔清理出膿、血等污穢之物,這種清理是身體所有毛孔時時刻刻、反反復復、不間斷的、有序的進行著,這樣就清理出體內的毒氣、病氣。直觀看是腦袋上的膿包,臉上的癤子、痤瘡,脖子上腫大的淋巴結等身體上各種腫塊,就像冰雪消融一樣,大的變小的,小的變更小,最後消失看不到了。同時腦袋左側凸起部位,毛孔清理乾淨後變成小坑而凹陷;而右側凹陷部位,毛孔清理乾淨後長出健康的細胞組織而凸起。整體上形成了此消(凸起部份)彼長(凹陷部份)。這個過程也是全身毛孔有序的進行著,潤物細無聲的使身體發生變化,畸形腦袋得到校正,從而五官趨於平衡,臉上皺紋減少,頭、脖子、嘴在復原歸正。瘦弱的軀體,扭曲的四肢,也逐漸向肩寬背闊,臀圓腿直過度。

這就使我的身體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不是形容、是真實寫照)。熟悉的人,短時間沒見的,見到都感到我變樣了,但說不清哪裏變了。而隔長時間相見反應更大。有一次隔了挺長時間回老家,姐姐見我直呼「震撼」,並用農村話說我「原來像豆芽菜,現在壯的象頭牛」。

有事去見莫逆之交的老同學,相隔五年再見,他大驚失色的問:「怎麼瘦成這樣,有沒有120斤了?」告訴他還是150斤時,繞我轉了一圈,上下打量後說:「該瘦的瘦了,該胖的胖了,身體密度也大了。」

認識一個有特長又經過專項培訓的警察,他僅憑一張照片就能找出混跡在人群中的人。相隔十年偶遇,他說:「一眼就認出你來,細看眉、眼有原來的樣兒,但也變了,其它都變了,變的不是你了。」這種說法在銀行得到認證,拿身份證在銀行智能窗口,人臉識別系統說不是我本人,在人工窗口就沒有問題。

也有短時間看的出、說的清的大的變化。相隔五個多月去見一位長者,老人家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好長時間才嚴肅又莊重的說,「修大法,你得到好處太大了,上次見你嘴還歪著,這次完全正了,還看不出曾經歪過。大法好,師父偉大。」

修大法發生的這些變化,不僅時刻激勵自己精進實修,也給我洪法、講真相提供幫助,在事實面前不用多說。很多人見到我會說「法輪大法好」。

大法給予我的太多,佛恩浩蕩無法形容,多少個謝字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