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工作中的「小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因為一些原因,我來到了一個新的子公司。公司知道我為人認真負責,想讓我管理材料,但是這個子公司的材料是經理的親戚在管理,所以就給我掛了個名,實際安排我去幹活。在中國大陸的人都知道,幾乎一切都是靠關係,實際上我關係更硬,但是我沒有甚麼怨言就去了。

一開始非常累,我早上早起,來不及吃飯就去上班,經常很晚才回來,無論甚麼地方需要,我都盡心盡力去做。不久以後要搬倉庫,經理的親戚不幹,我一個人掛鋼絲繩,指揮吊車,然後我自己解繩,零碎的東西我自己裝車自己開車,然後自己卸車,以前好幾個人幹的事,大多數我一個人就完成了。

後來,防護用的架管經常被其它班組偷懶拆走用了,這樣很容易造成傷亡事故,這些班組的人都是有關係的,不好管理,也沒人願意去管,時間長了大家都在看手機也不過去。經理讓我去管理,說防護放倒就扶起來,實際上他也明白不好管理,一是防護的地方太多,全走一遍就很長時間,還要把那些拆走的防護補上。我每天一遍,從不間斷,甚至安全檢查開始了我還在忙,安全科的人很理解,他們也覺的讓我幹放心。

後來經理的兩個親戚互相鬧矛盾,走了一個,另一個天天在屋裏插上門不出來,收料不點數,少了幾千元的東西找不到了,經理讓他回家,他生氣不跟我交接,我一進倉庫門就趕我出去。我一直讓著他,後來見了面一直也很好。

以前其它工地很容易丟東西,電線電纜會被人纏在腰裏或者放在包裏帶出去,所以經理在穿電線以前讓人做了幾個樣板間,然後算出總量,用這個方法控制用量,讓我在穿線工下班的時候翻他們的包。我每天記錄他們的工作量和用線量,這樣有一點異常就能看出來。下班以後,無論他們走的多晚我都等著最後走,他們看到我認真,對他們也很好,他們也很自覺,剩下兩公分長的線頭都交回來,就這樣,一次也沒翻過他們的包,也沒搜過身,穿線結束以後,電線比通過樣板間計算的還省了很多。

有一些供貨商覺的自己有關係,有的故意說跟誰認識,有的很蠻橫,還要撒尿給我們看,但是我都堅持原則,這個人直到公司要退他們的貨才老實。還有一個供貨商覺的我給他幫忙卸車,非要給我煙,我堅決不要,我出去了一下,回來一想不對,一翻東西,果然她給放到紙下面了,接著就追出去放到她車上了。

供貨商送貨偶爾會出現錯誤。有的嫌麻煩,按總件數收,不會查每一件裏面的支數。我收貨的時候,都很仔細的查數,少了不行,多了給對方退回去。有一次送貨的不承認少了,一件一百支左右,我跟他一起查了八遍,他才承認。有的不好查,我會抽一部份樣品稱重,然後算出總重。還有一次發現貨送多了,送貨的覺的我認真,他告訴我,他曾經拉著一份貨送了三個地方,到每個地方簽了字,然後並不卸貨,給材料員一條煙,把貨拉走,繼續去下一個地方。還有一次對方的貨很多,在我們這裏卸完一部份,急匆匆的去另外幾個分公司,那個老闆也戒心很重,我告訴他說多卸了十件,價值好幾千元。如果他一家一家卸完,到最後一家才發現少了,回過頭來不知道是在哪個公司卸多了,還是廠家發少了,肯定很著急。從那以後他非常信任我。

零散扔在外面的東西也很多,我有時間就撿回來,做地面之前,我找了一個強磁鐵,把地面上所有的廢鐵吸了一遍,收回來大概有幾百斤。有一些材料,班組隨手扔的到處是,我通知他們撿回來,他們不撿的,我撿了送到他們那裏。倉庫以前有一些剩的東西。有的在箱子底,有的在袋子裏,有的在其它房間,用的時候不知道,我都抽時間一一清理歸類擺放,能用的都慢慢用上了。

有一些包工頭是二包三包,還有更多的,一個包工頭幹好幾個工地的活,經常不到現場,上報需要的材料很隨意,每一次報材料,我不但查看倉庫的庫存,還把現場和他們班組的剩餘材料盤點一遍,在報表裏全部扣除,班組手裏有多少材料,包工頭經常還不如我知道的清楚。他們用不了的,我們及時給他要回來,或者給其它班組用,或者退貨。這裏面有我們同事的共同努力,到結束時,其它分公司剩的材料一大堆一大堆的,我們的現場最乾淨,倉庫剩餘材料極少極少的。

有一次租賃的老闆是我的熟人,經理要求點數的時候要另一個人跟我一起,並且說只有損壞,沒有損耗,意思是丟了要找我,後來我才知道以前租賃歸還的時候短缺過兩萬卡子,價值十幾萬,用車拉的話,也得很大一車,不太可能單純是被偷造成的,經理懷疑是點數的人跟租賃方內外勾結,特別現在租賃的老闆又是我的熟人,更防著我。我公事公辦,不偏不倚,點數的時候無論多了少了都給記上,另一個查數的人就是那次短缺的責任人,有時候他不在或者鬧情緒,我都堅持要求兩人到場查數,最後歸還的時候損耗的很少,經理是個在小事上斤斤計較的人,他以為我不懂,想把損耗讓我承擔。我說,每一次點數都是按照安排進行的,我這裏肯定不會有差錯,有損耗是很正常的,如果有丟失就是其它的問題了。

除了材料,還有很多事都推到我這裏,我很認真,又能吃苦,每一次事情都做得很好,其他人也都喜歡找我幫忙。但是違反我的原則的事情我不做,我身兼數職,有時候覺的我好說話、甚麼事都推到我這裏,這個在中國大陸也是很普遍的現象,我也不會無原則的接受。經理說我剛來的時候,因為我是大法修煉者,幾個分公司怕惡黨找他們麻煩,都不想要我,後來幾個分公司都想要我。另一個分公司的同事跟我說,你要是來我們這裏就好了。一副很後悔的樣子。

這一次中共肺炎,在中共極力掩蓋的時候,我就提醒了公司,公司一開始還半信半疑,後來的發展果然是中共先極力掩蓋,歌舞昇平,迫害「吹哨人」,然後掩蓋不住了突然封城,防疫物資漲價並且很緊缺,我又盡力幫同事聯繫,包括以前騷擾過我的人,這個人買到以後很感謝我。經理看我的神色裏面有一種佩服和心照不宣的表情,同事跟我說,經理提前買了不少口罩,我就想雖然中共搞黨建洗腦,越這樣大家越明白中共沒有真事。他們也因為沒有對大法弟子迫害,現在中了非常多的標。

這是我的一點經歷,大法弟子們在得法以後有無數修身向善的故事,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希望大家一定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廣為傳頌,一定會給自己和自己的親人帶來幸福和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