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哈爾濱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簡述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萬雲龍在中共的迫害中離世。此外,至少兩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至少22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其中20人被非法批捕或起訴、至少刑事拘留12人、行政拘留18人;56人被綁架騷擾;至少26人被非法抄家。此僅為明慧網報導出的一部份,由於中共的信息封鎖,還有許多迫害事實沒有被曝光。

一、法輪功學員萬雲龍被迫害離世

萬雲龍,哈爾濱市雙城區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勞教三次,共七年。因他多次遭受嚴重酷刑迫害,修煉法輪功的妻子王麗群、妹妹萬雲鳳被中共迫害離世;母親張桂琴也因子女屢遭迫害承受不住打擊而離世等。在邪黨警察騷擾迫害的高壓下,萬雲龍多年一人背井離鄉、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於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修煉法輪大法前,萬雲龍曾患有嚴重的冠心病、心律不齊、心臟偷停、癲癇、胃潰瘍等疾病,嚴重時曾一個月昏死過去兩次。哈爾濱醫大二院的教授曾告訴家屬回家準備後事。一九九四年底,萬雲龍開始修煉法輪功後,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嚴重疾患的心臟和胃再沒出現任何不舒服,其它疾病也不翼而飛。萬雲龍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變得和氣善良、平易近人。認識他的人都說他人老實、實在,樂於助人,是個大好人。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一九九九年七月,萬雲龍依法到省政府為法輪功上訪,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六個月,又因萬雲龍是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而被非法勞教兩年。在一面坡勞教所被施用了勞教所的所有刑具,也沒能改變他的信仰。他被逼迫往火車上裝石頭,每筐都是一百多斤,肩膀上的肉皮被磨破,露出骨頭,受盡了折磨。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普教人員故意使壞,他被嚴重砸傷,九死一生。在勞教所,他還經常遭到面牆立正姿勢罰站,拳打腳踢,不准他喝水等迫害。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十月,萬雲龍坐火車去吉林白城,因沒有身份證被搜身,被搶走大法經文和五千元錢。在長春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半年。期間,他反迫害絕食,被三次插管灌濃鹽水。上大掛、關進鐵椅子、拳打腳踢、不讓上廁所等,致使他大、小便失禁。

因萬雲龍堅持不放棄信仰,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裏,身體被打的骨頭和肉都離合了,殘忍的酷刑折磨的他精神承受到了極限。二零零二年五月,惡警強制他扛很粗很大的土袋子,被折磨的吐血。後來又轉到朝陽溝勞教所繼續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薩斯(SARS)時期,萬雲龍被迫害的病情嚴重,心跳每分鐘一百四十下,喘不過氣,已不能說話,被確診為胸積水、心衰等四種嚴重疾病。勞教所怕擔責任,打電話命令家人必須兩小時內將人接走,如果死了,他們不負責任。

妻子被迫害離世:二零零六年九月廿九日下午,雙城公安局國保大隊佟會群伙同哈市的公安警察,闖入雙城法輪功學員賈俊傑租住的樓房實施綁架。同時也將到此訪友的萬雲龍的妻子王麗群(四十八歲)及其女兒萬美佳強行綁架至雙城第二看守所。僅幾日,王麗群就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據目擊者講:王麗群脖子右側有傷,臉青黑。

第三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萬雲龍因去同修家了解國內賠償法的事,被黑龍江省公安廳、哈爾濱市公安局與雙城市公安局惡警綁架,萬雲龍兜裏的兩千三百元取暖費被搶走,並被非法關押到第一看守所。之後他被劫持到綏化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因不轉化,被用電棍電、上大掛、拳打腳踢。後因萬雲龍兩次出現呼吸困難而被送進醫院,檢查確診為肺水腫。

再次被綁架迫害: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十幾個警察綁架了租住在哈爾濱市呼蘭利民開發區袁家回遷樓的萬雲龍,非法抄走了大法師父法像、所有大法書、雕刻機、上萬件小葫蘆掛件、電腦兩台、現金一萬多、電動車一台、摺疊自行車一台、全新的酒店用品若干箱及其它私人物品。

萬雲龍被綁架到雙城區看守所(這期間一直沒有通知家屬)。在看守所內,萬雲龍被迫害的胸悶、不能正常喘氣,被先後帶到雙城急救中心和結核醫院,檢查確診為心衰、冠心病、胸積水和肺水腫。六月四日,萬雲龍被轉押到黑龍江傳染病醫院(呼蘭區)。萬雲龍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家屬要求放人回家照顧。雙城國保大隊肖繼田和省公安廳反×教總隊副處長楊波不放人,後經家屬多方周旋才把人接回。

二、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李雪琴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一年多。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家屬去看守所存錢時,才知道李雪琴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已於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

◎ 於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雙城法輪功學員陳秀華、閆春華兩人被綁架。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被道裏區非法庭審。之後被非法判刑兩年。陳秀華已提出上訴。

三、至少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構陷到檢察院;14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構陷到法院;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

◎ 二零二零年四月七、八兩天,哈爾濱市香坊區多名法輪功學員用手機在私家車上打電話,告訴世人誠信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躲過大瘟疫保命的良方,被大慶市國保和讓胡路區龍南分局警察蹲坑,跨區綁架。目前已知李力壯被劫持到大慶市所屬肇州市看守所;唐竹茵、李豔清、丁燕、焦其華、趙麗華被劫持在大慶市第二看守所;至少以上六人已被非法批捕,現所謂案件已到大慶市讓胡路區檢察院。

◎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哈市南崗區王崗鎮七名法輪功學員及一名家屬被南崗分局綁架。十月,迂萍、馮樹環、吳豔波、代士華、代士領五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案卷被構陷到道裏區法院,後再無音訊。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哈市香坊區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目前至少董文秀(58歲)、王淑蘭(70多歲)、王玉榮(61歲)、宛芳(49)四名學員仍被非法關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所謂「案件」仍在哈市鐵路運輸法院。法院以疫情為藉口,無限期推延時間迫害,且阻止律師會見學員。同日被綁架的張海燕(56歲左右,原籍佳木斯)情況不詳。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哈爾濱道裏區法輪功學員張大秋被道裏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同時非法抄家,惡人把張大秋作為大案構陷。張大秋被非法關押在道裏看守所,並被非法起訴到道裏法院。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通河縣公安國保大隊綁架了八名法輪功學員,其中陳守梅、張桂雲、張秀英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至今,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陳守梅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構陷到依蘭縣法院。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香坊區法輪功學員李長柱被綁架。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一日,被構陷到道外區法院。

◎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張麗華被惡警綁架。在她家中搶走大法書、真相幣、《明慧週刊》等私人合法物品。同時被綁架的四名法輪功學員相繼回家。但張麗華仍被非法關押中,關押地點不明。

◎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晚,宮鳳強的妻子李豔傑被依蘭縣、七台河市兩地國保警察圍困、逼死,宮鳳強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依蘭縣達連河鎮宮鳳強被黑龍江密山警察綁架。大年初三,被非法關押在依蘭看守所的宮鳳強,被嚴重迫害後突發昏迷休克,看守所通知國保後,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偷偷把宮鳳強關押在用於瘟疫隔離的特殊病房,不讓任何人接觸。

四、至少12人被非法刑事拘留,8人被非法抄家,最大77歲

香坊區8人:李力壯、霍曉輝、朱鳴鏑、丁燕、唐竹茵、李豔清、焦其華、趙麗華。
雙城區2人:徐豔、張憲軍。
巴彥1人:張慶武。
尚志1人:張麗華。

五、至少18人被行政拘留,6人被非法抄家

香坊區7人:丁燕、唐竹茵、蔡秀瑛、李豔清、焦其華、趙麗華、魏淑傑。
阿城區5人:李岩、於淑范、高亞斌、徐淑鳳、孫鐵農。
雙城區4人:郎萬虹、孫鳳龍、李慧敏、馬城寶。
平房區2人:張樹范、鄭麗君。

六、疫情期間,至少21人被綁架,12人被非法抄家

雙城區7人:趙淑蘭、陳雅文、王立娟、楊華、呂玉珍、陳亞文、宋曉華。
呼蘭區4人:周豔、陸豔華、單玉蓮、周姓。
依蘭縣3人:杜靜、許芝、武蘭榮。
道裏區2人:崔秀琴、王景麗。
五常市2人:曹喜峰、張秀麗。
香坊區2人:郎寶華、胡姨。
阿城區1人: 張軍。

七、疫情期間,至少34人被各種形式騷擾

雙城區18人:李漢才、溫永華、李玉梅、王繼武、徐慶申、鄒明雲、高淑芹、張桂芬、李樹。濤、李金鳳、蒼鳳英、馬佔樓、郭龍泉、吳勝學、趙豔菊、梁大發、郭立新、王秀珍。
依蘭縣5人:李寶田、張冬梅、杜靜、王文娟、李寶賢。
香坊區2人:劉威、不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
巴彥縣2人:王樹林、楊春。
五常市1人:劉亞琴。
松北區1人:孫鳳先。
阿城區1人:馬玉遲。
賓縣1人:王東浙。

不明地區3人:欒治義、王新華和一位不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在哈東站被非法搜身及搜查所帶所有物品。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種罕見災害頻發。然而黑龍江省政委、610、公、檢、法等部門仍然沆瀣一氣,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蓄意製造泯滅良善的冤假錯案,以維持中共邪政的苟延殘喘。

然而,天要變,誰能擋的住!越來越多的人已清醒的認識到了,中共是人類的公敵,謊言加暴政,害人無底線。在巨大天災人禍面前,法輪功學員真的是在救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