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輪大法好」 喚醒了昏迷的丈夫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丈夫雖然不修煉,他家族中好多人都修煉法輪大法,在一九九九年前,他看過當時所有的大法書。我和丈夫再婚後,我才知道法輪功是被迫害的,電視、報紙的宣傳是在栽贓陷害法輪功,煉法輪功的人原來都這麼好。公公、婆婆都修煉法輪功,姑婆婆、表姐也在修。我是二零零一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我們去參加親戚家孩子的婚宴,吃完飯後,我因為要上班,就跟丈夫說:「咱們走吧。」丈夫說:「你先走吧,我說會兒話,一會兒和二哥一起走。」我就自己先回家了。

剛到家,就來了電話了,一個陌生人說:「你是這手機主人的家人嗎?」我說:「怎麼了?」他說在哪裏哪裏出了車禍了。我當時腦子「嗡」一下子,趕緊往車禍現場趕。

趕到現場,看見丈夫躺在那裏,頭上、臉上都在出血。有人說是被拉貨的大三輪車撞的,三輪車跑了。我看他動不了,就又打了120,很快去了醫院。

經過各種相應檢查,結果是撞折了七根肋骨,一根肋骨扎進了肺裏;頭顱裏有瘀血,而且頭裏邊還在往外溢血。醫生給丈夫輸液,吊了六個瓶子;鼻子、嘴裏、肺部都帶著各種儀器;肺的外部肌肉切開個口,插入了管子。

肺部創傷十五天後恢復了,外插管撤了。可是丈夫腦袋裏的瘀血沒吸收,腦袋外邊的血泡就在薄薄的肉皮裏包著,好幾個血泡。疼的丈夫大喊大叫,其實是他自己已經意識不清了。後來,和他說起這些事,他完全不知道。

醫生說需要開顱做手術,說即使做了手術,也不能保證完全恢復,可能會成為植物人,可是不做手術會有生命危險。當時我想可不能開顱,開了顱,那人還能行嗎?我心中求大法師父救救丈夫。我不同意開顱,我說:「我們人沒事,不用開顱。」醫生說:「這麼大的車禍,你說沒事就沒事啊?!腦袋裏外都是血。」

我依然堅持,當天沒做手術。第二天,我去找主管大夫問:「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大夫說:「可以做穿刺,把頭裏邊的瘀血和積液抽出來,需做三、四次,可是會很疼,得好幾個人按著。」我接受了。

做完穿刺後,丈夫好點了,不那麼折騰了,可人還是昏昏沉沉的說胡話。又不敢讓他睡著了,怕他醒不過來。他還出現高燒,三十九度、四十度,打針也不管用,用冰塊冰著也不管用。時好時壞,不睜眼。我一直給他聽師父講法,求師父救他。

有時孩子們晚上讓我回家休息,我就給師父上香,求師父:讓丈夫腦袋裏的瘀血和積液走另外的空間排出去吧。還跟師父說:丈夫要是好了,我就讓他也看書學法。

真的是很神奇,丈夫的半個頭順著耳朵、半個臉的下半部份、脖子連帶著膀子都出現紫色瘀血樣黑紫顏色,然後慢慢的顏色變紅、變淺,多日後消失。腦袋裏的瘀血真的被師父清理出來了。

一天夜裏十一點多,我看丈夫一直昏迷不睜眼,燒也不退,我很是發愁。實在沒辦法了,我就趴在床上對著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兒子看見我念,他也趴在床上念。我們倆人一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這樣,念著、念著,不一會兒,丈夫就醒了。丈夫已經時好時壞的昏迷二十六天了,真是太神奇了!

丈夫醒來後問:「這是哪裏?」我說:「在醫院裏,你出車禍了。」他說:「我沒病,我回家看老娘。」說著自己就把輸液管子拔了下來,拔下來後,就要回家。丈夫當夜一點多非要回家,我們就悄悄回家了。

婆婆已經八十多歲,跟我們一起住。丈夫到家,看見老娘就說:「媽,我沒事了,好了。」婆婆看見兒子回來了,很高興。這樣在家睡了四、五個小時,第二天早上八點以前,又趕回了醫院。

丈夫見到醫生就說:「我要出院,我好了。」醫生不理解,不讓出院,怕留後遺症。我心裏說:「我們有師父保護,沒事。」醫生不同意出院,我們又住了幾天,費了很多口舌,醫生才同意出院。

第二天,我上班去了,下班回來時,丈夫也下班回來了。原來我上班走後,丈夫也去上班了,我說:「你真行,竟然去上班了!」

丈夫車禍撞斷七根肋骨,還扎入了肺,顱內出血,三十一天就好了。在這三十一天裏,昏迷了二十五、六天,可他醒來就好了,出院第二天就去上班了。到現在五年了,和好人一樣,休息時,還去女婿的廠子裏搭把手幹活。

我們學法,他只要不上班,就跟我們一起學。

真是念「九字真言」能救命啊!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怎麼也不會相信啊!是法輪大法的威力讓丈夫走出了這一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