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煉功點學法、煉功好處多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是二零一九年底開始修煉大法的新學員,常到煉功點煉功。惰性極強的我,有一段時間偷懶沒煉功,甚至希望晚上下雨,讓自己不用找藉口面對輔導員的關切,加上冬天怕冷、夏天怕蚊子咬,靜功怕腿麻、動功怕手酸……為自己找了各種理由,就是想偷懶。直到最近,我才開始感受到去煉功點學法煉功的好處,與同修交流。

一、能量場強大

去年聖誕節隔天,第一次來到煉功點,當時輔導員細心教我功法,寒冷的冬天手腳總是冰冷的我,當晚手熱熱麻麻的,舒服極了。我很喜歡我們的煉功點,不管人多人少,都能感受到師父的加持。

二、消業快

原本我超怕蚊蟲咬,有次聽同修A交流她聽到的另一位同修B的交流:原本同修B覺的自己優於另一位學歷不高的同修C。直到有一次遠遠看到同修C怎麼雙手戴著「黑手套」在煉靜功?走近一看才發現那不是黑手套,是密密麻麻的蚊子在叮咬C!同修B這時看到自己的不足,敬佩同修C修得好。我聽到也受到震撼!不過畢竟我所在的煉功點蚊蟲再多,也不可能讓我戴上「黑手套」啊!加上師父說煉功時蚊蟲叮咬是消業,我一開始不太能理解,每次被叮都東抓西撓,完全靜不下心。然而通過學法,又悟到師父說大部份的業力已幫我們去掉,剩下的會分成階段讓我們自己去承擔。這樣轉念想,只要蚊子咬我,我就在心裏說:「謝謝你幫我消業,謝謝師父安排。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心中默念完這一串,通常也不覺的癢了!我想,這是我在家很難得到的好處。家裏有冷氣、沒蚊蟲。若沒受苦,怎能消業?

三、能洪揚大法

身為教育人員,因我在點上煉功而認識的第一位大法的有緣人竟然是我最頭痛的學生!他是班上一位輕度自閉生(化名光光)個性固執又有攻擊性,我常被他的任性不講理弄得精疲力竭。前兩週他又針對性攻擊A同學,因為很難和他聚焦溝通,我已疲累到自言自語,不期盼他聽得懂。我無奈的對他說:老師相信一個宇宙的道理,就是有失就有得、有得就有失。今天你打了A,老天爺會覺的你是得到的一方,為了公平,要分點好處給被你打的A。你覺的會是甚麼呢?光光說:我不知道。我說:「或許會是你未來的福報,你的好工作、你的家庭幸福,可能都會因此給了A。」沒想到以前會惱羞成怒、暴怒揮拳,並怒罵要炸掉我們的光光,竟然哭了!而且一直哭著說要打自己,自己以後不要再這樣了!還首次因我的指導而哭倒在我懷裏!

我心想,大法的威力實在太強大了!直到上週,晚上在點上煉靜功時,瞥見光光匆匆經過,我便靜靜的繼續閉上眼​​睛煉功。他本來想過來跟我打招呼,但我眼睛閉著沒發現他,是輔導員告訴我剛剛有學生想找我,但被他的媽媽阻止了。

隔天我問光光:你昨天有看到我嗎?光光:有啊!在公園。我:你知道我在做甚麼嗎?光光:嗯,在練瑜珈!我說:不是瑜珈啦!我在煉功,你有空也可以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光光跟我念一次,但發音不標準。因下課同學紛紛來到我身邊,很吵就沒再說了。

過了兩天,再利用機會跟光光說「九字真言」,他也很認真的念著。當光光又生氣想攻擊同學時,我提醒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了兩次以後,說他真的不那麼生氣了!若不是在煉功點上煉功,基於學校不能談論宗教與政治的規定,我可能永遠都沒機會跟光光提到大法呢!

四、彼此交流 互相促進

煉完功後,同修言談間彼此交流心得,有時簡短的幾句話,就觸動到我的心、破除迷茫,感覺如獲至寶,有種又明白了一些的充實感。

個人體會,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