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 迎來慈悲祥和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聽明慧交流《解體黨文化專集15》「修去不同程度的恨」後,意識到自己還有許多怨恨心,過去沒有察覺到,還以為自己在怨恨心方面修的挺好的。聽了交流後,我就開始在一思一念中清除這個怨恨心。

我意識到,與人交往中,不高興、不願意、看不上別人時,這都是怨恨,心裏一驚。明白了,就要修去的。好了,這些平日裏被視為正常,而實際上是怨恨心的東西開始暴露原形了,我也感覺到許多的怨恨撲面而來。

如端午節有三天假期,可單位卻要求端午節加班,而且比平日的工作強度要大許多。這個怨恨一下子就出來了,同事聽到了,也很不情願,但迫於領導的壓力,都不敢表現出來,可我卻把不高興掛在臉上了。自己也覺的不對,也去怨恨心,卻覺的只是表面清除,內心還是有怨的物質。

一天,洗完頭髮,用電吹風吹,覺的特別涼。因家裏有兩個電吹風,女兒同修偶爾會用一下我的。於是,我調試了一下,電吹風溫度上來了,心中有一個聲音說:這孩子,真煩人,用完了,(溫度)不調回來。這一念一出,馬上意識到:不對,這是怨恨心,女兒沒調過來,我再調回來唄,她沒有錯,不煩人。怨恨心滅,不斷的在心裏滅這個怨恨心,不一會兒的功夫,不生氣了,也不埋怨了,高高興興的吹完頭髮。

這幾天,丈夫(同修)像個監工一樣,在廚房裏對我挑三揀四的,一會兒,我這不對了,一會兒,那兒不對了,菜也不好吃了,東西放這不對,反正我沒有對的時候。他一會兒弄弄這個、一會兒弄弄那個,總是幫倒忙,嘴裏不停的說我,反正就是雞蛋裏挑骨頭。我就想,他來幫我去怨恨心了,我守住心性,我不看他說了我甚麼,也不看他指責我甚麼,我就是滅怨恨心,不斷的滅怨恨心。

我說:可不是麼?你說的對,是應該這樣,我聽你的,等等。嘴上符合著他,心裏就是不斷的滅怨恨心、不斷的念怨恨心滅,我不要怨恨心,怨恨心是共產邪靈的東西,我不要……這樣,我一點也沒生氣、也不怨恨。當我平靜的走出廚房,無意的回頭看他時,愣住了:他背對著我,但能看見他的側面,他在偷偷的笑呢。

如果是以往,我或許忍住了不說,但內心非常生氣;或者沒忍住,說他幾句,我們倆就會你一言我一語的「掰扯」,最後不歡而散。每次過後,也知道自己不對,也去怨恨心、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妒嫉心等等。再遇到,還會舊戲重演。這一次卻不同了,我不但不生氣,還覺的很平和。

在單位,因遇到有緣的同事就講真相,所以單位裏大部份人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我心裏有一個不好的念頭,經常左右我:覺的同事知道了背後議論我,就會有不明真相的同事害怕我,躲著我、不敢接近我。這樣想了,身邊的同事也就真是這樣了,弄得我心裏很難過,變的不願意主動跟同事打招呼,變的有些孤單,這樣的狀態有一段時間了,嚴重到不願意到食堂就餐,因怕見到一個個讓我不願看到的臉。

我就不斷的高密度的去怨恨心,不管與誰接觸,不管遇到甚麼事,我的原則是只要我生出不高興、不願意、看不上別人、瞧不起別人的念頭的時候,如:對方不理我;對方冷淡的回答;領導不跟我說話;別人說我等等。我不去想這個表面的事誰對誰錯,對方說甚麼了、做甚麼了、曾經與我有過甚麼恩怨,都不重要了,我只管滅怨恨心,不斷的滅。一會兒,我就內心平和,同時對方也對我友好了,我們之間就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真是太神奇了,只要念正了,身邊的一切都歸正了。

師父講:「那吸毒有人說沒事,我吸吸沒啥的。是,感覺還不錯,再來一次?沒事,再來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為甚麼呢?那個物質吸進去之後就在你身體裏形成一個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這個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變的濃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濃,越吸越濃,它就越強壯。它連你的整個身體的結構都有、思維都有,完全是一個毒品構成的魔性的你。當然了它可能不幹別的,它就對毒一定要吸。沒有了、不吸不行。為甚麼呢?因為它已經活了。活了之後呢?大家知道,你不吸呢,你的身體是新陳代謝的,它也會越來越淡、越來越淡,它就死了。它不想死,所以它要你一定去吸,把它吸的更強壯了。」[1]

我悟到,怨恨心也是生生世世、日積月累的,在另外空間會形成一個濃濃的由怨恨組成的「自我」,它強大到直接左右我們的一言一行,它很「濃」,我只有不斷的滅它、不斷的清除它,它才會一點點的變淡,最後完全消失掉。所以只要思想空閒我就不斷在心裏清除怨恨心,做飯時、洗衣服、打掃衛生、吃飯、走路、洗臉、睡覺前等等都不放過清除它的機會。剛剛清除它時,沒甚麼感覺,我堅信我每念一句「怨恨心滅」,它在另外空間就會清除一點,只會減少不會增加,這一點是肯定的。漸漸的我能感覺到它越來越淡了,因為它已左右不了我了,隨時隨地只要一出現我就能抓到它,滅掉它了。

隨著不斷清除怨恨心,許多沒有覺察到的怨恨心都一一顯露出來:如親人有得絕症的,雖然也學法煉功,可一會兒相信一會兒不相信的,半年了,也沒完全走入大法修煉,放不下吃藥的心。我對他有很深的怨恨卻不自知,還以為自己處處為他好。我放淡了對他的親情,他沒見改變。就在我悟到對他有怨恨心,並不斷清除時,我不再怨恨他了,相反的,卻生出憐憫之心,想這個生命多可憐呢,宇宙大法都送到身邊了,他卻沒有走進來。就在寫文章的當天,他在電話中,講述了他身體正在漸漸的好轉,三個腫瘤中兩個小的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另一個大的也變小了。他在電話裏絮絮叨叨的講了他的體會,說著感恩大法師父的話。我知道:這個生命有救了。

再深挖向內找:怨恨公、檢、法、司的人(有時看到警車也生怨恨心)、怨恨社區街道的人、怨恨這場迫害、對不聽真相不相信真相的眾生怨恨、對聽過真相卻躲避我的人怨恨,怨恨和懷疑單位同事監視我、埋怨同修做違背我意願的事,埋怨同修寫的交流稿太長、埋怨家人同修不精進等等,再深挖還有怨恨自己的心。

不斷的清除怨恨心的同時,感覺其它的心也沒了,如:爭鬥心、妒嫉心、色慾心、瞧不起別人的心、自責心、怕心、怕死心都沒了,好像怨恨是一條線,串著許多執著心,把怨恨一點點的修沒了,被它串著的許多執著心也一起消失了。

現在,我感受到內心的慈悲祥和,身邊的人、事、物都變的美好了、順暢了。因為我看誰都親、看誰都順眼,真是相由心生,別人也這樣對我了。不知不覺的我願意主動與別人打招呼了,心裏想著我得儘快與他好好相處,時機成熟時好講真相,讓他得救。家人同修也不說我了,即使說幾句,我也不放在心上。講真相也順利了許多,大部份講幾句就能退,也遇不到反駁我、說三道四的人了。

想起師父講的法:「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2]

從師父的法中悟到:我必須好好修自己,我修好了,眾生就能都得救了。這樣想著,眼淚不斷的湧出來,更堅定自己做好三件事的決心。

無限感恩師父給予弟子的一切!

個人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8/19/186406.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