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坐中魔煉意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來自拉脫維亞的二十七歲的大法弟子。我修煉六年了。首先,我希望藉這次上天賜予的機會表達心中的感恩,感恩師父慈悲的指引和無私的看護。

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最近這兩年,我是怎樣魔煉自己的意志,每天毫無例外的在疼痛下堅持雙盤打坐的。

決定和決心

當我剛開始修煉時,我的第一個心願是能雙盤打坐並達到定的狀態。在我參加本地的學法小組時,看到一個同修在學法時一直雙盤著腿,坐姿端正,腰背筆直,他很大的激勵了我。不管多長時間他都能保持著雙盤。他的出現啟發了我,我理解到我也應該達到標準。

但這只是我雙盤之路的開始,因為我更大的願望是能在一小時的煉功中一直保持雙盤。有了這個心,我開始加強自己的意志。當然這個過程從來都不簡單,因為我在過去四年的修煉中在這方面時好時不好,有時能忍耐,有時又在疼痛中放棄了。

師父在法中講:「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1]我也開始像這樣看待疼痛。最開始時當我煉靜功,我會潛意識的擔心疼痛甚麼時候會來,會疼多久,而且我會害怕疼痛。

但是通過學法,我悟到我需要忍,需要靜下心來,無為的去煉功,不去擔心疼痛或者時間的長短等等。我必須打坐時將整個身心投入,學會「空」,並且把那些執著從心中去掉。我記住了師父的這段講法:

「過去宗教修煉,佛家講空,甚麼也不想,入空門;道家講無,甚麼也沒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1]。

每次打坐前我都背誦這段法,他幫我清空我的思想。

大約兩年前,我做了一個專一的不可動搖的決定,我要每天雷打不動的堅持打坐一小時,無論多痛。在心裏有了這個信念,我開始這樣做了。在開始的一週後,我悟到我應該定一個目標,做到連續三十天,然後繼續到六十天,一百天,一年,直到現在的每天,雷打不動。過去我可以做到連續十天,之後就會因為一些事情錯過一兩天。但是現在我下決心不論發生甚麼都要做到。

於是我開始每天都打坐,堅持一小時。當然這不容易,因為我的腿總會在四十分鐘的時候開始劇烈疼痛。在過去我總在這裏失敗。但是現在我告訴自己,不論怎樣我都要做到。當疼痛來時,我學會了放下它,自己不去想它,讓它發生。在最開始的九十天裏,幾乎每天都是劇烈的疼痛。我也在我的日記中記錄這個堅持每天打坐的過程,寫下我的領悟,一些詩和經驗。

在那些天裏,我有了這樣很強的正念,我是無論怎樣都能忍的。事實上,當我能放下怕疼的執著,沒有疼痛能再干擾我的主意識。

例如,當開始劇烈的疼痛時,起初我會移動身體,扭來扭去等,但我不會把腿放下,我告訴自己,「這點疼不算甚麼,我的意志堅如磐石,現在正在淨化我的身體和轉化我的業力,沒有甚麼難能退卻我的意志,我甚麼都能忍受。」在某些天當疼痛到極點時,我會背法和師父寫的詩,並在疼痛中堅持下去。

「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

在最開始的那幾天,我學著不去管疼痛,放鬆我的身體。但我仍會在打坐最後的一段時間裏移動身體。我意識到我不能那樣扭來扭去,我得忍住,保持不動。我問自己,「大覺者是怎樣忍耐的?」當然我知道答案是,心定和心靜。

我用很強的正念告訴自己,「我能忍住不動」,並在四十分鐘左右劇痛襲來時背這句話。我學會了完全放鬆自己的身體。奇蹟般的,入靜,保持不動和忍住疼痛讓我受益,因為我體會到了強的能量流和身體被淨化。

隨著不斷的修煉,我自然的達到了能很快入定的狀態。很多次我達到深度入定,沒有一絲念頭,但我卻完全能感知一切。

比如,當疼痛再來時,我不再擔心它或起任何念頭,並能保持不動的打完坐。我對自己的真我有了更深的理解,感受到真正的我能決定想甚麼或不想甚麼。當我能感觸到真我時,我能完全的控制自我和我的思想,特別是打坐時,我沒有任何意念,只是純粹的寧靜與祥和。在那一刻,我學會分辨真我和外來的思想與追求,而且在打坐中感受到真正的寧靜與平和。像我以前記錄下的,那是我最好的時光,使我清新,純淨,讓我意識清晰。和師父在煉功口訣中講的一樣,「動靜如意」[3]。

我悟到那是我的真我在自如的決定何時靜,何時動。不是外來的思想,疼痛或者靜夜。

有幾次我感覺到我的身體消失了,還有幾次我感到表皮膚以內的身體像颶風一般,還有幾次我感到被強大慈悲的能量包裹著。很難去描述所有的狀態,但我更深的體會了師父法中講的:「能靜的下來就是功」[1]。

有好幾次我的定的狀態被考驗。因為我喜歡在戶外煉功,在工作日我經常在上下班前到公園裏煉功。

有一次我在打坐時,一群年輕人開始很大聲的播放現代的陷阱音樂,但我沒有理會,繼續保持深度入定。過了一會,一個醉漢走到我面前開始問我問題,並試圖打擾我。但這些考驗都不能干擾我的入定。我完全能感知一切卻沒有一絲意念。我保持著寧靜慈悲的心。當然,當煉功快結束時這些考驗都離開了,而我非常平和的完成了打坐。我悟到那些都是對我的心性和入定狀態的考驗。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同時在我決定每天打坐後我也學會更好的安排時間。每當我們有大型的活動時,我會早晨起的特別早打坐。旅行時,我會在所有人起來前打坐,等等。如果因為某些情況我不能在早上打坐,那我一定會在其它時間打坐,即便是深夜回到家很累的時候也一樣。

我有一次特別美好的打坐體驗,那是二零一八年我從布拉格歐洲法會回到家。因為我沒空在早上煉功,我就在駕車十幾個小時回家後打坐。我不確定是師父在法會後淨化我的身體,還是我有很大的業要消,但當我往那一打坐,腿馬上劇烈的刺痛起來。二十分鐘後我疼到全身顫抖。那是我經歷過最疼的一次。儘管如此,我仍保持堅定不動,我忍著所有的疼痛,並持續的加強正念,「我的意志超越鑽石的堅硬,沒甚麼能動搖我的決心,我能忍受一切。」

在堅持每天打坐持續一年後,我更深的理解了煉功只是圓滿的輔助手段。當然它很重要,我們不能放鬆,但是更重要的在心性上的提高。

我在一次打坐後寫下這樣一首詩:

打坐入靜能洗去心塵,給予明見,
明悟自私、自我與品質中的缺陷。
它帶來美好的想法,清亮的空間場,還有真正的愉悅;
那是源於境界的提升,
提升道德品質是修煉的基點。
它無關於物質身體的極限,
而在於沒有內心昇華,不能明辨並去掉缺點,
一切都是徒勞且不久遠;
一切的根本是德,是真、善、忍,
珍惜這修煉的機緣。

在這兩年中有很多值得交流的,但總的說來,自我決定每天堅持打坐,從那時起我再也沒有錯過一天。現在已經快到兩年的里程碑了,已經超過六百五十天了,當然,已經形成自然了,我沒有再像第一年那樣每天都數日子了。但過程中我真正的魔煉了自己的意志,加深了對法的領悟和對真我的理解,體會到神奇的感受,並且在不同的瞬間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景象。

這只是我在修煉打坐的過程中的一個體驗。這些年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我還有許許多多的體驗。有很多起伏,沒過好的關和不少絆腳石。我還有很多執著要去,心性上還有很多方面要提高。然而我能感到這條路是最神聖的,這個機緣是不容錯過的。所以我會做到我最好的,不去錯過它,做到我們應該做的。在這最後時刻,我希望與大家互相鼓勵,做到志如金剛,全身心的助師正法。

最後,我希望分享師尊的一首詩《洪吟二》〈梅 元曲〉: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以上是我的個人理解,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網絡法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