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四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在邁阿密生活了十五年的哥倫比亞大法弟子。現在我已經二十一歲了,並且已經獨自在德州生活超過一年了。我主修護理,在醫院擔任保安員,從十九歲起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將首先交流我的經歷。

一天早上八點,我乘公交車去參加一堂瑜珈課,然而當天教練並沒有出現在課堂,我很困惑,不想就這樣回家。當我走過圖書館時,我想我也許可以在那兒歇一會,在回家前學一會兒俄語。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的大多數密友都是俄羅斯人,所以我開始學習這種語言,並且嘗試自學。這時,有一個想法告訴我去看看在圖書館進行的活動,所以我走進了圖書館並且要求查看當天有哪些舉辦的活動。上面寫著「古老的中國打坐,下午一點半」。在將近兩個小時過後,我參加了法輪功的教功班,一名學員向我介紹了「真、善、忍」宇宙法理,教授我煉功動作,並建議我閱讀《轉法輪》。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

我會用坐過山車來形容我整體的修煉狀態, 但是現在,我希望能達到師尊──創世主,想要我們達到的高標準。

首先,我要對師尊在我每次回到大法修煉中時對我表現出的慈悲,表示衷心的感恩。在這三年中,我並不是那麼精進。但幸運的是,我從沒有放棄修煉。我想那可能是由於每當脆弱的時候,我都能時刻謹記著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人。

厭倦了為我的生活找藉口

在修煉前,在常人社會中,我被描述為一個叛逆的少年。我會聽搖滾和說唱樂,沉溺於打破法律法規,不尊重身邊的人。多年來,我的思想中充斥著共產主義的思想,並且我受到這些社會主義運動的影響。我對他人生活的輕視就像是對待我自己的一樣,因為我的自我價值為零,還對此充滿了自豪感。我曾經不相信上帝,但也不是一名無神論者,因為我對理解佛教、道教等世界宗教充滿了興趣。想想我年輕時的生活,我會抽煙、吸毒、喝酒,和陌生人一起狂歡,並且只是為了找樂子而約會。我的行為通常是魯莽的、情緒化的,而且是不經過深思熟慮的。

當我在二零一七年二月第一次學習法輪功並且堅持始終如一的煉功時,我明白了做一個乖巧的孩子、負責任的學生以及全面的好人的含義,並且學會了放棄那種自我毀滅的心態。我想建議大家做一個明智的人並從我的錯誤中吸取教訓。我希望大家不會犯下在得法後還想要過常人生活的錯誤,就像曾經的我一樣希望那樣會提升對人生的理解。那並不會,那只是一個藉口。

發現執著──「捍衛自己,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

我發現最近出現的執著心是我傾向於變的具有攻擊性,並且開始喜歡爭論,而不是保持鎮靜和傾聽。當受到陌生人、同事或家人的不公平對待時,我的情就會顯露出來。這顯示出我對母親、名譽和時間的執著。很多時候我不會表現出憤怒,但會有挫敗感,改變自己的語氣,並且非語言的交流仍然被周圍的環境所帶動。當一些事情需要被清理時,做的過程中我們是應該充滿了善心的。

師父說:「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經達到羅漢初級果位了。」[1]

在四月份的最後一週,我與其他的同修一起去洪法、講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告訴其他人中共政權缺乏透明度以及它如何傳播中共病毒。我們去了大約九十家養老院,分發了大約一千份真相傳單。令我驚訝的是,同修們可以那麼輕鬆的與常人交流的同時,還能做到注意不打破常人的衡量標準。其中一位同修可以特別自然而流暢的講述大法真相,並且不帶有任何隱藏和意圖強加於人的心態。根據我的理解,她的行為和語言就代表著真相,並且懷揣著強大的善的力量在做事。當她走進養老院或者在街上和人們交流時,我會坐在車裏發正念。雖然我一直覺的我缺乏這方面的能力,但我堅信無論如何發正念都是有效的。也確實如此,每當我保持專注時,同修都會告訴我別人是如何的歡迎她並且愉快的接受了小蓮花和真相傳單。當我不能專心的消除干擾時,同修就會告訴我,由於預防措施,讓他們接受禮物變的更加困難。然後同修會堅決的告訴我,下次發正念時要做得更好。因為救人是我們的使命。

在這幾天之後,我感受到提升自己的專注力和學法是在任何情況下都能保持鎮定和善心的關鍵。同時,我也認識到了背誦《論語》的重要性並開始付諸行動。在我開始背誦《論語》後,當我在那一週從新上班時,我能更好的完成自己的工作,比如,當我不得不移動病人的時候。人和事都會隨著修煉變化。經歷中,我把師父的法記在心裏:「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

找到自己的重要性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我學會通過改善語氣、說話方式和自己的外表來提升自己的為人處世。我發現這對於兌現我們救度眾生的使命是非常重要的。很早的悟到這一點讓我得以提升在洪法和講真相時使用的詞彙,以及如何以修煉者的角度來證實大法的美好。當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不當的語言和身體動作,我會想:「這會不會給大法抹黑?我能說我是學習了創世主的法理並且是純潔的嗎?」

修出對法的堅定並且放下物質利益、美食和懶惰並非易事。對我來說,要找到一個平衡點更加困難。有時候,我會通過每兩週工作一百二十至一百六十個小時,而不是八十小時,來加強自己的毅力、決策能力,並且放下對舒適的執著,最重要的是排斥(那些執著)。沒有珍惜的時間是永遠都不會再回來的。

就像師父講到的:「確確實實煉功人講: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們不追求;常人有的,我們也不稀罕;而我們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1]

「回歸路別停」

直到今天,多年之後,我才意識到我是唯一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人。以任何方式捍衛自己只是一種應對機制和一種方式,我對此感到厭倦。我過去曾經為自己的不當行為辯解,比如:「老師沒有把他的工作做好」,「這是社會上的正常現象」,「這是成長的一部份」,或者「其他人和我的朋友都是那樣做的」。這些藉口清楚的表明了我在修煉上的懈怠和缺乏責任心。

這一切就像師父說的:「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認識到我犯下的錯誤是至關重要的。我的過去並不能決定未來,但可以以此為鑑。

我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舒適生活。比如在白天睡覺或是玩電子遊戲。我理解,修去這兩者和修去對毒品或色慾的執著一樣嚴肅。重要的是,作為修煉人,無論執著心看起來有多小,我們都不應忽略它們。

我常常覺的在做小事情時需要同時看點或聽點甚麼。每當打開YouTube或Netflix時,我沒有意志告訴自己說「不」。簡單的任務進而變的乏味。

因為意識到我已經開始執著於智能手機,所以我開始放鬆自己的大腦並試著不那麼沉迷於手機。

不同於恍恍惚惚的同時做多件事,最後一事無成,學法和打坐增強了我的專注力。我的看法是,大腦像是肌肉,它唯一的用途就是控制身體。如果我們能夠控制我們的思想,我們就能夠更好的管理日常生活和時間的使用。

無論我認為我可能有多忙或多累,我都會在每天四個指定的時間發正念。如果週五至週日需要工作,我會學一講法,有時候,我會學兩講。

我花了一些時間把我的生活變的井井有條,並且通過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來實現每天的小目標。儘管在這轉變過程中會有阻力,但無論今年發生了多麼重大的變化,我堅信我都能按照既定的時間表來生活。

當我學習《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時,師父說:「說沒有干擾那怎麼可能呢,說沒有人干擾,那你不修的太容易了?!」[2]

這讓我會心一笑。

儘管如此,相對於被動的等待師父的加持,我更要主動的保持精進。

最後我想以我寫的一首詩來結束我的交流。

我的修煉路
被污濁包圍,
我卻緊握不放
有一天發現真相
論語在展現天機
感知世界的能力被關閉
並且適應包圍我的情
讓我忘記了使命
也停滯了我的修煉路
如果我可以
捨盡一切直到無
忍受一切直到空
我會緊隨師尊的指引,無論去何方。

謝謝各位同修,感謝您聆聽我的交流和理解,並且鼓勵我做得更好。歡迎大家提出建議或指出任何不當內容。我要感謝法輪大法學會主辦了二零二零年青年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網絡法會發言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4/找到自己-407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