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富人很難渡劫?


發表時間: 2020年06月30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劉伯溫碑》預言末世的瘟疫大劫,正對應當今,其中有一句:「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劉伯溫為甚麼要警告富人很難渡過劫難呢?

其實不光是常人,有錢或富裕的大法弟子,真正精進的也很少,無形的障礙長期突破不了。學法也悟不出指導自己的法理,甚至悟偏,在違約的歧路上惡性循環。

本文就此與同修交流,個人認識如有不妥,歡迎指正。

(一)富為錢役,違約心迷

某有功能的人在自己當前的境界中看到,如今世界排名最靠前的某大富豪,是古羅馬君士坦丁大帝轉生。對任何生命來說,今天有重大的使命,歷史上才被賦予輝煌;歷史上積過大德換來今世的大財,也是為當今的使命做鋪墊。

師父說:「不只是大法弟子來這個世上和師父簽了約,所有來到這個世上的人、生命、從天上下來的神,都和我有約。宇宙太大,生命太多,地球太小,容不了太多生命,被挑選的生命他們都曾經發誓是要助我正法、救度眾生才能生到地球上,只是我事先在歷史上安排了大法弟子具體來做這件事情。可是針對於洪法、人傳人,對他們每個人都是有責任的。」[1]「世上的人,有許多大公司的老闆,我告訴大家,他前世發了願要賺錢給大法用的。他們現在迷失了,他們不但沒給大法用,還用到邪惡那裏去了。」[2]

我們理解,其實有些當官的也是這樣,當今世界每一個常人都對應著不同的宇宙大穹,功、名、利、祿(官),這些位置,都是因為有願在這個位置上幫助大法(按舊勢力的錯誤的理,有人是用負面的方法迫害),才能得到的。可是,在中共迫害大法、摧殘正信的時候,很多正面幫忙的迷失了,負面的就更迷了。

富貴不過是前世積德,最多不過幾十年,名利就享受盡了,辱沒使命,罰則是誓約裏定好的。

小到個人,大到國家,都是這樣。美國的富強不是偶然的,能做世界警察,也是因為有歷史賦予對當今的責任,在中共末劫迫害大法、把人類推向瘟疫大劫毀滅時,遏制中共。為甚麼美國當今的疫情表現,是世界最重?很大因素在於違約。三十多年來,美國用各種優惠政策和巨大的貿易順差養肥了中共,對中共迫害正信的遏止做的太不夠了。對信仰自由的維護,很長時間只是表面做秀。二零一九年四月朝鮮共產黨開始迫害法輪功,美國和西方政府對此一聲不吭。嚴重違約,人不記得,神目如電。

(二)違約難修,富可做秀?

師父說:「大法弟子有一個算一個,如果你今天不是大法弟子,你就是世界上數的上的大財閥,錢有的是。因為你如果不做大法弟子,你的威德,你帶的巨大的德,可以換來很多財富,每個人都是。因為你明明白白的要當大法弟子的時候把財富放棄了,你要當大法弟子,你放棄了這些東西。是你主動的、願意這樣做的」[3]。

我們理解上面講的一層涵義,指當今的普遍情況大法弟子普遍不富裕。但是也有個別富裕、特別有錢的同修,因為他們是特例──那特例是有特別的使命的。

確實大部份同修,當初在高層立誓「下世得法、助師正法」時有意願,不願在富中修,因為人間越有錢越放不下,越窮困越容易精進。但是富裕階層也不能留空白,也得給未來開創修煉的路,所以有些神知難而上,自以為不會迷失,定在富中修行──但很多人到人間就迷失了,真就心為錢役,不能自拔了。

對當今救人的項目,師父講過:「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有錢出錢、有力出力。」[4]

一些富裕、有錢的同修,反而做的很少。為了生活的規格,錢永遠不夠用,有的偶爾為大法做點貢獻,證明自己對照大法做過了,不過是拔毛做秀而已,從天上到人間,誰都看得見。

甚至有個別同修,把掙下百萬、千萬的淨資產,全分給了不修煉的兒女,還自稱把錢財放下了,把常人都能做得到的當成了修煉的境界。珍貴的大法資源好不容易會聚於一處,就這樣迷於名利情而把使命丟棄了,其它方面再怎麼表現也不算數,就違約這一項,很容易被舊勢力抓住,製造修煉上的大關。

法中講過:「今天在這關鍵的歷史時刻,那一分錢、一點點,都透著一個修煉人的境界、心態、執著、圓滿和不能圓滿。」[3]

很多精進的同修,省吃儉用,一毛錢一元錢的節省,為真相資料和救人的項目做貢獻,吃苦和救人都在積累威德,宇宙眾神都嘆服。那些富裕有錢卻不知精進的同修呢?就違約一項,已經被眾神看不起了。哪來的威德,成就未來的佛道神主呢?讓瞧不起你的眾神把你當作局部宇宙的主?

「因為在常人社會一邊工作一邊修煉,所以不怕你有多少錢,只怕你執著錢財的心不去。你家房子是金磚蓋起來的,你思想上沒有,沒把它看重。在常人中修,做甚麼工作的都有,做生意就賺錢,心裏沒有有甚麼關係,沒有把它看重,有和沒有是一樣,你就過了這一關。」[5]

就一般富裕家庭的同修而言,對這段法很多都理解不好,享受著富足的生活,還說自己放下了對錢物的執著,「並不在乎」,真放下了麼?真把他們個人和家庭吃穿用的檔次降低一點,馬上就受不了。沒有做到法中講的「有和沒有是一樣」[5],沒有時,真難受,得想方設法回到富足的生活規格,才能不難受,才能把心「放下」──那都是自欺欺人的假放下。

正因為一點一滴都不能對照法去做,所以學法被障礙在法理之外,越看不明法理,越自以為有境界,無論在其它方面怎麼積極,非但無法彌補,還會陷入證實自己的漩渦。

當然,確實有個別很有錢的同修,學法修煉精進,又能在大法項目裏,形成良性的資金循環,生意還不受外界影響,越做越長遠。

預言末世的瘟疫大劫:「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警告的正是當今。很多大富豪違約,更多的富人迷於錢,不能認識真相不能得救,個別能得法的人也不精進,修煉違約……

違約的教訓就在眼前。哪裏跌倒,哪裏爬起來;哪裏缺漏,就得從哪裏補漏。只要真修,師父都會給機會,而認識不上來,抱著障礙不放,機會來了也會像以前那樣丟掉,終成痛悔,留做後世的教訓。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