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憨的二姐明真相得福報


發表時間: 2020年06月30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我二姐是一個憨憨的不善言詞的人,十多年前得了糖尿病。一天回娘家,母親看二姐臉呈黑灰色,就留二姐在家多住幾日。

一天我看到二姐在路邊和一位老人說話,一邊還擦著眼淚,我問二姐為甚麼哭,二姐說她全身麻木,怕死在娘家,想儘快返回自己家去。我對二姐說:姐姐不要怕,我師父能救你。我讓二姐聽師父的講法,二姐用心聽著師父的講法。不久,我看到二姐的臉慢慢轉紅了,我問二姐:你身體還麻木嗎?她說:這法輪功好神,我身體不麻了!我讓二姐繼續聽師父講法,還教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沒過多久,二姐的糖尿病好了,不但不禁嘴,還吃甜食,藥也斷了,血糖恢復正常了。每當別人問她的糖尿病是怎麼好的,她便告訴人們:是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李師父保護她好的。受益後的二姐從此天天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每遇到凶險時都能神奇的逢凶化吉。

有一次,二姐搭梯子拿棉被,胖胖的身體從梯子上頭朝地的紮下來,梯子還壓在她身上,她既沒傷皮,也沒傷骨。

有天警察到我家騷擾我時,正好二姐也在,她對警察說法輪功好、很神奇,我從梯子上摔下來,身上沒受一點傷。警察說是真的嗎?二姐說是真的!警察聽後就走了。

二零一九年的下半年,有天清早我看到有個形像像二姐的人從他們院子裏走出來,走近一看真是二姐,可臉腫的變形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牙痛,我便叫她兒子送她到醫院去,可是二姐不願去,自個兒坐在路邊的小椅子上念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一會兒,二姐過來對我說:妹妹,我的牙齒不痛了。我說你的臉還腫呢,她說:沒事,我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著又坐回椅子上念,下午二姐的臉就神奇的恢復了!左右鄰居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在這次瘟疫中,二姐的腿痛的下不了床,我問二姐想不想聽師父講法,二姐說她想聽,於是我又把師父的講法放給二姐聽。現在二姐能下床了,還能獨自上樓下樓,二姐院內的幾位老人講:這法輪功太神了,這腿痛得下不了床。就聽法輪功的師父講法,腿就恢復正常了,真是神奇了。我對那幾位老人說:這是你們親眼所見吧!法輪功是大法師父傳的佛家上乘佛法,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了。它對法輪功的所有宣傳都是假的,所以老天要滅它。而這次中共病毒(瘟疫)就是老天爺在滅它。只有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和退黨團隊才能得救,幾位老人說我們知道了。

再說二姐唯一的兒子,瘟疫開始後,因我縣距離湖北很近,所以防疫搞的很嚴,大街小巷都封了,氣氛非常緊張,二姐的兒子是做糧油和礦泉水生意的,生意非常好,到處送貨很辛苦,一不小心感冒了,還發燒。這下母子二人急壞了,我得知後。帶著播放機,真相和護身符來到二姐家,對姨侄說:不要著急,我師父能救你,不過,你得先誠心的向我師父懺悔,在法輪功遭到迫害時,你對師父說過的不恭不敬的話,要聲明作廢。請師父原諒,以後相信法輪大法,維護法輪功,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二姐兒子連忙答應。

第二天,我在街上碰到二姐兒子,問他退燒了嗎?姨侄笑著說:這回真謝謝李大師救了我,平時我感冒要打五到六天針,還不一定好,昨天我按照姨講的做了,真輕鬆多了,共產邪靈真是太邪了,那《九評共產黨》裏講的都是真的?我說是呀,這次你應該清醒了吧。姨侄笑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