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開啟了我新的人生


發表時間: 2020年06月27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出生在一個八口之家的工人家庭,家教嚴厲,父母脾氣都不太好。從我記事起家裏的活就多,家裏養著雞、鴨、豬、狗,房前房後還有地,夏天種地摘果,冬天上山砍柴,下河撈煤泥,好像整天都有幹不完的活。那時沒有甚麼娛樂活動,是地道的勞動人家庭,還好,父母對我們兄妹的學習還是挺支持的。

大法開啟新的人生

我在家排行老五,從小膽小、聽話,學習用功,從小學到初中高中都是班裏的「三好學生」。家人特別支持我學習,讓我考大學,光宗耀祖。我那時是起早貪黑的念書。一九八四年高考,我考上了與大專學校分數線一樣的一所較好的中專。我就整天的高興、興奮,晚上也睡不著覺,但那時不懂,睡不著覺也沒跟父母家人說,結果開學到學校的時候,大腦失靈了。精神出現了不正常狀態,去醫院看說是得了急性精神分裂症,後來休學回家,在家休養一個月,好歹把這兩年中專念完了,畢業回家,分配一個很好的單位,工作不累,福利待遇也好。

一九八八年七月上旬,我隨單位同事出差,在火車上遇到一位大學畢業剛剛參加工作的小伙子,我們很談得來,互相留下地址。但我到了出差的城市連著兩宿就睡不著覺了。睡不著覺就害怕,越害怕越睡不著覺,結果自己又出現了精神異常,其實就是犯病了。回到家裏又看中醫,吃中藥,總算又調理正常了。但我卻落下一個毛病──不敢出門,尤其不敢出遠門。一出門就怕睡不著覺,就怕睡不著覺自己犯病。所以直到五十多歲,我幾乎都沒出過遠門,「怕犯病」,這個念頭像塊大石頭壓著我。

因為有過這兩次得病的經歷,表面上是好了,但相應的強迫、焦慮、抑鬱這些症狀時常伴隨著我,煎熬著我,令我痛苦不堪。這種病表面看起來不明顯,但患者本人卻非常的痛苦,有時失眠,時常為一點小事而焦慮的不能自拔,常常覺著活的沒意思。我說我非常能理解得了抑鬱症的人為甚麼要跳樓自殺,那真是無望,活著就是痛苦。我曾經信過五年主,就是家庭小教會,去聽聽覺得也挺好,但出了門各種焦慮症狀又回到了身上。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看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像,我邊看邊嘩嘩的流淚,師父講的太好了,我知道了人活著的意義了,知道了該怎樣做人了。剛得法的時候,心裏那個高興啊,全身一切不正常狀態一掃而光,聽說師父的講法來了,走多遠都去聽去看。初春的早上,外面很冷也去跟著煉功。錄音機沒電了,二話不說跑出去馬上買來電池換上。聽說當地有《轉法輪》了,馬上請了五本。半年後,讓我精神痛苦的病症全部消失了,再沒吃過一粒藥。我身體好了,每天精神十足,快快樂樂!

大法開啟了我新的人生!

心性提高了

修煉後身體好了,家務活我幾乎全包了。每次去婆婆家,都買蔬菜和水果帶去,然後下廚房。婆婆家大到電視,小到衛生紙和肥皂,我都買了送去。自我退休後就一直照顧年邁的婆婆。

婆婆今年九十八歲了,和一個智障的七十多歲的兒子住在一起。幾年前婆婆的腿骨折了,不能走路,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的瑣事很多,我盡心盡力照顧。婆婆願意和我在一起生活。大姑姐夫說:「小潔這個人好,憨厚。」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讓我做一個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的人。」婆家人都很認同大法。

娘家那邊,我的母親也是九十五歲的人了,三十八歲的腦癱姪子跟著我媽過,也需要我過去洗洗涮涮幫著打理。更重要的是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每天學法煉功,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我家住八樓,樓道裏時常很髒,無人清掃,我隔三差五的清掃一遍。

如果我不修煉,我是不會如此付出的。是師父與大法改變了我:給我智慧,給我自信,讓我擔當;是師父給我健康身體,良好的心態,做個善良為他的生命。「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1]

師父為我淨化大腦

修煉後,我能明顯感覺到師父在為我消業。每當睡不好覺,思想業就非常重,各種不好的念頭那真是翻江倒海,我就加強學法。有時半夜起來學一講法,之後就能睡著了,在夢中都有師父慈悲點化,這樣心就穩定下來了。一次一次,一關一關的師父幫我過去。

二零一四年十月,親人遭綁架。我參與營救,打電話給六一零、法院的有關人員講真相,由於執著結果,執著親人回來,結果親人還是被枉判了。過後我非常自責、上火,有三個月每天都睡不著覺。恐懼,擔心,焦慮一起壓下來,感覺自己出不了門走不了路,心裏苦,感覺無著無落的。 思維是斷裂的,比如:我手裏拿著東西,我得努力去想我拿這東西去幹啥?我就背師尊講法:「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2]後來又去學法小組,通過和同修學法交流,最後闖過來了。

二零一七年,我參與營救外地同修,知道哪有迫害發生,馬上就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邪惡。直接給參與迫害的人員打電話,也用寄信、發短信等多種方式制止迫害。

一天我正坐在沙發上發正念,突然一個念頭上來,感覺自己精進不起來了。這一下我又上火了,隨之就又睡不著覺了,又是三個多月,同修說我臉色不好,親戚說我咋這麼瘦了?上火啊,著急啊,抑鬱啊,擔心害怕的念頭又上來了,家務活都幹不了了。

學師父的《悉尼法會講法》,看到師父說:「一個人修正法,我要把你的業力消到你能夠修煉,你能夠承受過去,給你消到這種成度。都消掉是不行的,一點不償還是不行的。那麼償還這部份怎麼償還呢?我們把它就擺在你修煉的路上,都是你自己的業力,就擺在你修煉中需要提高的不同的層次上,它會作為你提高心性時產生的一關一難,到需要提高層次的時候,你會碰到一些麻煩事,或者是身體覺的哪塊兒痛啦,那麼這都是要你悟,這時能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對待。是不是像常人一樣對待這些問題,能否把它放下,把其看淡。你把這一關一難看作是提高的好機會一放下的時候,你就能過去這一關。」[3]

我明白了!壓在心裏幾十年的頑石──「怕犯病」的觀念就這樣徹底去掉了。現在即使只有十分八分鐘我都能睡一覺,醒來就非常精神。思維變的敏捷連貫,想做甚麼很快就有思路了。我深深悟到:這是師尊給我的有序安排。師父在幫我淨化大腦,讓我變得精神愉悅,神清體健。

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可能這一輩子都離不開安眠藥,這一生都要遭受強迫症、焦慮症、抑鬱症的折磨和困擾,是偉大的師尊挽救了我,大法的法理開啟了我,讓我走上了佛法修煉之路──返本歸真。

師尊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弟子,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萬語千言道不盡對師尊的感恩!弟子一定勇猛精進,踏踏實實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在師尊正法的最後時刻多多救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兌現誓約,跟師尊回家!

同時我想真誠的告誡世人:法輪大法是萬古不遇的佛家高德大法。大法教人道德高尚,身心淨化,超凡脫俗。他是引領人類走向美好未來的唯一希望!中共江氏流氓集團誣陷抹黑法輪佛法,天理不容!正在遭受天譴之中。

弟子叩拜師尊苦度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解開你的迷絆〉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